“隻要穿過前麵的死亡峽穀,就正式進去黑海的範圍了,現在回去還來得及!”一個身穿船長服的老者向著船上的乘客說道。

老者麵色蒼老,長時間地待在海上,他的皮膚也呈暗紅色,緊巴巴的。

雖然已經到了遲暮之年,但是身上的肌肉依然精煉,時不時還有淩厲的真氣在體表滾動,赫然是一位真氣境的強大武者。

而每次出海他都會這麼詢問一下,但也隻是提醒一下,因為他知道這些人並不會下船。

武者的意念不是他三言兩語就能改變的。

見冇有人迴應,老者就回到了船長室,而他也是這艘黑珍珠號的船長。

黑珍珠號長120米,重量達到三萬噸,船上的水手加上船員更是達到五十多人!

也許在其他海航這是一艘小型運輸船,但是在這死亡海港,黑珍珠號絕對是排名靠前的大型船隻。

“給我使出吃奶的力氣,兔崽子在女人肚皮上使勁有什麼用,再這麼慢,通通都給我滾蛋!”大副發出嚴厲的咒罵聲。

聽到大副的發令,船上的水手更加賣力,紛紛爆發強烈的氣血之力,一個挨著一個推動著巨大的齒輪裝置。

隨著齒輪的轉動,黑珍珠號更加快速地向著黑海前進。

這艘船的前進動力,赫然來自這些水手的氣血之力!

這種古老的機械裝置,讓人不由得感覺到回到了舊時代,那時候的人族科技也並不發達,人力纔是最主要的力量。

“力哥,這錢花得值,上次我坐的鋼鐵巨龍號,慢的跟烏龜似的。”一個寸頭青年讚歎道。

他的身旁是一位身穿白衣的武者,年紀約莫三十左右,身後還跟著一個麵色略顯稚嫩的小青年。

冇等白衣武者應聲,小青年就興奮地說道:“羅武哥,這艘船動力怎麼會如此奇特?”

旁人一聽,就知道這年輕小子是第一次來黑海。

“不光是這一艘,隻要是進入黑海的船隻都會如此,人類的科技在黑海裡毫無用處,隻剩下自身的力量。”羅武解答道。

黑海的磁場極其特殊,科技社會的電子儀器隻要到了黑海,通通就成了一堆廢鐵。

但是奇怪的是,人類製造的機械裝置倒是可以使用,因此很多人都攜帶了不少的熱武器。

但是熱武器對黑海中的怪物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,而且爆炸也不會產生光芒。

而且這些熱武器攜帶也並不方便,所以很多人也隻是攜帶一些冷兵器。

黑海的生存之道除了依靠武者自身的實力,還有就是個人的運氣。

有的人即使實力低下,隻要運氣好,碰不到黑海中存在的詭異怪物,也能從黑海中帶出大量的珍寶。

除此之外,如果能有一份安全的探索地圖,也能相對安全一些。

來黑海尋寶的超級勢力,都會有一套航海路線,他們靠著特定的航線,每次出海都能帶出大量的物資。

而一份相對安全的路線,都是用大量武者的鮮血鑄就而成的。

而像黑色珍珠號上的尋寶者,都是一些散修。也有人會偷偷地跟在這些大型勢力的身後,想要趁機撈些好處。

但是無一例外,他們的船隻跟不上對方的速度,隻能被遺棄在半路上,最後迷失在黑海中。

黑海無窮無儘,蘊含著大量的曠世珍寶,普通武者隻要能從黑海中活著出來,可能隻是帶出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石頭,也可能一夜暴富。

“連大叔,你也是去黑海尋寶麼?你一個人多危險啊!要不跟我們一起吧!”年輕小夥對著右邊的一位中年人說道。

中年人穿著一身青色武者服,麵色平和,處處透露出一份儒雅之氣。

隻是光禿禿的頭頂打破了這一絲儒雅,更增添了一份彪悍。

“咳咳,阿寶你就被搗亂了!”白衣青年此時發聲打斷道。

“大哥...!”阿寶剛想再說幾句,不料卻被白衣青年一眼把話瞪了回去。

“哈哈,阿寶,徐力說得對,連叔過了死亡峽穀就要另走一道了。”光頭武者哈哈笑道。

光頭武者不是彆人,正是連修齊。

眼看徐寶還要再說話,徐力雙手抱拳略表歉意,急忙將徐寶拉走。

看著徐力將徐寶拉走了,羅武拍了一下自己的寸頭腦袋,趕緊追了上去。

三人走遠,連修齊搖了搖頭,他並不在意徐力的拒絕,相反他很讚成徐力的做法。

徐寶第一次出來曆練,並不知道人心的險惡。

隻有時刻保持清醒謹慎的人,才能在黑海中活下去,這徐力和羅武顯然已經是探索黑海的老手。

“都是些不錯的年輕人,起碼還能保持住自己的本心。”連修齊眼神看向黑海的深處,腦海裡又想到了王炎。

“這小子看樣子在上京過得很舒服啊!青龍印都學成了!”

隨著黑色珍珠號朝著死亡峽穀挺進,周圍的光線也越來越暗淡。

隻要過了死亡峽穀,到時光線將會被全部吞噬,黑暗將會如同一隻恐怖巨獸,張開巨口將所有人吞噬殆儘。

“屠夫大人,過了死亡峽穀,我們就應該安全了。”紅菱興奮地說道。

屠夫的臉色極其蒼白,身為殺手閣的皇牌殺手,他很清楚殺手閣殺手的難纏。

這段逃亡期間,他擊退了十幾波殺手,自身也受了重傷。

尤其在這關鍵時候,他卻更加的謹慎。

殺手閣會這麼簡單放棄麼?

“嗯!”屠夫平淡地回答了一句,眼神卻看向靜立甲板旁的連修齊。

雖然對方透露的氣息也隻有d級實力,但是多年的殺手敏銳嗅覺,讓他知道這個光頭中年人的恐怖!

連修齊感受到屠夫的目光,微微一笑,隨後目光看向了坐在屠夫身旁的紅菱。

一個受重傷的b級巔峰高手並不能激起他的興趣。

嘖嘖,罕見的空間能力,要是小炎子身邊也有一位空間能力者,倒是安全不少。

察覺到連修齊的目光,屠夫心中一緊,這人似乎是發現了紅菱的特殊。

冰冷的殺意綻放,屠夫如同一隻受傷的猛獸,凶意十足!

對於屠夫的敵意,連修齊顯然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在他的精神感知裡,已經有幾道身影正隱藏在暗處,而他們鎖定的目標正是屠夫和紅菱二人。

“嘖嘖!殺手對上殺手,還真是老子第一次見。”連修齊饒有興趣道。

連修齊的話讓屠夫一愣,他的精神力瞬間也擴散出去,頓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。

紅菱也警惕地看向四周,她也明白殺手閣已經追到了這裡。

“屠夫大人!”紅菱擔憂道。

屠夫冇有答話,隻是掙紮地站了起來,堅定地擋在紅菱身前。

那個老殺手死後,從此,他就隻為自己而活。

而現在,

他要為身旁的少女而戰,他不能就這樣倒下。

“小紅菱,呆會注意保護好自己哦!”

“好的,屠夫大人。”少女的聲音同樣堅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