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豐苦笑一聲,接著說:“佈置陣法可不是簡單放置一個陣盤就能解決。”

“除了需要高深的陣法理論知識,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,陣盤一旦固定就不能移動位置。”

“陣法的佈置不僅需要涉及空間,地理,溫度等一係列因數,還非常考量一個陣法師的佈陣實力。”

“其中隻要有任何一個變量發生改變,都有可能導致陣法失效。”

“斂息陣盤也是在勘察完小友的佈陣位置之後,才能由陣法師特定煉製。”

“可以這樣說,每個斂息陣盤都各不相同,也都不互用。”

原來如此!

聽到柳豐的解釋,王炎心中豁然開朗。

難怪斂息陣法都這麼強了,還是有很多人修煉斂息術。

除非你是一個陣法師,可以就地佈置陣法,但也要綜合周圍一切因素。

能不能佈置成功還難說。

陣法師的修煉也十分苛刻,需要大量的腦力運算,想要進階更是難上加難!

冇看到那些陣法大師基本上都是頭頂閃閃耀人?

有這時間,還不如老老實實提升自身的武道境界。

即使你僥倖成為了陣法師,也吃不消陣法的材料消耗。

就是金大爺的小金庫也耗不起!

“小子明白了,既然如此,還請柳經理幫我引薦一位陣法大師才行。”

“記住,我要請最厲害的陣法師,不差錢!”王炎霸氣側漏道。

......

季族,煉丹房中。

王道也小心地將一枚鐵壁龜的妖丹放入實驗檢查倉中,冇過多久,鐵壁龜妖丹的分析數據就呈現在了電子螢幕上。

“不對啊!這麼還有這麼多的能量?”王道也懵逼了。

鐵壁龜的能量狀態顯示正常,隻是能量稍微缺失多了一些,但是這不能證明這就是王炎乾的。

因為隻要妖丹離開要妖獸本體,能量也會流失消散在天地之間。

按照他的猜想,這枚妖丹的能量應該被吞噬一空纔對。

不信邪的他,又將一枚風魔狼的妖丹放入檢查倉中。

同樣的分析結果,讓王道也的臉色有些不自然。

再試一試...

血魔猿內丹,正常!

天嗜鳥內丹,正常!

.......

正常!

季筱雅平靜地站在一旁,妖丹的檢驗過程都被她看在眼裡。

王道也從一開始的自信,到現在的心態裂開。

察覺到季筱雅的麵龐越來越冷,王道也硬著頭皮道:“這些妖丹肯定是被摸丹怪動了手腳,不可能每個妖丹能量都缺失了三分之一左右!”

“不會是你賣的妖丹是殘次品?”季筱雅嘲諷道。

其實她也能從數據結果中發現一些端倪,但是同樣產生了一個新的問題。

王炎既然有吞噬妖丹能量的奇特能力,為什麼又會‘手下留情?’。

結合她和老師的三次被害經曆來看,他們所加入的妖丹,分明能量已經一滴不剩。

說是妖丹,也隻是虛有其殼罷了!

犯罪人手法的突然轉變,也讓季筱雅猶疑起來。

到底是不是王炎乾的,她也不能確定,說不定王炎還真有摸丹的奇怪癖好!

畢竟,有些男人的愛好就是如此奇奇怪怪!

對比於王炎身上的疑點,季筱雅更加懷疑眼前的王道也。

季筱雅心思的轉變,都被王道也看在眼裡,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在季族中。

他能不能活著出來,還真是這小妞一句話的事情。

不怕敵人強大,就怕弱小的自己,已經在敵人的老巢中跟她鬥法。

他急了。

“季小妞...呸!季小姐,你看這些冇有被摸丹怪摸過的妖丹,能量十分飽滿,就像是新鮮出爐一樣,一絲一毫的能量都冇有流失。”

此話剛說完,王道也心神巨震,他也是被實驗數據衝昏了頭腦。

這一下,徹底暴露了妖神爐的存在。

“哦?還真是新鮮出爐呢!”

“王兄好強大的手段,能夠在萬裡之外獵殺妖獸,將妖丹轉瞬帶了回來。”

“據我所知,金身境強者都做不到!莫非...!”

季筱雅驚呼道:“莫非王兄是半神境強者?”

麵對季筱雅的嘲諷,王道也萬念俱灰。

他知道自己的妖神爐藏不住了,底牌被自己親自掀了出來。

在鐵定數據麵前,一切都顯得萬分蒼白。

“這是在下覺醒的能力,希望季小姐能幫我保守秘密。”王道也準備攤牌了。

季筱雅麵色一喜,終於將這傢夥的秘密套出來了,她的丹神鼎異動肯定與此有關。

在季筱雅的期待目光下。

虛空一閃,一鼎古樸丹爐出現在季筱雅麵前。

神秘爐子虛浮在虛空中,道道霞光從爐壁上流轉,將周圍的空間熏染得美輪美奐。

古老,神秘,強大!

“妖神爐?”季筱雅脫口而出。

明明自己並不認識這爐壁上的三個古纂,但是腦海裡還是明白了這三個字的含義。

就跟她的丹神鼎一樣。

王道也震驚地看著季筱雅,自從他覺醒的了妖神爐,也隻有他這才能明白爐壁上的三個字。

現在多了一個季筱雅。

正當他想詢問原因之時,虛空中又突然出現了一座丹鼎。

在妖神爐出現不久,季筱雅能感受到從爐中發出的強烈呼喚,精神識海的丹神鼎已經不受控製地脫離而出。

“丹神鼎?”王道也驚呼道。

一爐一鼎同時快速旋轉,霞光與紫光相互交融,滋生出無窮的道韻。

空間開始震顫,不停地產生如水波一樣的波紋。

爐鼎的力量竟然將牢固的空間都撼動了!

爐鼎互動產生的強烈動靜瞬間就驚動了季正峰和古力,兩人正在商量著藥材的事宜,突如其來的空間震動讓兩人驚詫不已。

“空間之力來自煉丹室,不好!小雅!”季正峰身影一閃,也顧不得一旁的古力,撕裂空間躍了進去。

事發突然,季正峰走後,古力這才反應了過來。

“正峰好強大的實力!”古力心驚道。

季正峰在外一直顯露的是b級巔峰境界,但從剛纔的撕裂空間強度來看,季正峰可能很早之前就踏入了金身境。

古力搖了搖頭,他也就是一位煉丹師,世家的謀劃他也不懂。

想到自己學生會有危險,古力也急忙運起身法向著煉丹室趕了過去。

他可冇有a級強者撕裂虛空的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