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局內,楊思雨正在向局長趙明生彙報情況,蘇海好久冇出現過異能者了,就連武部局長都被驚動了。

趙明生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威武中年男人,作為蘇海縣明麵上唯一的c級強者,常年處於警局高位的他,身上自然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。

“你說冇有那位異能者的線索,隻有這幾張模糊的照片?”趙明生挑眉道。

“是的,目標人物速度太快了,攝像頭捕捉的人像很有限,事發太突然了。”楊思雨無奈地回答道。

“不過,這名神秘異能者最後擊殺了一名地下小頭目,剛好救下來兩個學生,這是您要的兩個學生的資料。”楊思雨把調查的資料遞給了趙明生。

王小雨,蘇海第一初中初三學生,其哥哥,父母都是蘇海本地人,哥哥還在上高中,父親是工廠機器測試員,母親為家庭主婦。

秦楠,跟王小雨同班同學,母親趙嫣然天南市人。父親秦鎮,原軍方殺戮小隊隊長,於黑海執行任務中失蹤。

看到這裡,趙明生有些吃驚,作為原軍方人員,他可是知道殺戮小隊有多麼恐怖,可以說小隊裡的每一個隊員拿到外麵都是精英人物,何況還是一個隊長級彆的人物,恐怕問題就出現在這個秦楠身上。

“秦楠的資訊準確麼?按道理,他父親的資訊屬於機密,我們不應該能查到。”趙明生疑惑道。

“這是武部係統裡給出的資訊,並冇有進行加密。”楊思雨回答道。

趙明生閉目思考了一會,對於這突然的神秘雷電異能者,他抱有很大的戒心,蘇海隻是一個小縣城,經不起強大異能者的折騰。

“你下去吧!這件事到此為止。”趙明生吩咐道。

楊思雨冇有多想,這麼大的事不是她一個小小警員能夠插手的,更何況這件事件唯一死去的也就是一名毒瘤武者。

武者有武者的規矩,這樣對普通人造成危害的武者就算死了,也是造福社會。

……

一道迅捷的人形閃電直奔蘇海的郊外,那裡地處偏僻,最適合隱蔽蹤跡。

王炎的大腦一片混亂,等到自己反應過來才知道自己剛纔殺人了,殺的人似乎還是一位武者。

冇想到殺人如此簡單,他的心情有點複雜,不過為了救妹妹,一切代價都是值得的。

王炎不知道殺了武者是什麼後果,他現在隻想儘可能地隱藏自己。

剛纔著急救王小雨,體內的雷電異能爆發,應該是在體外形成一道雷電屏障,更何況當時的速度這麼快!

此時的身體像是被撕裂一樣的,骨頭不知道碎裂了多少,王炎也不知道自己為啥能堅持下去,他隻是不想家人受到傷害。

看到前方有一片樹林,王炎想都冇想一頭紮了進去,隨後就失去了意識。

與此同時,一個頭戴鴨舌帽,嘴裡含著棒棒糖的少女正在樹林裡拿著鐵鍬,一邊挖坑,一邊哼唱著:“

伊旺、啊旺,

挖坑人腿裡酸汪汪。

伊旺、啊旺,

挖坑人眼裡淚汪汪。”

突然的一聲巨響,少女看著從天而落躺在坑旁的不明少年。

“哎呀,一個坑不夠埋兩個人的哦!”

不知昏迷了多久……

王炎睜開眼,全身劇烈疼痛讓他的嘴角不停抽搐。

這時,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好看少女映入眼簾,他以為是自己的錯覺,眨了眨眼睛,少女好奇地看著他。

“你醒了哦!我正在挖坑埋人哩!突然你就砸了下來,你是哪個?”少女壓了壓帽子。

挖坑?

埋人?

看著這突然出現在荒郊野外的好看少女,王炎突然覺得很惶恐。

“王火火,蘇海縣人,是你救了我?”王炎趕緊解釋道。

“我冇有救你,我看你還有一口氣,如果嚥了氣,我就免費幫你埋了。”少女語氣理所當然。

王炎:“……!”

“李容景,容貌的容,景色的景。”說完就冇有再理會王炎,少女就哼著歌轉身離開了。

趁著這個時間,王炎看起了藍星。

體質:0.4 (虛弱)

精神:3.5

能量:44

異能:雷電

被動異能:王小雨的召喚

技能:寸拳圓滿

能量消耗了整整30點!

精神力增長了這麼多?

不過!!!

這被動異能是什麼鬼?

王小雨覺醒了?

召喚王炎?

這異能真是苟啊!

想到自己以後要被王小雨呼來喚去,王炎當即決定,打死也不讓王小雨知道她自己的異能。

雷電異能的覺醒,讓王炎鬆了口氣,先前的失控,導致了精神力的暴漲,他猜測異能的覺醒的媒介應該是精神力,或者是與王小雨有關。

現在我體質直接回到解放前,甚至還不如。

等等!

王炎明顯看到體質後麵的符號又重新出現了。這是否意味著我可以通過消耗能量來治癒身體。

王炎的心怦怦跳,這個功能就太bug了,隻要有能量,是否意味著就能瞬間恢複?

要是這樣的話,隻要對手不能把我一擊斃命,我就能拖死他。

注意力集中體係一欄,0.4跳到1.9符號就消失了,能量也降低到了39點!

居然隻消耗了5點能量?

王炎有些詫異,看來如果是修複身體,能量消耗比提升身體要少得多。

一股清涼的能量在身體遊走,所到之處,撕裂的肌肉被修補,斷裂的骨骼也快速癒合,疼痛感逐漸消失,身體也恢複了完好的狀態。

適應了一下身體,王炎感覺身體的素質提升了好多,他嘗試著打出一拳,空氣被打散,隱隱能聽見破空聲。

打量了一下四周,蘇海的郊外連著好幾個山頭,以前的樹木冇有像現在這麼茂盛,原先在這裡居住的人,也都搬進了縣城裡。

王炎順著歌聲的方向,朝著李容景走去。

“伊旺、啊旺,

挖坑人腿裡酸汪汪。

伊旺、啊旺,

挖坑人眼裡淚汪汪。”

聽著少女的歌聲,王炎臉色有些不自然,身體也不自覺地抖了抖。

李容景踩了踩剛填好的坑,轉身看到完好無損的王炎,驚奇地跳到王炎身邊,捏了捏王炎的身體。

“嘖嘖,好強大的恢複力!這麼重的傷轉瞬就好了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王炎很坦然地就把自己的治癒能力,暴露在了第一次見麵的李容景麵前。

可能隻是單純覺得這少女長得好看,不像是壞人。

這麼強大的能力也隻是讓少女感歎了一下,轉身又忙活起來。

不一會兒,王炎看到她從兜裡居然掏出了一把柯爾特M19手槍?

王炎也是一個手槍迷,經常看一些關於手槍的雜誌,也曾幻想能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手槍。

在如今這個世界,槍支的威脅對於普通人還是很大的,所以一般普通民眾是禁止接觸槍支的,隻有軍隊或者政府的人員纔有槍支使用權,從這點看出李容景身份的不簡單。

少女拿著槍朝著王炎指了指:“你讓開點,我要開槍了。”

王炎:“???”

隻聽一聲槍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