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山雞應聲而落。

王炎不知道山雞心裡怎麼想,他現在害怕極了。

“放心,方圓兩公裡冇有人,不會有人聽見槍聲的。”李容景像是對他解釋道。

這麼一說,王炎更害怕了。

李容景從容地撿起山雞交給了王炎:“我餓了,你把它清理了,我去生火。”

王炎:“#@*%!”

王炎還是乖乖的去清理山雞,他擔心李容景隨時給他來一槍,理由可能是想請他吃槍子。

山雞大爺,還是選擇犧牲你吧。

山泉邊,王炎覺得很愜意,春季的陽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,他一邊拔著山雞大爺的羽毛,一邊學著李容景哼唱到:

“太陽對我眨眼睛

山雞唱歌給我聽

我是一個努力乾活兒

還不粘人的小妖精

彆問我從哪裡來

也彆問我到哪裡去

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兒

獻給我的小公舉。”

他並不知道在他身後的一棵樹上,少女正站在上麵怔怔地看著他,手裡把玩的柯爾特手槍,彷彿隨時就能用來殺人。

太陽漸漸沉入西山,落日的餘暉映在水裡,遠處的山巔凝聚出一片片彩霞。

王炎清理好的山雞,看見李容景坐在石頭上呆呆地看著晚霞,霞光映在她的臉上,王炎看的入迷。

直到李容景轉頭看向他,他才悻悻地轉過頭,覺得眼前的少女,心裡有著濃重的悲傷。

木堆旁,王炎跟李容景看著山雞和木堆發呆,兩人都冇有帶生火的工具。

難道要鑽木取火?

王炎悲觀地想到。

突然,他心神一動,自己的異能不就是雷電麼?妥妥的生火異能,正好可以拿來生火,也好瞭解剛覺醒的能力。

心神沉入腦海,王炎腦海裡有一團藍色的雷雲,王炎嘗試將精神力湧入。

頓時,藍色雷雲分散,湧入四肢百骸,雷電之力透入骨骼,遊走在肌肉,最終在全身釋放。

此時的王炎就像一個人形雷球,雷電之力還在不斷聚集。

一旁的李容景感覺到了王炎體內的能量波動,隨後就看見王炎身上瀰漫著恐怖的藍色雷電。

空氣被雷電灼燒,藍色火花極不穩定,明滅不定,滋滋的電流聲圍繞著王炎的身體,整個人被完全包裹在雷電之中。

起火了。

眼看王炎控製不住,雷電四處亂射,李容景無奈地張開五指,無形的氣流在她手中彙聚成液態般,氣流轉向包裹住王炎,雷電跟氣流激烈的對抗。

可能是雷電是初生的力量,被氣球壓製的節節敗退,重新迴歸到腦海裡的雷雲模樣。

王炎躺在地上大口喘氣,他剛纔差點以為自己就要爆炸了,一旁的李容景汗水也從臉龐滑落,看樣子壓製王炎的異能她也並不輕鬆。

“人生第一次,總歸冇有經驗。”王炎訕訕一笑。

李容景突然‘噗呲’一笑。

王炎熟練地轉動著山雞,金黃的油水順著山雞滴入火堆中,使得火苗竄起,火光搖曳。

李容景居然還能從口袋裡掏出調料,這大大超乎王炎的意料,正經人誰身上整天帶著孜然和辣椒粉,真是一個奇怪的少女。

“你可以先嚐試著將異能通過手部釋放,再依次選擇爆發的部位,這樣可以儘可能地減少精神力的消耗,延長作戰時間,不要一股腦就把精神力全部投入進去,除非你想著同歸於儘。”李容景邊吃山雞邊說到。

王炎盤腿而坐,努力地將雷電的能量牽引出來,小心地投放自己的精神力,把能量儘量往手部牽引。

不過他發覺手臂這裡運行很是阻塞,像是經脈裡有東西擋住了能量的運行,反而是能量向著頭部很容易。

‘滋滋’雷電重新在王炎身上彙聚,透體的能量不是很多,不過都集中了王炎頭部。

雷電完全地把王炎麵孔包裹了進去,就像是戴了一個發光頭套。

李容景:“???”

王炎琢磨了幾次,新獲得的雷電能力讓他很是興奮,他現在已經能熟練掌握頭部和右臂的異能釋放,能把雷電附著在右臂上進行戰鬥。

但無法做到把雷電完全凝聚在手掌中,如果可以做到凝聚成雷球,倒是可以當炸彈一樣扔出去。

李容景已經吃了大半隻山雞,摸著圓鼓鼓的肚子,打了一個心滿意足的飽嗝。

看著一旁還在玩耍異能的王炎,她可以確定到,今天是一個意外,眼前這個名叫王火火的少年確實不是故意接近她。

他的學習能力很強,估計再過不久,少年人就能完全掌控自己的異能。

這麼多次釋放異能,精神力的消耗也王炎感覺到了疲憊,他收起異能,看著篝火旁的李容景,說道:“小景姑娘,你知道哪裡能收集到一些體術,我現在急需一些體術提升體質。”

“你可以去珍寶閣碰碰運氣,它在大夏各個區域都有分店,像體術這類功法不是很稀缺,價格也不會很貴,不要被人給忽悠了。”李容景回答道。

王炎摸了摸褲兜:“我就還有兩百左右的大夏幣,能買到幾本像樣的體術?”

李容景:“……!”

“以你剛纔爆發的精神力強度,大約在e級初級,如果能保持全力狀態,以雷電的破壞力,即使是對e級中高級武者也能產生威脅。不過在實力冇有強大前,最好不要暴露你的能力。”

e級初級異能者麼?

腦海裡的雷雲還在不斷醞釀,凝聚的能量讓王炎感到心驚,雷電的力量絕對遠超剛纔爆發的程度。

如果全力爆發雷電,以他現在的身體根本扛不住,那些高階強者身體絕不會弱,體質和精神力同時晉升纔是最強之道。

或許自己應該魔武雙修!

“我要走了,大夏的危機遠超普通人的認知,輻射區的幾位妖帝已經達成聯盟,大夏的西北防線已經快支撐不住了,國內也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安寧。

儘快使自己強大吧!希望到時候能派上些用場。”李容景的話充滿了無奈。

說完,李容景就扛起自己的鐵鍬,無形的氣流在她的身旁環繞,纏繞著將她托起,最終,快速地消失在星空之中。

王炎震驚於少女離開的方式,他冇想到少女還擁有飛行的能力。

不是隻有到了b級真氣境的武者才擁有飛行的能力麼?

李容景是b級強者,還是跟她的能力有關?

大夏的局勢是否真如李容景所說的那樣危險,如果西北防線真的崩潰了,大量妖獸湧進國內,王炎不敢想象那時候的場景。

到時候真的國內也不安全了,父母怎麼辦?王小雨怎麼辦?

看著右手綻放的藍色弧光,王炎楞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