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修齊一早醒來,看著一臉疲憊的王炎,好奇道:

“你小子昨晚乾啥了,一副被榨乾的樣子。”

王炎幽怨地看著連修齊,昨晚不是你說有危險的麼?

林靜也走了過來,看見兩雙黑眼圈的王炎,不禁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這小子不會這麼膽小吧,難道昨天晚上一直冇有休息?

“團長讓我給你們兩個送些食物,今早之後,我們就要分開走了。”林靜遞給王炎兩包罐頭和兩個瓶裝的水。

英雄傭兵團的人開始陸續收拾營地,有的準備早飯,基本上也都是一些罐頭食品。

這些罐製食品,雖說談不上還吃,但是勝在方便,保質時間也很長,深受這些傭兵組織的喜愛。

將就吃完手裡的罐頭,王炎的疲憊感也消散也緩解了一點,看著對麵的營地已經收拾完畢,看樣子是正準備出發。

原本王炎還想著跟著他們一起走,奈何對方已經明確表明不會和陌生人一起。

當傭兵團經過連修齊身邊的時候,秦雲對著連修齊微微點了頭,隨後整個兵團選擇一個方向出發。

“老齊,他們為啥不願意帶我們啊!”王炎有些不甘心,這是他第一次進入荒野,在這人跡罕見的荒野中,難得看到人類。

“這就是荒野的規矩,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敵人會在你的身後捅刀子,能相信的隻有自己。”連修齊看著遠去的傭兵團,沉默著說道。

“老齊,大人的世界裡,真的這麼可怕麼?”王炎有些沮喪。

連修齊冇有回話。

眼看英雄傭兵團就要消失在視野裡,他們兩人也準備離開的時候,林靜突然折返了回來,向著王炎的方向扔了一個包裹,大聲說道:

“王小炎,這裡有些食物,有緣無妖城再見!”

說完,少女急忙掉頭追趕走遠的隊伍。

王炎接過林靜扔過來的包裹,心裡的鬱悶一掃而空,甚至有些感動。

拿起包裹放在肩膀上,朝著林靜離去的方向說了聲‘謝謝’。

連修齊看著折返的小丫頭,心裡也有些觸動。

孩子又有什麼錯呢?

少年人的心思就這麼簡單,就拿王炎來說,他冇有彆的壞心思,他隻是想著和大部隊一起出發,能有人說說話也好。

林靜也是這樣,她隻是想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。

錯的隻能是由大人組成的世界!

以及那些可惡的魔鬼。

......

妖霧森林劃分爲五區,不像是在大夏境內,妖霧森林不僅有強大的妖獸,還有無窮的核輻射。

越往深處去,輻射的能量越高,遇見的妖獸也就越強橫。

一區有著無妖城鎮壓,被軍部強者大規模剿滅之後,這裡高階妖獸出現概率比較小,這也是大多數人的選擇。

妖霧森林最可怕的並不是個體強橫的妖獸,一旦遇見不可敵的妖獸,人群分散跑總歸有人能逃命。

但是如果你遇到的是妖獸群,那麼恭喜你,幾乎必死無疑。

妖霧森林第二區。

一名青年正被十幾隻妖變期黑魔虎圍在中央,為首的是一隻半人狀態的黑魔虎。

隻見他的身體十分魁梧,除了頭部還是一個虎頭,其他的身體部位已然已經轉換成人形狀態。

妖變期巔峰妖獸!

對應武者的外罡境巔峰!

“顧景行,殺了我們這麼多同族,今天也該拿你的血償還了。”虎封看著眼前的人類,彷彿已經宣判了他的死刑。

被圍困的青年,赫然就是在大夏掀起風浪的星辰大一新生——顧景行,看著周身的十幾隻天虎族妖獸,他平靜的臉上冇有出現一絲慌張,反而輕笑道:

“虎封,是誰給你的勇氣來圍剿我?”

虎封立馬就被激怒了,朝著顧景行的方向發出一聲巨吼,十幾隻黑魔虎同時化身成五六米高的巨虎,向著顧景行衝殺而去。

“畜生就是畜生,即使有了智慧,也改變不了獸性。”

與此同時,顧景行伸出右手抓向虛空,一柄七尺長的青色長劍突兀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。

“白虹貫日蕩魔氛,”

隨著顧景行一聲輕吟,千景劍上盪出一團耀眼的白光,單手持劍改為雙手握劍,高舉劈下,連綿不絕的劍罡噴湧而出,朝著周圍的虎妖激射。

整個方圓50米內,都被鋒利的劍罡所籠罩,竟將這些黑魔虎逼退十幾米遠。

渾厚的劍罡緊接著將顧景行托起,懸浮在半空中,真如同天上劍仙,降臨凡塵一樣。

以劍禦空!!!

虎封看著群虎被劍罡逼退,怒吼一聲,握緊手中的長戟,彎腿蓄力,腳下的泥土頓時被炸飛,以極快的速度向顧景行彈射殺出。

懸浮在空中的顧景行,神色平靜地看著襲殺而來的虎封,長劍揮舞,向著虎封此刺去。

刹那間,一人一虎在空中交手數個回合,虎封冇了上升之勢,隻能落地,隨後又再次躍起,揮舞手中的長戟,爆發出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刺向天空。

“真王絕學·天虎霸戟”

虎封使出的赫然是妖族中的王級功法,作為黑虎族排名前十的天才,虎封擁有修煉妖王級功法的資格。

看著來勢洶湧的虎封,顧景行緩緩將千景劍橫放在胸前,輕吟道:

“明月當空照古今。”

頓時,千景劍發出一聲劍鳴,劍身更是晃動不止,裹挾著數不清的白色劍氣,宛如一道明亮的月牙,迎向激射而來的虎封。

劍戟交擊,在半空中發出劇烈的轟鳴聲,紅白光炸裂,強大的衝擊波向四周席捲,有幾名靠近的虎妖躲閃不及,竟硬生生地被狂暴的能量撕成碎片。

虎封更是如炮彈般倒射而回,手中的長戟更是被震飛了出去,雙掌的虎口之處,已經血肉模糊。

鋒利的劍氣在體內到處亂竄,以自己妖獸體質,竟然在硬碰硬中被對方所傷。

看著眼前懸浮空中手持長劍的青年,虎封有些驚疑不定,他來之前還不相信族中長輩的話,區區一個人類天才,能強大到哪裡去?

他還是不敢冒險,隻要自己突破化形期,再來尋仇不遲。

長嘯一聲,群虎接到他的命令,向著叢林快速退去。

可是顧景行哪能放他們就這樣離去,手中長劍再起,劍罡形成的洪流再次向虎群殺去。

洶湧的劍氣瞬間又絞殺了三隻妖變期的黑魔虎,餘下的天魔虎四處散逃,最終隱入妖霧森林消失不見。

虎封最後看了一眼顧景行,看著場上留下的五具天虎屍體,仰天發出一聲巨吼,不甘的消失在妖霧森林中。

看著虎封離去,顧景行冇有選擇再追擊。

他的臉色此刻變得極其蒼白,在落地的過程中,身影更是晃動不止。

“畜生就是畜生,雖說有了智慧,卻也更怕死了!”

穩住身體後,擦除嘴角溢位的鮮血,他的體內非常糟糕,但還是強行運起身法,快速地消失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