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張狂的警戒中,少年人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你們好!路過。”

在這漆黑的荒野裡趕路,突然看到人類的營地,王炎還是有些激動的。

王炎與連修齊兩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,由遠及近,容貌逐漸在火光中變得清晰。

張狂看著一身輕裝的兩人,瞳孔一縮。

能黑夜荒野中趕路的人,傻子也知道不簡單,尤其這兩人看上去根本不像是露宿荒野。

“大叔,借個地方烤火,晚上的風有點大。”王炎期望地看著張狂。

說到這件事,還得怪連修齊,說好帶王炎去試煉,結果路上啥東西都冇有準備。

其實這件事也很好解決,隻要連修齊開啟虛空戒回去拿些裝備就好。

可能是第一次收徒弟,連修齊也不想丟了老師麵子,隻對著王炎打著哈哈。

美其名曰,這也是試煉的一部分,如果什麼都靠他,也就失去了試煉的意義。

對於他的說辭,王炎是萬萬不信的。

張狂有些孤疑地看著突然出現的兩人,在他想拒絕的時候,身後傳來秦雲的聲音。

“張團長,讓他們進來吧!勻出一個篝火堆給他們,大家同在荒野不容易。”

既然秦雲都答應了,張狂也不再阻攔,讓王炎兩人走進營地。

剛進營地,王炎就注意到了插在一旁的旗子。

能將英雄二字作為名字的傭兵團,想必不會太差吧!

秦雲也走過還打聲招呼,“四海之內皆兄弟,出門在外都是朋友,二位可以放心呆在這裡。”

連修齊看著這英姿颯爽的女人,點了點頭,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遝現金,說道:“出門走得急,冇有準備食物,這裡有十萬現金,還望團長能賣一點兔肉給我們。”

一旁的王炎嘴角不由得抽搐起來,老齊用我的錢還真是一點不心疼。

秦雲對張狂點了點頭,後者上前拿走現金,這也是荒野上的規矩,需要什麼東西,你都要付出代價。

“林靜,你去拿些烤好的兔肉給他們。”秦雲說完,那名少女就轉身回去取肉,秦雲也回到了自己的帳篷。

不一會兒,那名叫林靜的少女就把兔肉送到了王炎的麵前:“呐,給你們的兔肉,都是我烤的。”

林靜離開冇走幾步,又退了回來,好奇道:

“我想問一句,剛纔是那位大叔花的錢,怎麼看你一臉心疼?”

王炎接過差不多有四斤重的兔肉,尷尬道:“十萬塊吃這點兔肉,有點不值。”

聽到王炎的解釋,林靜有些驚奇地看著少年,這小子應該是第一次出遠門吧!

難道是大家族的子弟出來曆練的?

荒野上的規矩都不知道,現在他們還隻是在大夏境內,這要是到了妖霧森林,你就是給50萬,他們都不一定會賣。

“我叫林靜,你們這是要去哪?”林靜小聲地問起王炎。

“叫我王小炎就好,我們要去妖霧森林。”

“彆丟人了,趕緊把兔腿拿來。”

連修齊將兩塊木頭丟入篝火中,火勢瞬間就變大了起來,火光搖曳,周圍的光線也更加的明亮。

王炎趕緊將手中的兔腿遞給了連修齊,自己留下兔頭。

林靜好奇地看著王炎二人,這兩人應該不是父子,更像是師徒。

“林靜,秦團長叫你呢!”

聽到隊友呼喊,黃靜轉身回頭看了一眼王炎,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營地。

在這寂靜的荒野,能遇見陌生的客人,總會讓人覺得新奇,尤其是像王炎這樣的年輕人。

看著對方的帳篷,王炎羨慕不已。

今晚他和老齊隻能靠著火堆將就一宿了,武者對於睡覺並不是特彆需求,像王炎現在即使這一夜不睡,也不會對第二天造成影響。

等到了高階武者,即使一個月不眠不休都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。

“老齊,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無妖城?”

王炎吃著手中的兔頭,還真彆說,林靜烤的兔肉真不錯,外焦裡嫩,冇吃幾口,手中的兔肉就被消滅殆儘。

對於未知的無妖城,王炎充滿著好奇,尤其這座主城還承載著人類與妖族對抗六百年的曆史。

“不出意外的話,明天上午就能趕到。”連修齊挪了一下屁股,換了一個舒服的坐姿。

不出意外?

老齊的意思是,今晚可能會出現意外!

老齊可是個高手中的高手,感知力不知比自己強大多少。

王炎立即警惕的望向四周,以他現在的感知力,並冇有發現異常。

看著連修齊已經坐在那裡閉目養神,王炎也開始檢視腦海裡的精神種子。

自從雷電異能沉寂之後,原本腦海裡的藍色雷雲團就消失不見,隻剩下一顆種子形狀的東西,老齊說是精神種子,也叫異能本源。

幸好王炎的精神種子還在,要是碎裂或者消失了,就意味著王炎將徹底失去雷電異能。

失去異能不算最糟糕的情況,要是種子被抹去,王炎很有可能就會變成活死人。

王炎也問過連修齊,如何能恢複精神種子的力量,連修齊說解決的辦法,隻能靠他自己。

種子的甦醒,需要一次心靈上的昇華。

王炎路上一直在琢磨著如何來一次心靈上的昇華,一路下來也冇有收穫。

無妖城是第二軍部的鎮守的城池,李容景的父親就是第二軍部的部長李修遠。王炎還是想見到李容景,他們兩次見麵都比較匆忙,都冇有正常過一次。

或許見到李容景,自己心靈上昇華了也不定,麵對連修齊,他是萬萬不會昇華的。

夜已漸漸入深,隔壁的營地的喧鬨聲也變成三兩人的竊竊私語,最終消失不見,隻有營地的篝火散發出搖曳的光芒,讓這寂靜的黑夜顯得並不那麼平靜。

連修齊從開始的閉目養神之後,就一直冇有動過,王炎倒是冇有休息,時不時地往篝火裡添些木頭,晚上的荒野,溫度還是有些低。

英雄傭兵團的張狂也值守在營地前,荒野還是很危險,這裡脫離了大夏的掌控,殺人搶劫都是常有的事。

不過一般也冇有人會打傭兵團的注意,出於對團隊的負責,張狂還是覺得謹慎點為好,尤其今天還來了兩個陌生的人。

王炎呆在原地覺得有些無聊,走到張狂麵前說道:“叔,你也覺得今晚有危險?老齊也說今晚我們恐怕會有麻煩!”

張狂冇有搭理這小子,麻煩不就是你們兩人麼?

冇有你們兩個人的突然出現,老子現在已經在帳篷裡呼呼大睡了。

看著張狂冇有搭理自己,王炎也冇有放棄,繼續對著張狂說道:“叔,你們也是去妖霧森林麼?我還是第一次去,咱們可以搭個伴。”

張狂瞪了一眼王炎,心想誰跟你們兩個一起。

明天一早,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。

“叔,你們英雄傭兵團的‘英雄’二字,是有啥特彆的含義麼?”王炎依舊滔滔不絕。

張狂實在是冇有見過像王炎這樣無聊的人,無奈地站起身,換了一個地方後,重新閉目養神。

看著張狂如此嫌棄自己,王炎也冇有繼續在打擾他,返回自己的篝火旁,等待著連修齊所說的危險。

直到漆黑的天邊,逐漸映出一抹金黃色的光。

老齊說的意外還冇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