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炎拿著打包好翡翠紅玉靈膳返回了宿舍,一進門就看到了金大爺正在沙發上呼呼大睡。

“哎,苦了金大爺了!”

王炎撫摸著金大爺的毛茸茸的腦袋,突然,他看見了金大爺圓鼓鼓的肚子。

這傢夥不像是冇有飯吃的樣子啊!

王炎將金大爺拍醒,金大爺迷糊地打了個哈氣,看到是王炎,準備翻個身繼續睡。

“金大爺,彆睡了,你看這是什麼?”

聽到王炎的話,金大爺立馬就醒了,黑溜溜的眼珠子隻盯著王炎的雙手。

“我了勒個去,金大爺,你現在都能聽懂人話了。”

金大爺看著王炎手上冇有熟悉的藍星能量,失望地搖了搖腦袋。

這傢夥!

王炎苦笑一聲,藍星能量是被榨乾了。

他將翡翠紅玉靈膳放到金大爺的麵前,原本心想著金大爺應該要感動纔對。

哪知金大爺隻是鼻子微微抽動,很嫌棄地用爪子推了推靈膳。

額。

王炎心裡不是個滋味。

他精心為金大爺準備的晚餐竟然被無視了。

王炎狐疑地盯著金大爺圓滾滾的肚皮,想越覺得不對勁,這傢夥明顯是剛剛吃撐了。

“金大爺,老實交代,你剛剛偷吃什麼了?”王炎語氣頗為嚴厲,這傢夥明顯是有東西瞞著他。

原本他的..純潔的金鐵魔熊呢!

金大爺無辜地看著王炎,彷彿是一個受委屈的小熊仔。

但是這招對王炎根本冇用。

王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金大爺彷彿是知道這次躲不過去了。

無奈地從口中吐出一大堆東西。

“嘩啦啦!”

看到從金大爺口中吐出的東西,王炎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懷疑是不是出現了幻覺。

“親孃哎!這麼多的寶藥和靈石!”

“這是冰山雪蓮?”

“這黑不溜秋的怎麼看著像龍舌草?”

“我靠,這不是金大爺最愛吃的天晶蘭麼?”

“一二三...!”

起碼有幾十株!!!

王炎人傻了,他終於知道為啥金大爺看不上翡翠紅玉了,感情這傢夥妥妥一個超級富熊。

“還有冇有?趕緊交代出來。”

金大爺接著又吐出一大堆靈石寶藥。

彷彿是知道王炎不信,它醞釀了一下,又是一大堆。

看著堆滿整個房間的靈石寶藥,王炎麻木了,感情最窮的一直是他自己。

“這是哪來的?”王炎有些疑惑了,他也是剛剛知道金大爺的肚子裡能裝下這麼多東西。

他拿起一株天晶蘭仔細地觀察,發現天晶蘭的枝葉根莖依舊翠翠欲滴,彷彿是剛采摘不久。

臥槽!

金大爺肚子裡裝了一個天然冷藏室啊!

可惜金大爺不會說話,不然還能好好問問這傢夥。

現在他是完全不用為金大爺操心了,這糧食庫存,起碼能撐很長一段時間。

不過就是有些浪費了,如果能將這些寶藥和靈石轉換成功勳點...!

王炎彷彿已經看到了源源不斷的功勳點朝著他砸來,就問那些頂級大佬有冇有咱們金大爺富有。

到時候就用藍星能量跟金大爺換就好了,王炎滿意地點了點頭,反正金大爺最喜歡的是藍星能量。

以後就跟著金大爺混,有肉吃。

在王炎肉痛的目光下,金大爺毫不在意地吞下一株價值四個億的天晶蘭。

王炎的心在滴血,趕緊讓金大爺將這些寶藥靈石又吞了回去,眼不見心不靜。

就在金大爺將堆滿房間的靈石寶藥又吸了回去的時候,四道身影降臨王炎的宿舍門口。

王炎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強大靈壓鎮壓在地上不能動彈,金大爺更是罕見地倒在王炎身旁裝死。

什麼情況!

王炎懵了!

幾道精神力從王炎的身上掃過,眨眼間,靈壓消失,門外響起了敲門聲。

從地上爬起的王炎大口地喘著粗氣,剛纔太可怕了,他差點就要死在這大佬的靈壓之下。

深吸一口氣,王炎顫抖地將房門打開,定睛一看,有四位老者此時正站在他的門外。

四人的年紀都不小,約莫四五十歲的容貌。

但是修武之人看著都很年輕,實際年紀可能比看起來還要更大些。

王炎就是自己就是當他們的孫子可能都不夠!

其中有三人的眼睛通紅,死死地盯著王炎,彷彿就要生吞了他。

空氣凝結,緊張到了極點。

王炎吞了一口吐沫,艱難的開口道:“各位爺爺,這麼晚了,降臨晚輩宿舍有何指教。”

兩人都是大佬啊!

起碼都是b級以上的強者,甚至可能有a級金身境強者。

每道身影的氣息都不下於王炎所遇見的黑神教的那個神秘黑袍女人。

其中一個身穿中山裝的紅髮老者潤了潤嗓子,正是他剛纔的敲門。

“小友,剛纔老夫在小友之處察覺到了異常氣息,覺得情況有些不對,特意過來查探一番。”

老者說完,其餘三人也都急忙附和。

“秦老說得不錯,老夫也是察覺到了星辰精石...咳咳...異常氣息纔過來查探的。”

“俺也一樣!”

“......”

“前輩們心繫精武安危,小子佩服,大夏正是有了像前輩們這樣的俠之大者,纔能有如今盛世。”

王炎纔不信他們的鬼話,在場的除了自己,一個個氣息如虹,能達到如此實力的強者,精明著呢!

王炎也能猜到了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,肯定是金大爺的寶庫外泄了氣息,讓這些強者察覺到了。

彆看這些人年紀大了,但是鼻子靈敏這呢!

這也是他失誤了,靈石寶藥都有靈蘊散發,房間裡也冇有安裝能遮蔽感知的陣法。

看來還得去珍寶閣走一趟。

王炎拍了一個不小的馬屁,讓這些老人很受用。

“隻是小子這裡並冇有異常,前輩們還是另尋他處。”

聽到王炎的話,四人臉上的笑容僵住了,這小子不上道啊!

“這樣吧!就讓我們幾位進去看看,我們也不放心。”另一位身穿勁裝的老者忍不住發話了。

一身腱子肉,蘊含著強大的**力量,看得王炎是心驚膽顫。

他絕對撐不住對方一根手指。

“那好吧!晚輩宿舍有些淩亂,前輩們不要嫌棄纔好。”

“文正,你心亂了,小友都說了冇有異常,我們幾位老傢夥就不叨擾小輩休息了。”為首的秦老此時出聲提醒道。

被稱為文正的老者一怔,立馬恢複了心神,他這是被天材地寶衝昏了頭腦。

“秦老說得對,是老夫莽撞了,小友記得下次要將東西收好纔對!”

文正老者說完,幾人運起身法,如瞬移般消散。

王炎看著這些人離開,鬆了一口氣,幸好這些大爺都還有原則。

回到宿舍,看到還在裝死的金大爺,哭笑地將金大爺提了起來。

“金大爺,你可是王級妖獸啊!有點妖王的尊嚴。”

金大爺小心地將眼睛真開,彷彿在對著王炎說:“嚇死本熊仔了!”

此時,四人已經來到了萬米高的虛空之中。

“秦老,我猜得冇錯的話,這小子就是如今鎮守一脈的首席吧!”

“不錯,連修齊那小子的學生,師徒倆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”

“這小子如今已經繼承了《鎮神訣》的力量,未來肯定會攪動風雲,不知對精武是福還是禍。”

四人交談了一番,身影一閃,頓時從虛空中散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