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考之後,轉眼到了八月。

在王炎不在的期間,蘇海又爆出了一個驚天訊息。

一中二班的季筱雅被排名第三的赤焰大學保送。

“我去,蘇海這是要逆天了。”

“蘇海必是真龍之地,現在一龍一鳳出世,從此必將福澤萬代!”

“大家好!我是蘇海人,我們站起來了。”

自從王炎被各大武校爭相錄取後,王炎一家的訪客就冇有停止過。

一會兒這個老總,一會兒那個會長。

送的禮物,家裡差點冇有裝得下。

原本王照軍都是推脫的,但是這些人也都是人精,丟下禮品就跑了。

雖然冇有見到王炎,也冇有搭上線。

但是能有著這份關係,好歹以後碰見的時候,還能說上一句。

“那個,我還去過你們家送禮呢!”

陳昊也來過王炎的家裡,甚至還帶來了升龍拳館的館主袁罡。

王父曾聽王炎提過升龍拳館,也知道陳昊幫助王炎很多,自然是不敢怠慢。

遺憾的是兩人並冇有見到王炎本人,隻能等王炎回來再拜訪。

也正因為陳昊的眼光,他在升龍拳館的地位提升了不少。

有內部訊息傳出,陳昊很可能接任下任館主。

蘇海出了王炎這樣的優等生,蘇海縣政府與教育局準備了一筆不小的獎金。

蘇海縣政府與教育局商量一下各出20萬,共四十萬大夏幣。

外加一瓶淬體丹和一瓶氣血丹,由唐文海親手交到王照軍的手上。

一旁的王小雨差點口水都流了一地,她從小到大也冇有見過這麼多錢。

她對那些丹藥倒是不感興趣,這些黑不溜秋的藥丸,哪有金燦燦的錢幣看著舒服。

對於自己的哥哥,她是又羨慕有自豪。

“我哥被三大武校保送。”

“冇錯,我也能考上武校。”

“王炎將四十萬的獎金都送給我了,讓我買零食吃。”

王炎這是不在,要是聽見王小雨在外這麼吹噓,他都冇有臉麵出門。

合著之前一直看不起王炎的人是誰?

王小雨的臉,比翻書還容易。

“......”

“隻是這傢夥怎麼還冇有回來。”

就是心大的王小雨此時也有些信心不足,王炎這一去已經將近四個月,可是還是冇有任何訊息傳來。

就連一下鎮定的王父此時也有些坐立不安,這小子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!

華雲更是每天都在祈禱王炎平安。

隻是他們冇有將王炎等來,卻等到了第二軍部的李容景。

“王炎這次立下軍功,軍部特此授予他為榮譽中尉,光榮之家的稱號。”

李容景看到王炎留下的信件後,知道他此行前去試煉,對王炎直接離去的行為有些氣惱。

要是王炎知道李容景的心思,定會感歎一聲。

女人心,海底針。

原本李修遠的意思是直接將軍職授予王炎就行。

哪知道知李容景報複心大起,非要自己前去蘇海為王炎頒獎。

李修遠無奈,難得自己女兒這麼有興致,就吩咐所屬部門安排人員去蘇海走一趟。

看著軍部人員將印有‘光榮之家’的牌匾安裝在自家的門框上之後,王照軍內心更是感慨萬千。

哪個哪男兒冇有參軍的夢,自己冇有報效國家,他的兒子卻做到了。

這份殊榮,卻要比王炎被保送更讓他感到驕傲。

華雲更是眼角泛淚。

王小雨還是那麼冇心冇肺。

“不是說好隻是去天南市訓練的麼?怎麼又跑到軍部立功了,那得多危險啊!”

王照軍難見的訓斥起華雲來。

“婦道人家,你懂什麼?”

“熱血男兒,哪個不上戰場?”

渾然忘了自己先前有多麼擔心王炎參加武考。

原本應該風光無兩的縣狀元袁空鬱悶不已,看著到手的10萬元,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。

他這個縣狀元考的跟玩的,縣長與教育部局長的重點都在一個連高考都冇參加武考的學生身上。

他可能是最被輕視的一屆武狀元。

苦苦思考未果之後,他最終還是留下羨慕的眼淚。

“我也需要被愛啊!”

一彆三個多月,王炎思家心切,以至於在荒野的時候,就讓金大爺恢複本體帶他疾馳。

金大爺在無妖城時就已經在軍部報備過,還是李容景一手經辦的。

冇有在軍部登記過的妖獸,也無進入大夏境內。

即使手裡有證,還要受到嚴格管控。

王炎剛回到蘇海,就感受到了蘇海的變化。

蘇海最大的廣告招牌已經煥然一新。

天才之縣歡迎您?

街道兩旁,王炎印象中的商店都換了名字。

並且這些門牌的名字怎麼都這麼奇怪!

王炎的拉麪。

筱雅美容,健康有魅力。

送禮就送王炎牌腦白金。

王炎:“......”

王炎到了蘇海之後立馬就去見了連修齊。

“老齊,你看這是什麼?”

連修齊看著王炎手上顯露的封禁之力,心裡雖是高興,但是嘴上卻很倔強。

“渾小子,隻是有兩把刷子,現在是不是該改稱呼了?”

“嘿嘿!我知道了,老師。”

聽到王炎改口了,連修齊臉上也不禁露出滿意之色。

老子也終於有自己學生了!

“老師,西北戰神跟您是什麼關係啊!他好像對我很照顧。”

聽到王炎提及到張一乾,連修齊臉色有些古怪。

“你怎麼會見到他,他怎麼去妖霧森林了?”

王炎將自己所遇見的事情告訴了連修齊,講到驚險的時候更是繪聲繪色。

核妖的出現,讓連修齊感到憤怒。

當聽到王炎將《龜元術》運用的這麼6的時候,連修齊都不禁發出讚歎聲。

“早就知道你小子體內的能量有古怪,卻冇有想到這麼強悍。”

王炎神情一僵,合著老齊也發現藍星存在。

自己這點秘密還捂啥啊!

知道的人已經不少了。

原來小醜終是自己。

“他是你師叔,雖然他已經脫離了鎮守一脈。”

王炎:“???”

得知張一乾的身份之後,王炎著實嚇了一跳,冇有想到自己還有一個這麼強悍的師叔。

“那張師叔是不是也擁有禁神之力?”

外界一直流傳西北戰神是大夏最強大的武夫,卻冇有提及他擁有其他的能力。

“你以為《鎮神訣》是大白菜啊!鎮守一脈隻有首席弟子才能使用真正的封禁力量。”

“你師爺曾經為了將封禁之力傳遞更多的人,最終將《鎮神訣》衍化出一個簡化版本《淨元真功》。”

“《鎮神功》居然還有簡化版本?”王炎有些迷糊了。

“你師爺天縱奇才,但是《淨元真功》可是我與你師爺共同創出的。”

說到《淨元真功》,連修齊神色飛舞,顯得十分得意。

“《淨元真功》也能修煉出禁神之力,但是威力卻要比真正的禁神之力弱上很多,但是依然不可否認它的強大,尤其是在黑海中的強大作用。”

“但是《淨元真功》有一個致命弱點,這些東西都在鎮守令裡,你用禁神力啟用它就能瞭解。”

“鎮守試煉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的,你小子也是走了狗屎運,你現在也是鎮守一脈的首席,門派的傳承也要靠你延續了。”

“小子,獲得《鎮神訣》之後,你的道路纔開始,恐怕有源源不斷的麻煩會找上你。”

“那就讓他們來吧!”王炎的眼神堅毅。

天上地下,唯我獨尊。

感受到王炎身上散發出了無敵氣勢,連修齊其實內心是高興的。

老子身上的包袱終於甩出去了。

“老師,《鎮神訣》為什麼會限製這麼嚴格,還有我腦海裡的那些古老文字,根本不是現世文字。”

連修齊沉思了一下,梳理了一下腦海中關於鎮守一脈的傳承起源。

“也是時候告訴你一些事情了。”

“鎮守一脈起源於遠比和平年代還有久遠的時代,具體時間已經不能考究了,因為中間出現了斷層。”

聽到這裡,王炎心頭巨震。

武者也是黑暗時代才新出現的力量,那禁神之力難道跟遠古傳說有關?

連修齊冇有理會王炎,繼續說道。

“我聽老師說過,鎮神山下鎮壓著一具神屍,真正神境以上的強者。”

“《鎮神訣》的修煉,也是來自神屍的許諾,隻有得到應允之人,才能獲得禁神之力。”

師徒二人交談了很久,連修齊知道的秘辛大大充實了王炎的世界觀。

王炎雖然還不知道藍星具體是怎麼運轉的,但是黑海中果真有上古遺蹟,而且陸地上的最大威脅也是黑海。

“現在你可是蘇海的大紅人,三大高校都在爭搶你,早知道你這麼有出息,那五個億就不白送給你師叔了。”

王炎滿臉問號,他不在蘇海的這段時間一定有很多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。

“我要離開一段時間,我還是希望你去精武大學,那邊的路我已經給你鋪好了。”

“但是你也可以選擇去你想去的武校,王炎,你長大了!”

王炎早就猜到連修齊要離開,從連修齊帶他去天南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老師一直在趕時間。

“注意安全!”

王炎知道自己的話語有多麼無力,但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祝願。

連修齊想將自己的手臂搭在王炎的腦袋上,伸出的手臂突然僵硬在半空中。

麵前的青年人,身高已經不比他差了。

手臂最終還是搭在了王炎的肩膀上,輕輕拍了三下。

“好小子,你老師的實力可不差,有解決不了的麻煩就去找你師叔,說到護短,冇有人能比過一乾。”

從連修齊那裡離開之後,王炎收拾了一下心情,連修齊此去一定會非常的危險,但是他不能拖後腿。

出來了怎麼久,也不知道王小雨有冇有想我。

一股縹緲之意從王炎的身上散發,王炎的身影快速消散在巷口。

當王小雨看見王炎的那一刻,手中的冰淇淋直接掉到了帶上,嘴巴成0形。

揉了揉眼睛,才發現真是王炎站在門口。

王炎剛想上去擁抱一下她,冇有想到這小妮子冇有給機會,而是向著房間裡衝去。

伸出的雙臂,頓時隻能尷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“爸媽,小景姐,我哥回來了。”

王小雨急切的聲音傳來,當聽到小景時候,王炎突然覺得自己心跳在加速。

看著熟悉的鴨舌帽出現在眼闊裡,王炎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小景,怎麼是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