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千菊殺!”

......

“千菊殺!”

王炎看著地上三具半人大小的青雕雞,滿意地收起黑神刀。

山洞裡。

顧景行看著一地被捅破尾部的青雕雞,整個人都麻了。

這傢夥對付f級初級的妖獸都這麼猛的麼?

青雕雞,f級初級妖獸,危險係數低,肉質鮮美,無毒。

王炎慢慢轉動手中的樹枝,青雕雞烤熟的香味傳入鼻尖,不由得嚥了咽口水。

扔給顧景行一塊雞腿,這傢夥今天對付赤焰魔猿出了不少力,冇有他正麵牽製赤焰魔猿,王炎的千菊殺也冇有辦法發揮作用。

顧景行接過雞腿,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按照往常,他是不會拿這種低級妖獸來充饑的,不過現在吃起青雕雞來,卻覺得美味異常。

他流下了感動的淚水。

“顧景行,星辰大學學生。”顧景行看著正沉靜在美食中的王炎說道。

噗呲!

王炎一口吐出口中的雞肉。

這傢夥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那個天才?

果然很騷包。

“你可以叫我王火火,蘇海一中的扛把子。”王炎麵色淡然地介紹自己。

他好歹也是蘇海校園論壇的榜首,氣勢上不能輸。

雖然是十大渣男之首。

顧景行:“???”

他很想問一下蘇海一中是哪所學校,可是看著王炎對妖獸的殘忍手法,他還是決定不問了。

就在雙方都沉默時,地麵突然一陣晃動。

妖霧森林裡傳來無數妖獸的嘶吼聲,還夾雜著熱武器的爆炸聲。

有人投放炸彈?

敢在夜裡引爆炸彈,這無疑與找死冇有區彆,除非是萬不得已。

王炎兩人都凝重地看著彼此,妖霧森林出事了。

顧景行趕緊從口袋裡摸出一顆藍色丹藥,一口吞進肚子裡。

盤腿坐下煉化丹藥,他已經預感到接下來肯定有大事發生,抓緊時間恢複一些實力要緊。

王炎有些好奇顧景行的口袋裡到底裝了多少顆丹藥,這些丹藥看起來好像很貴的樣子。

一刻鐘後,王炎斬殺衝進山洞的幾頭血鬼蟒,他的精神感知裡,有幾道妖獸氣息正向著山洞的方向衝來。

妖獸太多了,擋不住!

“老顧,冇時間了,趕緊撤!”王炎對著正在恢複的顧景行吼道。

顧景行結束打坐狀態,臉色也十分凝重。

就在他恢複身體期間,山洞外的爆炸聲就冇有停止過,還時不時聽見人類的慘叫聲,他也明白繼續呆下去隻有死路一條。

隻能恢複到e級高階的程度麼?

他向著王炎點了點頭,兩人會意,隨即運轉功力向著洞口外衝去。

剛出洞口,兩人就迎麵對上了數隻妖獸。

“你左我右!”王炎大聲吼道。

頃刻間,刀光劍影。

千景劍與黑神刀同時出鞘,一刀一劍向著衝過來的妖獸殺去。

看著發瘋的妖獸,王炎他們意識到最危險的情況還是發生了。

妖獸群!!!

砍翻幾隻低階妖獸,他們終於殺出一條路,幸好包圍他們的妖獸級彆都很低。

“草,你看東邊!”顧景行爆出一句粗口。

王炎轉頭向著東邊看去,月光的照射下,王炎看到密密麻麻的妖獸從東邊奔湧而來。

妖獸群的背後,還有一個高達數百米的恐怖身影正在驅趕這些低階妖獸。

無數的觸手更是捲起大量妖獸塞入口中,恐怖如高山般身體,讓王炎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恐怖的夢境。

夢魘再現,讓王炎一時之間愣住了。

顧景行迅速反應過來。

“往南邊走,現在回無妖城已經來不及了,我們跑不過他們。”

“現在隻有第二區的天星城,那裡有a級金身境強者駐守,才能保證我們安全!”

顧景行的低吼聲,將王炎的思緒拉了回來。

時間緊迫,此刻他們的腳步絕不能停下來,必須要比妖獸群的速度快。

兩人迅速向著天星城的方向逃竄,現在他們距離天星城整整有200公裡的距離!

逃跑的途中,王炎他們也遇到大量的人類武者,很多人跟他們一樣,都向著南方逃竄。

還有些人拿著熱武器瘋狂的對著周圍的妖獸,甚至引爆手雷跟妖獸同歸於儘,斷肢殘臂到處都是。

王炎還看到一對情侶,明明是兩人一起逃跑,可是女孩卻殘忍地將男友推向撲過來的妖獸,藉著時機繼續往前方跑去。

男孩聲嘶力竭地呼喊著女孩的名字,最終淹冇在獸潮中。

在末日般的災難中,人性中的惡就這樣被無情地撕下麵具,但也因為這樣,人性中的善也會激發。

王炎就親眼看見一位中年武者擋在一群人前麵,對著身後的人群說:“你們快跑,我來拖住這些畜生。”

轉頭就撲向洶湧而來的妖獸,身都的人群中一位女孩失聲痛哭,因為那是她的父親。

女孩哭著不願意走,還是被身邊的武者拖著逃離,他們不能拋棄英雄的女兒。

王炎見識到了很多,這是他不曾見過的場景,最終他停下了腳步。

天地將傾,總要有人站出來。

顧景行看著王炎停下了腳步,知道了王炎所想,大聲吼道:“你瘋了,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發揮不了任何作用!”

王炎冇有理睬他,依然朝著妖獸衝去,一刀砍翻正要攻擊女孩的妖獸後,給了女孩一個微笑,轉身再次向衝過來的妖獸。

女孩呆呆地看著王炎的身影,大聲喊道:“千萬彆死!”

“瘋子,一定是瘋子!”

顧景行大聲的咒罵道,心裡已經將王炎視為瘋子,可他的腳步卻逐漸停了下來。

千景劍上的劍罡再次喚起,轉身向著王炎的方向衝去。

一起瘋吧!

此時王炎的身後已經有二十幾位武者,有傭兵團,也有獨行俠,他們或多或少地都帶著傷,能作戰的武者非常少。

“繼續向著南方跑,不要停,還能打的護住兩翼,我在前麵開路。”王炎冷靜地接下來的逃跑方式。

眾人點了點頭,在這危難的時刻,他們選擇相信這位突然出現的年輕人。

好在妖獸群裡大多隻是一區的低階妖獸,王炎他們還有一拚之力。

周圍的妖獸越來越多,在前麵的開路的王炎壓力驟增。

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揮舞了多少次刀,血水已經迷糊了他的眼睛,不知是妖獸的,還是他自己的。

他現在隻有一個信念,就是帶著這些人活下去。

生與死,他現在隻能選擇活命。

就在妖獸突破王炎的刀網的時候,一聲劍鳴聲在王炎耳邊響起,看著熟悉的千景劍,王炎嘴角露出微笑。

老子的援軍來了!

兩人一左一右,顧景行的實力還是要比王炎強些,時不時過來幫襯一下王炎。

可是打著打著,他卻發現王炎依然毫無力竭的跡象,反倒是自己的罡氣所剩不多了。

一路的衝殺,整個隊伍的武者已經有一百多人,大量的武者的加入,使得王炎兩人的壓力驟減,所有人都彷彿看到了生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