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京季家。

作為二流家族中的頂尖大族,季家是上京玉清區排名最靠前的幾位存在。

季家祖上靠著倒賣藥材起家,如今季家家主季正峰,更是擔任大夏藥草總商會的副會長。

大夏各地的藥草買賣,三成以上都要經過季家之手。

因為藥草這一單生意,季家與大夏三大商會合作甚是密切,尤其是珍寶閣。

季家祖上出了幾位經商天才,說到底季家也是商業之家,但是在季正峰擔任家主期間,商業家族逐漸朝著武道強族轉型。

現如今大夏,拳頭大纔是硬道理。

季家想要晉升一流大族的野心,儘人皆知!

“小姐,屬下查到了,此人現在就在上京的珍寶閣總部。”一位約莫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人,正對著季筱雅彙報手中剛查到的情報。

青年右臉上有一道細小的刀痕,身上散發著濃重的軍伍氣息,常人一看就是軍中的好手。

季筱雅看著手中的照片,銀牙緊咬。

這混蛋就是導致她兩次煉製丹藥失敗的罪魁禍首,終於讓她給找到了。

照片中的青年臉上洋溢微笑,身材偏胖,讓人一看就覺得很喜感。

“小五,你確定就是這名叫王道也的青年麼?古力老師說遇見他時可是帶著麵具呢!”季筱雅不放心的確認道。

“屬下原先就是靠著打探情報這活吃飯的,小姐放一萬個心。”名叫小五的青年十分肯定道。

季筱雅點點頭,找到了正主,她反倒有些躊躇起來。

按道理她應該找王道也泄恨纔對,但是她又是因為王道也賣給他假丹意外覺醒。

她是想氣又想笑,要不先讓人先打他一頓,再送他去最好的醫院治療?

“對了,古力老師來上京了麼?”

“古力大師應該還在路上,估計明早就能到上京。”

季筱雅聽到老師明天就能到,心頭的烏雲即刻退散,臉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在她覺醒之後,古力就仔細詢問她覺醒的緣由,畢竟她覺醒的是罕見的丹鼎異能,她的覺醒經曆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。

因為異能不會無緣無故覺醒,其中肯定是發生了古力不知道事情。

季筱雅尷尬地將她第二次煉丹結果告知了古力,也正因為接受不了煉丹失敗的結果,才使得精神力受到強烈刺激,從而覺醒了丹神鼎。

覺醒的過程十分順利,就是古力都羨慕不已。

往往這種精神受刺激的覺醒最為危險,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問題,那麼覺醒者就會立於絕地險境。

第二次煉丹的丹效也是0?

古力不由得聯想起他上次相似的經曆。

如果說季筱雅出現這種情況,可能是經驗不足,但是就連他這位煉丹大師都是如此,兩者之間肯定存在著貓膩。

而源頭就出現在煉製的原材料妖丹上,這些妖丹應該是被人用某種手段抽取了其中的能量,從而導致丹成之後,冇有藥效。

古力立馬就聯想到了賣給他未知名丹藥的狐狸麵具青年,古力越想就越肯定。

絕逼是這丫的!

這纔有了季筱雅讓小五去調查王道也的後續。

“小姐,小五還有一個意外發現,此人根本就冇有通過獵殺妖獸或者是其他途徑獲取妖丹,但是他賣出的妖丹卻源源不絕,妖丹的來源屬下一直冇有查明白。”

小五臉上有些尷尬,這也是他一直搞不明白的地方。

難道這些丹藥是憑空出現的不成!

“這傢夥身上肯定隱藏著秘密,這件事先到此為止。”

季筱雅其實還有一件事冇有人跟任何說,那就是她好像與這名叫王道也的青年之間有著莫名的聯絡。

或許準確地說,當她看到王道也的照片時,精神識海中的丹神鼎傳來陣陣異動。

她更加確定,她的異能覺醒肯定與王道有關聯,還得去見一見這人才行!

仇與恩,她都要報。

“對了,我讓你調查的王炎,有什麼訊息麼?”季筱雅轉頭朝著小五問道。

“目標人物很麻煩,屬下根本就近不了身,此人周圍有好幾撥頂尖勢力的人在監視他。”小五語氣凝重道。

在部隊裡,他起碼也算是難得的好手了,但是就是這樣實力,連靠近王炎都做不到。

尤其是那位坐在出租車裡,戴著棒球帽的傢夥,無論他如何變化身份,都無法躲過對方的偵查。

對方如果是出身軍隊,絕對堪稱兵中王者!

一個從蘇海走出的普通青年,竟然能讓上京這麼多頂尖勢力圍著他轉,著實可怕!

季筱雅也很驚訝王炎此時的變化,兩人雖然傳出不少流言,但是真正意義上的交流也隻是寥寥幾次。

甚至她都見不到王炎本人,還隻是和他妹妹王小雨見過一次麵。

“我讓柳老給你準備了些夥食,趕緊去吃吧!”

小五得到命令就退了下去,這位季家小姐對手下冇得說,出手也大方。

小五走後,季筱雅放下手中的照片,默然不語。

自從覺醒了丹神鼎,她在季家的地位得到很大的提升,但是她心中卻反而冇有預想中的高興。

她起初也是為了證明自己比那個哥哥強罷了,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在蘇海的時候更快樂些,起碼冇有這麼多的束縛,也不用承擔起家族興起的重負。

以後就專心煉丹就好了!

季筱雅起身打開窗戶,皎潔如水的月光透了進來,看著懸掛於高高空中的月牙,她竟然有些失神了。

.......

珍寶閣的總部設立在上京最繁華的龍騰區,這裡可謂是寸土寸金,也是上京人流最集中的區域。

大夏最好的武校也坐落在這裡,排名第一的星辰大學和緊跟其後的封魔大學。

龍騰區的房價更是被炒上了天,毫不誇張地說,這裡億萬富翁遍地走,千萬富翁多如狗。

身家冇有個幾千億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有錢人,尤其是那些實力強大的武者,在武道修煉上花費的資源更是常人難以想象。

湍急的車行道上,一輛出租車夾雜在一群豪車當中,雖然周圍都是價值千萬甚至上億的豪車,但是卻不見出租車司機有絲毫慌亂。

就是以邢言的高超車技,此時也隻能乖乖等路警疏通車輛。

在這樣的密集的車海中,再強的車技也失去了用武之地。

畢竟,他開的不是飛機。

“邢哥,一般遮蔽精神感知的陣法都是什麼價格?”

“低級的遮蔽陣法需要幾千萬吧!稍微高級點的,起碼也得過億。”

王炎的雙眼瞪得老大,好傢夥,動不動就是千萬上億。

真是鄉巴佬進城,東張西望,我勒了個槽了。

“你小子也不要覺得貴,能夠遮蔽強者的精神感知的陣法,甚至能在關鍵時候救你一命,跟那些斂息術根本不是一個級彆。”

“封魔大學最新研究的天掩大陣,甚至遮蔽金身境強者的感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