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道也,我們之間的賬怎麼算?”王炎走後,季筱雅的語氣也冷淡了幾分。

出乎季筱雅的意料,王道也此時卻顯得很興奮。

“季小姐,肯定是王炎搞的鬼,我懷疑這小子有竊取妖丹能量的能力。”王道也自信滿滿地說道。

季筱雅將信將疑,如果王炎真有這能力,那麼他喜歡摸丹行為也能說得通。

可是這兩人先前還是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樣,轉頭就山崩地裂。

嗬嗬!

塑料兄弟情。

“你怎麼證明這是王炎搞的鬼?”其實季筱雅心裡已經相信了王道也幾分。

“當然是這些被他糟蹋的妖丹!”王道也肉痛道。

說完,他從口袋了掏出幾顆冇有被王炎汙染的妖丹。

“隻要兩者做對比,結果一目瞭然。”

他為了證明自己清白,可是拚上了家底。

季筱雅望著這些被王炎摸過的丹藥恍然大悟,怪不得王道也很是殷勤地獻丹,原來是打這主意。

“如果你能證明這事是王炎所為,那這件事我不會再追究。”

王道也聽到季筱雅的承諾,心中一喜。

隻要渡過眼前難關,從此天高任鳥飛,苟在一個小城市裡不出來了。

“收拾一下這些丹藥,跟我走!”

“去哪裡?”

王道也有些發懵,現在不應該立馬鑒定這些丹藥麼?

“這裡已經不安全了!”季筱雅凝重地環顧四周,她已經明顯察覺到幾道氣息正鎖定自己。

還好小五被她安排在附近,有他接應要安全不少。

王炎身上聚集了太多人的目光,連帶他們也受到了波及。

王道也仔細觀察了四周,果真與平常有些許不同,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。

該死的摸丹俠,遇見他準冇好事。

看著冷靜異常的季筱雅,王道也的內心在煎熬。

會不會是剛出狼穴,又進虎穴?

冇有過多時間留給他猶豫,季筱雅明顯已經冇有耐心。

咬了咬牙,王道也最終還是選擇了季筱雅。

快速收拾了一番,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。

對於身邊的探子,王炎又豈能不知。

從他到上京的那一刻,就已經被嚴密監控了。

但是隻要邢言在自己身邊冇有離開,那麼這些人就不敢明麵上動手。

開玩笑,大夏龍雀可不是吃醋的。

王炎剛走進珍寶閣的內閣,就有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人迎了上來。

“小兄弟,有什麼地方能幫助你的嗎?”

王炎暗歎一聲,珍寶閣不愧是大夏的商會龍頭老大,服務人員冇的說。

殊不知,從王炎走進珍寶閣的刹那,就已經被中年人盯住了。

“在下需要一枚能夠遮蔽精神感知的陣盤,那個封魔大學最新研製的天掩大陣有麼?”

中年人聽到王炎的需求後,有些忍俊不禁道:“嗬嗬!小友可能對天掩大陣不夠瞭解,這邊請!”

中年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帶頭走向更高的樓閣。

難道這天掩大陣還有什麼隱秘不成?

走上前麵的中年人明顯在珍寶閣有一定地位,不管是穿著還是氣度,處處透露出不凡。

王炎斟酌了一刻,還是緊跟在中年人的身後。

珍寶閣的總部一共有七層,客人的身份決定了樓層的高度,不同的樓層,接待人員也不同。

頂樓的淩霄閣更是非凡,由珍寶閣的當代閣主親自接待。

不過能讓這位接待的人,整個大夏也隻有寥寥那麼幾位。

五樓青雲閣中,王炎與中年人相對而坐,從樓閣的高度可以看出,珍寶閣對王炎的慎重!

可惜,王炎對此一無所知。

對比於一樓的喧鬨,這裡明顯多了一份佛家的禪意。

精緻小巧的香爐中,散發著蒸騰繚繞的煙氣,一陣陣藥香味撲麵而來。

王炎輕輕吸上一口,頓時感覺身上輕鬆了很多。

“大龍江稀有的古禪樹心,有獨特的靜心之效。”中年人向王炎介紹道。

“確實對靜心有奇效。”王炎點頭讚同道。

“鄙人柳豐,現為珍寶閣的經理,小友稱呼柳經理就好!”

王炎按捺住心中的詫異,中年人的地位絕對不低!

能做到珍寶閣總部的經理,起碼也是珍寶閣的高管了,看來對方也是有備而來。

“柳經理,你還冇有說天掩大陣究竟有何特殊之處呢!”王炎追問道。

“小友彆急,天掩大陣本閣確實有,但是小友卻用不到。”

看到王炎疑惑的眼神,柳豐笑著解釋道:“天掩大陣需要武者龐大的能量激發,真氣境巔峰武者也隻能勉強催動。”

王炎眉頭一皺,疑惑道:“天掩大陣竟然對使用者要求這麼嚴格?”

柳豐失笑道:“天掩大陣可不僅僅是遮蔽感知這麼簡單,它的主要作用是可以大範圍的封鎖空間。”

“封鎖空間?”

“不錯,將一方空間結構紊亂,即使是金身境的強者,也無法在天掩大陣內做到跨越虛空。”

“強者牢籠!”王炎驚呼道。

金身境強者之所以難殺,就在於保命能力。

精神識海與丹田互通,鑄就無漏金身,本身就帶有強大的恢複能力。

再加上擁有撕裂虛空的能力,a級強者就更難殺了。

同階的a級強者基本上隻能分勝負,很難做到擊殺對方,除非是在對方冇有反應過來前,一擊瞬殺。

這也是為什麼大夏一直剿滅不了黑蓮教,殺手閣這些毒瘤組織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“天掩大陣這麼強大,大夏又怎麼會拿出來售賣?”

“小友說得不錯,珍寶閣確實有一件天掩大陣,也並不售賣,留本閣增加底蘊所用。”

王炎恍然大悟,大夏既然敢放出來訊息,恐怕也是為了震懾那些邪教組織。

“小友所需的物品應該是斂息陣盤,這類陣法能夠抑製自身的氣息泄露,遮蔽強者的精神感知自然不在話下。”

“當然,陣盤由陣法師煉製,價格也取決於陣法師的水平高低。”

聽到這裡,王炎更疑惑了。

自己這個老師,啥也冇有教他,人就跑了。

“既然斂息陣法這麼強大,那為什麼武者還要修煉斂息類的武法呢?自身攜帶一個斂息陣盤,不就在強者麵前橫著走了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