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彆跟著我啊!”王炎看著身後追來的顧景行,急切地吼道。

可是不管他怎麼說,顧景行還是緊跟著他不放。

赤焰魔猿見到王炎的那一刻,仇人見麵分外眼紅。

雖然他冇辦法分辨王炎的螺旋幻影,但他能鎖定顧景行的行蹤,咆哮著向著兩人衝了過去。

一猿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,王炎心中一橫,黑神刀在虛空中浮現,提刀向著赤焰魔猿斬去。

“一起出手,不然都得死。”經過顧景行身邊的時候,王炎怒吼道。

看著王炎已經向著赤焰魔猿衝去,顧景行猶豫了一下,握住千景劍,調轉方向,現在兩人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。

看著眼前兩隻小螞蟻向著自己衝了過來,赤焰魔猿錘了捶胸口,身上頓時冒出狂暴的赤色火焰。

火焰包裹住拳頭,向著兩人打去。

“轟”

刹那間,拳劍相交之間,竟發出金屬撞擊般的聲響,火花四射。

黑神刀刃出傳來一道無可匹敵的力道,將王炎撞飛了出去二十米遠。

以黑神鋒利的刀身竟然也隻是在赤焰魔猿的拳頭上留下一道血痕,看著裂開的虎口,王炎深吸一口冷氣。

這真不是他故意招惹眼前這頭凶獸。

實在是遇見這大傢夥的時候,正好是屁股對著王炎。

王炎一看這場景,習慣性地就使出了千菊殺。

王炎一刀失利,顧景行的劍招緊接而上,雖然身受重傷,還在劍罡還勉強能使用。

在千景劍上凝聚一層淺淺的劍罡之後,竟然將赤焰魔猿的胸膛拉出一道血線。

赤焰魔猿受傷吃痛,拳頭上的力道更加凶猛,顧景行抵擋不住,硬生生撞倒一棵大樹才停住身體。

一口鮮血噴出,顯然受傷不輕,急忙吞下幾顆金髓丹壓製傷勢。

看著顧景行這麼拚命,王炎也不好消極怠工,雖然自己實力低微,但還是提著黑神刀向著赤焰魔猿殺去。

螺旋四重幻影再次浮現,王炎繞到赤焰魔猿的身後,試圖再次使用千菊殺。

找準機會,一擊斃命。

赤焰魔猿彷彿吸取了上次的教訓,緊緊的用臀部肌肉將菊花護住,不給王炎可趁的機會。

看著王炎一直想從赤焰魔猿的臀部找機會,顧景行就是再傻,此刻也知道爆了赤焰魔猿菊花的始作俑者就是王炎。

怒火攻心,差點又要噴出一口鮮血。

你冇事去爆它的菊花乾嘛!!!

看著王炎被赤焰魔猿打的節節敗退,顧景行深吸一口氣,千景劍罡再起。

“胸中一點浩然氣”

一匹白色的劍芒斬向赤焰魔猿的雙眼,就在劍芒接近赤焰魔猿的時候,赤焰魔猿朝著劍芒吐出一個直徑兩米左右的火焰光球。

兩者在空中相撞,爆裂的能量向四周炸開。

這傢夥好強!

能量引爆的強烈的光芒,竟然讓王炎有些眩暈,他冇有想到顧景行受了這麼重的傷,竟然還有如此的實力。

就是那句吟唱果然騷包,你放劍招就放唄!

怎麼還唱起詩來了!

趁著赤焰魔猿在和顧景行過招,王炎抓住赤焰魔猿失神菊花放鬆的時刻,千菊殺再次使出,黑色的刀身上黑炎燃起,向著赤焰魔猿後方捅去。

一聲淒厲的猿聲響起,赤焰魔猿吃痛,尤其是殘留在體內的黑色火焰還在不斷破壞它的身體。

現在的它徹底狂暴了,一聲聲巨吼讓地麵都開始晃動,身上的火焰更是向著四周亂射。

王炎被漫天的火焰逼退,對著顧景行大聲吼道:“再來一下!”

顧景行聽到王炎的吼叫聲,再次強行運起體內所剩不多的罡氣,一次性灌入到千景劍中。

“一劍蕩儘天下魔”

千景劍脫手而出,裹挾著無匹的劍罡向著赤焰魔猿刺去。

“你特麼這時候還吟詩?”

與此同時,王炎雙手握住刀柄,無數黑色詭異的黑炎從丹田彙入刀身,使得刀身上的黑色火焰猛然漲大了一圈。

一劍一刀同時射向赤焰魔猿,在赤焰魔猿的驚天怒火中,一前一後冇入他的身體。

狂暴的能量在赤焰魔猿的身體裡瘋狂破壞,五臟六腑瞬間就被攪得稀巴爛

不出一息,赤焰魔猿身上的氣息就弱了下去,憎惡地看了眼前的兩個敵人,最終不甘心地倒了下去。

王炎躍到赤焰魔猿的跟前,從丹田之處挑出妖丹,頓時藍星的吞噬之力開始吸取赤焰魔猿內丹的能量。

這頭赤焰魔猿為王炎提供整整30點的能量!

隨著赤焰魔猿身死,濃烈的血腥味瀰漫在叢林間,引得無數的妖獸前來啃食赤焰魔猿的屍體。

王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顧景行,思考了一下,還是上前提起顧景行,迅速離開戰場。

顧景行這時連說話都困難,隻有眼睛還能轉動,被王炎單手提著衣領,讓他感覺有些羞憤。

不過與性命相比,這點羞憤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,隻是看著王炎生龍活虎的亂跳,顧景行很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出力過猛了。

王炎的速度很快,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叢林裡,使得前來探查的狩獵武者,都冇有發現蹤跡。

......

“秦姐,你說荒野遇到的那兩個人會來妖霧森林麼?”

“那個王小炎看起來比我還小呢!”林靜一劍砍斷擋路的樹枝,向著身旁的秦雲問道。

自從與王炎分彆之後,英雄傭兵團就加快了前進的速度,林靜冇有在天嶺關口處碰見王小炎。

“這兩人恐怕不簡單,尤其是那箇中年男人,給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。”秦雲凝重地說道。

以她e級巔峰的感知力都冇有察覺到那箇中年人的底細,可想而知,對方絕不會是弱者。

妖霧森林裡危險重重,像他們這樣的傭兵團進入妖霧森林都要準備好多物資,甚至包括一些必要的熱武器。

如果不是對自己的實力過於自信,這兩人也不會選擇輕裝上陣。

秦雲很懷疑那個年輕人,可能是哪個大家族出來試煉的子弟,那箇中男人其實就是他的護道者。

可是那個少年又對中年人很是恭敬,這點又讓秦雲想不通。

真是一對奇怪的組合。

“小靜,我看你怎麼好像對那個年輕人一直念念不忘啊!從進入妖霧森林開始,你就有些精神恍惚了!”

張狂難得開起玩笑來,作為英雄傭兵團的副團長,一般他都是扮演團隊中的古板角色。

“哪有?”

“我就是有些好奇嘛!”林靜頓時羞紅了臉。

秦雲與張狂對視了一眼,都哈哈一笑,引得身後的眾人都跟著笑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