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的能量從妖神爐和丹神鼎上散發而出,空中的霞光與紫光交相掩映。

約莫過了三個呼吸。

妖神爐上的霞光改變成紫光,丹神鼎亦是從紫光浸染成霞光。

兩者都是神奇的異能產物,彷彿此刻才找到了原本屬於自身的氣機,迴歸了本源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王道也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,妖神爐一直是他最大的秘密,冇有想到季家小姐也會有和他一樣奇特的丹鼎。

季筱雅搖了搖頭,她對眼前的奇異景象也是一無所知。

兩人都死死盯著還在異變的丹神鼎與妖神爐,終於,兩者完成了各自的轉變。

在兩人驚詫的目光中,妖神爐與丹神鼎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對方相撞。

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,超過了兩人的反應速度。

“砰!”

一聲巨響,能量激盪,空間徹底破碎。

兩鼎各自倒飛而回,各自虛浮在兩人的頭頂。

與此同時,兩鼎相撞的中心開始崩塌,一個漩渦出現,隨著能量的彙入,漩渦逐漸變大。

能量穩定以後,一條虛空通道出現在兩人麵前。

漆黑,神秘,古老的氣息從通道的另一端傳送過來。

這一係列的事情,顯然已經超過了兩人的認知。

“好像是一條通道,我們要不要進去?”王道也舔了舔乾涸的嘴唇,艱難地說道。

季筱雅冇有回答,但是能從她的眼神中能看出她內心的不平靜。

這一切發生得太過魔幻了。

漆黑的通道彼端彷彿有某種不知名的存在,散發出強烈的召喚,吸引二人踏入通道。

就在兩人猶豫不決的時候,通道口突然溢位一絲絲詭異的黑氣。

腐朽,邪惡,不可抵擋。

這絲黑氣就如滔天巨獸,散發出可怕的氣機。

黑氣開始蔓延,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二人侵蝕。

黑氣動作快,但是二人頭頂的丹鼎反應也不慢。

紫光與霞光同時下垂。

妖神鼎的紫光散發籠罩著王道也,丹神鼎也散發出霞光護住季筱雅。

黑氣被氣罩阻擋,一時間停住了侵蝕的步伐。

兩人剛要鬆一口氣,就見身前的氣罩開始劇烈晃動,彷彿隨時都會破碎。

“嗤!”的一聲,丹神鼎的霞光率先破碎。

季筱雅臉色蒼白,眼神驚駭,被這可怕的一幕驚住了心神。

眼見黑氣就要觸摸到前方的季筱雅,王道也一聲怒吼。

“進來!”

他急忙拉起僵住的季筱雅,進入到紫光的籠罩範圍。

季筱雅被王道也的低吼聲驚醒,回過神後,不由一陣後怕。

就差一點,她就會被這黑氣吞噬。

“妖神爐也堅持不了多久,遲早我們都會被吞噬。”王道也臉色難看。

可恨現在他的實力低微,不然就能催動妖神爐更多的能量。

紫色氣罩也晃動不停,顯然也撐不了多久。

就在二人絕望的時刻。

妖神爐和丹神鼎同時震顫,漩渦通道竟然開始產生一股強烈的吸力,拉扯著二人。

“進入通道或許是我們唯一活命的機會。”王道也猜測道。

“那就拚一把!”季筱雅銀牙一咬,也下定了決心。

冇有過多猶豫,二人放棄對抗吸力,身體朝著通道飛去。

就在二人進入到通道邊緣的刹那,一雙大手出現在二人的身後,拎著二人的衣領,以極快的速度將兩人帶離了通道。

來人正是趕來的季正峰。

這時黑氣也侵蝕了過來,如陰魂般,要把一切活物腐化。

“黑霧惡靈!”

季正峰麵色凝重,冇有想到在季家會出現黑海特有的邪惡力量。

眼看黑氣就要降臨,季正峰身上開始冒出無比耀眼的金色光芒,一團團金色的火焰開始在金光中凝聚。

煉丹室的溫度還是急速上升,靠近季正峰的王道也和季筱雅更是滿頭大汗。

“金身琉璃淨火?”季筱雅驚呼道。

王道也震撼地看著渾身冒著金光的中年人,這樣的實力,太強大了。

“嗤!”

金色火焰與黑氣在虛空中撞在了一起,在炙熱的金色火焰籠罩下,黑氣明顯不敵,逐漸被季正峰的琉璃之火淨化成虛無。

“嘶嘶嘶!”驚悚的嘶吼聲從黑氣中傳了出來,讓人聽了頭皮發麻。

眼看不敵金色火焰,黑氣如同有智慧般,竟然退回到了漩渦通道內。

“算你識相!”

季正峰眉頭一挑,舉拳轟碎了漩渦通道。

通道消失,空間之力開始自行修補,不一會兒,煉丹室重新恢複了平靜。

季正峰也收起了金身,炙熱感與壓迫感消失,季筱雅兩人才得以緩一口氣。

“父親,剛纔那黑氣?”季筱雅心有餘悸地問道,剛纔的黑氣實在是太可怕了。

“這是黑海中的惡靈,幸好凝聚的量不多,不然季家會有麻煩!”季正峰正色道。

黑海是整個藍星最可怕的地方,尤其是其中的‘黑海惡靈’,常人遇到根本無法抵抗。

“出了什麼事情?”古力焦急的聲音傳來,他已經儘力朝著煉丹室趕了,奈何他擅長身法,這才錯過了剛纔的場景。

“老師,小雅已經冇有事了,幸好父親出手及時。”看到古力滿臉焦急之色,季筱雅的心中滿是暖意。

古力這才注意到躲在角落裡默不作聲的王道也。

哦豁,這不是拿假丹詐騙他兩百萬的奸商麼?

“看不見我,看不見我...!”

“咳咳,這位小兄弟是?”季正峰疑惑道。

古力捋了捋鬍鬚,默然不語。

王道也坑了他兩百萬,作為煉丹大師的他,此時也隻能忍氣吞聲。

在季正峰麵前,這張老臉還是不能丟的。

看到古力如此,季正峰更加疑惑。

“父親,這位是王道也,是我在珍寶閣結識的朋友。”季筱雅趕緊解釋道。

“正是如此,道也見過季叔叔。”王道也急忙從角落了站了出來,聲音多少透露出一絲諂媚。

季正峰點點頭,正色道:“事情還冇有搞明白前,小兄弟就暫時留在季家為好,剛纔的事情你也看到了,這兩鼎都牽扯到‘黑海惡靈’了。”

“正當如此!”王道也欣然同意道。

可不是他不想離開,而是此時季家覺無可能任由他離去。

同時,他留下還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徹底瞭解妖神爐的秘密。

他與季筱雅的相遇絕不是偶然!

丹神鼎,漩渦通道,詭異黑氣,金色火焰...一切都顯得很神秘。

突然,他覺得很興奮。

這一切,

好像變得有意思了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