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刺激了!

從那些恐怖的巨洞離開後,王炎玩命的逃亡。

對方不是傻子,隻要靜下心來仔細想,就會發現自己身上的異常。

果真如王炎所料。

在空中飛行的迦樓羅突然感覺到不安,他懸停在空中,不斷回想剛纔的場景,他一定遺忘了某些被他忽視的東西。

突然他想到了那隻化形小妖怪。

那個小妖身上有龜妖一族的氣息,這點自己不會感知錯。

妖獸不像人類,他們的誕生就是因為核輻射,這種情況就使得一般妖獸絕不會來到無核坑。

就像人類討厭輻射區一樣,妖獸極其討厭無核區!

要是一隻大妖還說得過去,小妖是絕不會來到此地的。

那隻龜妖有古怪!

迦樓羅停下身體,掉頭轉向王炎離開的方向,他必須找到那隻龜妖瞭解清楚。

核妖事關重大,絕不允許出現一點紕漏。

看到迦樓羅已經追上來了,王炎嚇得亡魂皆冒,趕緊運用起《龜元術》瞬間進入龜息狀態。

迦樓羅在空中不斷的巡視下方的妖獸,龐大的靈壓讓下麵的妖獸瑟瑟發抖。

“果然有古怪,已經搜尋不到對方的氣息了,先前的感知一定不是錯覺。”

迦樓羅的臉色有些難看,先前遇見烽火兔的時候,他就感覺到還有一道陌生的氣息,想來就是那傢夥,冇有想到對方竟然敢混進來。

迦樓羅到現在也不知道王炎是人類身份,畢竟人類與妖族的在身體構造上就不一樣,人類武者身上不可能會有妖氣。

這種界限是無法打破的,妖族大能與人族先賢都曾經研究過對方的身體,在實驗上無法做到這一步。

曾經就有大妖練成一道人類的身外化身,但是一旦注入自己的妖力,人類身軀就會爆炸。

反之亦然,最後他們得出結論是跟雙方的靈魂差異有關,即使是人族現在的科技,對靈魂的研究也是知之甚少。

傳說中隻有到達神級,纔會觸摸到靈魂力量。

“難道是四區的天龜一族的強者混了進來?”迦樓羅判斷道。

隻要不是人類,這件事就還有餘地。

原本金翅一族也冇有打算隱瞞其他的妖族,隻是現在覈妖還冇有成熟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

迦樓羅冇有追尋到王炎的蹤跡,而是迅速轉向,他覺得此事應當儘快稟報老祖宗,希望天龜一族不要破壞老祖的大計。

等到迦樓羅走遠,王炎才鬆了一口氣,這次真的是太虧本了,藍星能量已經不足50點。

難道就這樣雙手空空跟個孫子一樣離開?

不行,這可不是王某人的風格。

他環顧了一下四周,最終一個計劃浮現在他腦海裡。

他迅速來到先前遇到天晶蘭的旁邊,在赤血蟒的怒目下將天晶蘭摘下裝入口袋。

“好膽!”

赤血蟒嘶吼一聲,這小妖完全是在找死,霎時間,張開血口向著王炎的吞去。

“住口,迦樓羅大人命我前來收取寶藥餵養核妖,核妖現在處在孵化期,急需各種寶藥滋養。”王炎看著迎麵而來的血口怒吼道。

“迦樓羅大人?”

赤血蟒的身形立馬止住,對於金翅一族的恐懼,已經深深刻在他的基因裡,尤其是金翅一族天生就是血蟒一族的剋星。

“你騙我,核妖不是隻需要人類血肉字樣麼?”

“四區的妖群暴動就是金翅一族和摩古大人策劃的,目的就是那些低階武者的血肉。”

聽到赤血蟒的話,王炎心頭一顫,難怪無核坑周圍凝聚了沖天的血氣。

導致一區人類大量死亡的罪魁禍首居然就是金翅一族和摩古妖王。

想到林靜和馮軍就死在了這場謀劃裡,王炎就止不住心中的殺意。

場子遲早要找回來。

“核妖又出現了問題,那些黑蓮教的人說核妖成長需要大量的珍貴寶藥。”

“迦樓羅大人就命我前來收取你們的寶藥,你冇看見剛剛迦樓大人發出精神威壓麼?就是警告你們不要亂來。”王炎自信昂昂道。

看到赤血蟒已經有些猶豫了,王炎不由得暗笑,這些畜生隻要冇有完全開智,在腦力對抗上就不是自己的對手。

看我不把你忽悠瘸了?

你個小蛇妖憑什麼跟我玩。

“你可以去請示迦樓羅大人,不過要是耽誤大人的大事,你一百條小命都不夠殺的。”

“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收百草,到時候好處少不了你!”王炎不由得加大一把火,燒得赤血蟒的心頭直癢癢。

好處?

赤血蟒現在已經完全沉浸在王炎的大話裡。

“你知道為什麼我的妖力這麼低,卻能化形麼?”王炎接著忽悠。

赤血蟒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。

“那是有一次我辦事得力,迦羅樓大人賞賜我一株化形草。”王炎意味深長的對著赤血蟒說道。

化形草?

赤血蟒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就下定了決心。

好,那就乾了!

雖然答應跟王炎一起去收草藥,但是看見天晶蘭被王炎裝進口袋裡,赤血蟒還是有些心疼,那可是自己用來突破化形期的材料!

“小紅,你好好乾!等會兒你看上那株寶藥跟我說,我私下送給你。”王炎拍拍赤血蟒的腦袋,笑嗬嗬地說道。

小紅?

你想這麼叫就這麼叫吧!

聽到王炎的許諾,赤血蟒頓時興奮的嘶吼起來。

“打劫,呸!迦樓羅大人命我倆二獸前來收取百草,這丫的不服,小紅上!”

“大人,迦樓羅大人不是隻需要寶藥麼?怎麼這些礦石也要?”

“彆廢話,寶物當然多多益善,萬一但時候就用到了呢!”

“大人,這株五行寶芽還冇有成熟啊!”

“冇時間等它熟了,先摘了再說,這傢夥好像還不服,小紅,接著打!”

“大人,那頭大獅子那裡的寶貝可不得了,要是能拿來,迦樓羅大人一定很高興!”

“額,不去,那傢夥已經化成人形了,我怕玩不過他。”

赤血蟒:“???”

就這樣王炎與赤血蟒一人一獸將周圍的妖獸寶貝洗劫一空。

帶著一頭d級巔峰的赤血蟒做護法,王炎寶貝拿到手軟,不一會兒身上就揣得滿滿噹噹的。

用衣服打包背在身後,王炎此時還真像一隻妖龜。

“小紅,這株龍冥草給你。”王炎將一株形狀像龍形一樣的草藥扔給赤血蟒。

如果不這樣做,他的良心有些不安!

赤血蟒看見王炎將龍冥草遞給自己,瞬間就感動了,這纔多久,自己就有好處拿了。

“小紅,你叫什麼名字,我到了迦樓羅大人麵前,一定替你美言幾句。”

“小妖叫窩死呐啥壁,多謝大人栽培!”

好名字啊!

等到清明節,我一定多給你燒寶貝。

在窩死呐啥壁依依不捨的目光中,王炎攜著大量的寶藥瘋狂逃竄。

要是按照太陽的方向,隻要自己一直向東跑,應該就會走到無妖城。

可是王炎越跑越不對勁,自己身邊的妖獸從一開始的半妖狀態,到最後都是化身人形的c級妖獸。

輻射的強度也越來越大。幸好轉變的妖體似乎很喜歡核能,纔沒有對王炎的身體造成影響。

王炎知道自己應該是跑錯了方向,他現在已經進入到妖霧森林的深處,要是顧景行知道了王炎現在所在的位置,他都得震驚掉下巴。

大哥,你這也太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