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筱雅同情地看著王道也,經過一係列的事情之後,她心中對王道也的怨氣也早也散去。

更何況剛剛要不是王道也伸手相救,她早已被那詭異黑氣給吞噬了,她也要承這份救命之情。

“雅兒,你下去將王賢侄安頓好,熟悉一下季家的環境。”季正峰吩咐道。

看到王道也很識相,季正峰的語氣鬆緩了一些,一個跟他女兒一樣覺醒神秘異能的天才,季家說什麼也不能這麼輕易放過。

季家發展需要人才,更不論說這兩鼎之後還蘊含著更加可怕的機緣!

季筱雅頷首,瞥了一眼王道也,率先走出了煉丹室。

王道也立馬會意,急忙收起妖神爐,乖巧地跟了上去。

季家家主的威壓太強大了,這裡他是一刻也不想呆。

人為刀俎我為魚肉。

他的心中滿是淒涼。

兩人走後,煉丹室隻剩下季正峰與古力兩人。

“正峰,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,怎麼還能牽扯到黑海裡的惡靈?”古力擔憂道。

黑海一直是大夏的禁區,尤其是其中的惡靈,冇有a級以上的實力,根本無法抗衡。

“雅兒覺醒的丹神鼎恐怕蘊含著大秘密,這一爐一鼎竟然可以產生去往上古遺蹟的通道!”

“上古遺蹟?”就連穩重的古力也不由得驚呼道。

“那個通道還真不簡單,我將精神力探過去,發現是一座巨大無比的神殿。”

“等我再想更深入探究的時候,發現那一縷精神力被一種不知名的存在給抹去了。”季正峰失望道。

就是以他的見識,當看到那一座散發著神光的宮殿的時候,也不由地為之驚歎!

可惜就差一步,他就能窺見這座上古遺蹟的全貌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,正峰,恐怕那裡是一座上古傳承之地!”古力震驚道。

一座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傳承之地,如果季家能收穫其中的機緣,那未來成就不可想象!

黑海裡有上古遺蹟已經經過驗證的,但是剛發現遺蹟的時候,大夏官方一直在封鎖這一訊息。

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上層人物來說,冇有不透風的牆。

眼看訊息已經外漏,大夏官方索性也不再遮掩,也透露出手中已經掌握一座穩定的遺蹟。

還是一座上古修煉道場!

這一訊息一出,瞬間顛覆了他們的認知。

一望無際的黑海,竟然隱藏了這麼多秘密。

這也是證明瞭,在人族流傳的那些上古神話,都是真實存在的。

隻是文明曆史在傳承當中出現了斷層!

早在黑暗時代之前的和平年代,人族就發現了黑海中的端倪,隻是當時人類實力的弱小,根本無法更完善的探索黑海。

現在武者的實力很強大,已經有能力開始揭開隱藏在黑海裡的神秘麵紗。

隨著探索越來越深入,人們不得不驚訝於這些上古神靈的實力,人們也越發驚恐!

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,竟能讓這些強大的神靈在某個時期全部消失。

如今大夏最出類拔萃的天才,都曾在遺蹟中獲得機緣,但是遺蹟內的名額極其有限,分到世家大族手中的名額更是寥寥無幾。

為了最大程度地探索遺蹟,也為了對那些世家大族作出讓步,大夏官方甚至將開采遺蹟的權力分散了出去。

但是所有的前提,那就是,

大夏官方必須掌握絕對控製權!

你可以享受遺蹟帶來的好處,但這一切都在大夏官方的製約之內。

世家大族也隻能點頭同意,原本一切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,大夏開采的遺蹟甚至已經達到五座。

人族的實力與底蘊讓妖族都感到驚恐,隻能一步步退縮回輻射區。

但是就在三十年前,黑海探索的進度竟然在一夜之間戛然而止。

因為,

這些上古遺蹟基本上都被黑海中的惡靈占據,而當時清除這些惡靈最有力的手段,在三十年前失去了傳承!

“古老哥,那座神殿已經被惡靈侵蝕,現在通道也隻能小雅和王道也兩個人才能進入,就是我也無法強行進入!”季正峰沉思了一下接著說道。

“如今鎮守一脈的首席已經出世,還得派人接觸一下,這《淨元真功》必須拿到手。”

“不然,就是我們手裡有一座傳承遺蹟,我們也冇有辦法挖掘!”季正峰按捺住心中的激動,如果季家能掌握一座遺蹟,那麼季家晉升一流將冇有任何阻力。

“聽說如今鎮守一脈的首席,是一位叫王炎的年輕人,現在連修齊一直隱退不出,世間風雲恐怕都要被此子所攪動!”古力感慨道。

眾所周知,黑海一直都是暗無天地,所有的光源都被籠罩的黑雲與黑氣吞噬殆儘。

而《淨元真功》擁有突破黑海黑暗封鎖的能力,修煉這門功法的武者,可以將自身的內力或者真氣轉化為淨化之力,能夠產生強烈的白光,能夠突破黑海的黑暗封鎖。

並且這能發光的淨化之力,在對抗黑海惡靈中還有奇效。

但是《淨元真功》也隻有鎮守一脈的首席才能傳授,曾經也有很多勢力花大力氣來研究《淨元真功》,企圖突破功法的限製,最終的結果無一例外都是以失敗而告終。

三十年前,乾坤宮宮主武乾坤戰死,《淨元真功》的傳承就落到了連修齊身上。

但是此戰之後,連修齊再也冇有把《淨元真功》傳給任何一個人。

那些世家大族早就失去了耐心,但是也冇有辦法,如果把連修齊逼急了,以後也彆指望能探索黑海遺蹟了。

這可是讓任何人都眼饞的機緣。年輕一代冇有人不想成為鎮守下一脈的傳承人。

隻要獲得鎮守一脈的傳承,就等於扼製所有人的命脈,甚至能一步登天。

這也是為什麼當年乾坤宮能淩駕於所有勢力之上,就算是大夏龍雀組都要避其鋒芒。

“或許就是因為當年乾坤宮的勢頭太盛,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,才造成覆滅的結果。”季正峰不由地感歎道。

一個淩駕所有人之上的實力,雖然站得高,但是跌的也最慘!

乾坤宮一直是以鎮守大夏為己任,壓得妖族不敢踏進大夏一步,但是還是冇有看透人心的可怕!

殊不知,當時的大夏將黑海當禁區,而妖族卻將大夏當禁區。

一人之乾坤,大夏之禁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