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殺殺!

死死死!

王炎滿意地看著腳下的幾具妖獸屍體,藍星的能量重新回到200點。

千菊殺使用起來越發的熟練,王炎在握刀的時候,甚至能把握住那一絲氣機。

這種感覺十分奇妙,那種不需要眼睛看,就可以鎖定對方。

重回妖霧森林後,王炎發現獸群已經分散了不少,不再像之前那麼聚集。

為了收集藍星能量,他一路亂殺,等到周圍靜謐無聲的時候,他纔回過神。

遮天蔽日的大樹已經將整個太陽遮住,隻有無數縷陽光從樹縫間傾瀉下來,纔不至於讓一切顯得昏暗。

王炎跳上大樹,一直爬到樹尖,看著腳下茂密的樹林,他的臉色有些難看。

周圍都是一樣的景象,根本分不清自己在什麼方位。

自己現在到底在哪一區?

就在王炎心神有些不寧的時候,身旁的草叢中突然竄出一道身影。

‘咻’的一聲,向著王炎衝來。

王炎汗毛炸起,熟悉的感覺傳來。

臥槽,是那隻兔子。

烽火兔現在還是王炎的陰影,恐怕是王炎進入妖霧森林以來,遇見最頭疼的妖獸。

“砰”

王炎的右胸捱了一腳,忍住胸前的劇痛,王炎咬牙閃身躲避。

黑神刀朝著虛影砍去,可卻撲了個空,烽火兔的速度極快,王炎的攻擊冇有奏效。

不能當活靶子。

王炎迅速將體內氣血轉化龜元氣,身上溫度迅速冷卻,運起三重螺旋幻影朝著樹叢中衝去。

大成的《龜息術》果然有作用,烽火兔失去了對王炎的感知,隻能到處尋找王炎的身影。

可惡的兔子!

王炎暗罵一聲,要不是這傢夥速度太快,他也不會這麼被動。

黑神刀在右手浮現。

王炎閉上雙眼,使自己的精神力鋪展開來。

可是腦海中還是一片混沌。

烽火兔的氣機太快了,一閃而過,就連王炎的精神感知都跟不上。

王炎冇有著急,調整了自己的呼吸,使得自身與周身的環境更加契合在一起。

當氣血轉化為龜元氣後,王炎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,但是他的思維方式卻將變得異常活躍。

捕捉不到王炎的氣息,烽火兔有些急躁起來。

它記得王炎的氣息,不明白先前戲耍的人類,怎麼現在卻失去了蹤跡,就像蒸發了一樣。

它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混沌的虛無中,烽火兔子的身影逐漸出現在王炎的感知裡,它的身體開始變得緩慢。

就在烽火兔的虛影定格的刹那,王炎睜開雙眼。

就是現在,王炎一聲暴喝,手中的黑神刀出鞘。

“千菊殺!”

王炎此時的速度很快,但還是冇有快過烽火兔的速度,但是他好像預判了它接下來的落腳點一般。

一聲悶響,長刀入肉,黑神刀插入烽火兔的身體之中。

彷彿是烽火兔自己撞向黑神刀般。

淒厲的兔鳴聲在空蕩的叢林中響起,王炎一擊得手之後,迅速抽出帶血的黑神刀,再次隱入暗中。

後部失防,烽火兔瘋狂地從口中吐出火球亂射,無數的大樹被摧毀,甚至有一顆火球貼著王炎的頭皮劃過。

幸好王炎對火焰有些很強的免疫力,否則就以火球的高溫,都足以使他被灼傷。

這傢夥瘋狂起來也是很恐怖的,不比赤焰魔猿差,看著進入發瘋狀態的烽火兔,王炎心有餘悸。

烽火兔發泄完後,發現還是冇有王炎的蹤跡,隻好捂著受傷的屁股迅速消失在原地。

王炎趴在地上思考了一會,他還是決定跟上這隻兔子。

有仇不報非君子,此時不報何時報?

兔子必須死!

好在烽火兔的受了王炎一刀,速度大大降低,王炎到還能在後麵跟上。

隨著王炎的追捕,周身的樹木越來越茂盛,陽光在這裡都銷聲匿跡。

王炎越跟越心驚,臉色變幻不定,不會跟著進入妖窩吧!

但是自己現在已經在妖霧森林裡迷失了方向,隻能先跟著烽火兔再做打算。

媽的,這兔子真能跑!

王炎氣血都爆發了幾次,藍星的能量都用來恢複氣血來追趕兔子了,王炎下定決心,這次就是虧本也要把這傢夥宰了。

就在王炎瘋狂追趕烽火兔的時候,突然前方爆發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。

恐怖的妖吼聲伴隨著極致的寒冰能量,瞬間就將跑在前方的烽火兔凍結住,以烽火兔的速度竟然都冇有逃離寒冰領域。

王炎的心神狂跳,對方絕對是高品妖獸,來不及多想,將藍星的能量彙入《龜元術》中。

藍星能量迅速蒸發80點,緩緩將《龜元術》推至大圓滿。

快呀!

王炎親眼看見烽火兔凍僵的身體眨眼間如玻璃般破碎,一道恐怖的氣息緩緩靠近。

王炎的心神緊繃,他將最後的生機全部壓在了《龜息術》上,如果就連圓滿級的《龜元術》都逃不了,王炎也隻能認栽了。

短短兩息時間,王炎卻覺得如此漫長,在藍星的能量衝擊中,《龜息術》從大成進階成圓滿狀態。

刹那間。

王炎自身的氣血冷卻,心臟驟停,生機儘失。

就連思維都停住,完全就像是一具死去的身體,徹底與周圍的環境融合在一起。

“奇怪,明明還有一道氣息,現在怎麼消失了?”

一個身穿鎧甲的俊美青年走到烽火兔身旁,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散播出去,在方圓千米內來回掃蕩。

來來回回探查了幾次也冇有發現問題,他最終收回精神力,神情有些疑惑。

除非對方能在瞬間離開自己的精神感知,可要是對方這麼強,根本不用逃離。

難道是自己感知錯了?

“迦樓羅,估計是個小妖怪,被你的寒冰域場冰成粉末也說不定。”

“你的領域越來越強了,可憐的烽火兔。”

一道打趣的聲音在樹林間響起,隻聽見迦樓羅冷哼一聲,身後竟然張開一雙翅膀,朝著聲音的方向飛去。

約莫有一刻鐘後,一道龐大精神力從王炎的上方掃過,隻見迦樓羅又飛了回來,叢林還是跟剛纔一樣寂靜,他並冇有發現異常。

迦樓羅還是將寒冰域場展開,一直擴展到方圓五百米,寒冰領域內,極寒之力擴散,就連王炎的身體都被寒冰之力覆蓋。

“難道真是我感知錯了?”

“希望老祖的計劃不會出現問題。”

冇有察覺到異常,迦樓羅身影徹底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