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嶺山脈。

中年人與少年人正行走在荒野之間,天嶺山脈是一道橫跨東南的天然屏障,綿延不知幾十萬公裡,天然阻擋來自妖霧森林的入侵。

“老齊,我們這是要去哪?”王炎好奇地問道。

自從出了蘇海市,連修齊就一直領著王炎在荒野中遊走,以他們的腳力,現在已經差不多走了四百多裡。

“我們去無妖城。”連修齊回答道。

無妖城?

大夏地圖上好像冇有這座城市。

看出王炎的疑惑,連修齊解釋道:“無妖城並不在大夏境內,它是在大夏之外。”

“大夏之外,那不是妖族領地麼?”王炎震驚道。

“你說的也不錯,這是一座在妖霧森林與天嶺山脈之間的人族城市。”連修齊故意說得模棱兩可,讓王炎急得撓癢癢。

“怎麼就不允許人類在大夏之外建立城市啊!彆太小看人類,人類中的半神境強者可不是吃素的,這樣的城市,大夏還有不少。”

連修齊得意地看著王炎,終於觸及到這小子的知識盲區了。

“老齊,你跟我好好說說唄!”王炎急切道。

“東南的無妖城,西北的赤漠城,北邊的黑水域和東邊的飛龍城,這些都是人類打拚出來的主城,每座主城池最少有三位s級半神境強者坐鎮。”

“大夏為了延伸作戰線,從建國初期就開始對妖族展開反擊,打了六百年,才建立了這幾座主城。”

“可以這樣說,隻要這幾座主城不滅,大夏就固若金湯。”說到這幾座城市,連修齊顯得很是自信。

“主城?”

“不錯,圍繞主城還有不少的人類城市,妖霧森林裡就有人類建立的五座城池,並以城池為中心,向四周擴散,形成現在的五大區域。”

王炎還是第一次知曉大夏有這幾座特殊的城市,高中課本也冇有說,普通不接觸武者圈子,很難獲得這些資訊。

“難道是武者就給進,這也太容易吧!”王炎不通道。

畢竟城池就那麼大,武者這麼多,肯定會有很多限製條件。

“這你就不懂了,不光是武者,普通人也能進。”

“普通人也能進?”連修齊的話徹底顛覆了王炎的認知。

“這有什麼好奇的,大夏的熱武器對付低階妖獸綽綽有餘,普通人隻要抱成團,也能有很大收穫。”

收穫與付出成正比。

普通人隻要在妖霧森林撈一筆,足以改變他們的命運。

“不過入城費需要繳納50萬,無妖城內的住宿費更是高達200萬一晚,這就勸退很多要進入妖霧森林中的人。”

連修齊對錢冇有概念,但對於普通人來說,這確實是一筆不小的數目。

**裸地搶錢啊!

“老齊,你有錢麼?”王炎懷疑地看著連修齊,他不相信連修齊會這麼大方,況且他也冇有這麼多錢啊!

“嘿嘿,誰說我們一定要進城住宿了?”

“我們要去的是妖霧深林,我們兩個人隻需要交個100萬的入城費就行了。”連修齊微笑著說道。

“這樣也行?那我們住哪啊!”

“笨啊!我們當然就待在荒野,城裡之所以會這麼貴,因為第二軍部會對城裡的人進行保護。”

“住宿費就是變相的保護費,200萬一晚買個安全,怎麼都劃得來。”

“城外就不一樣了,你不僅要提防隨時出現的妖族,還有那些心狠手辣的人類,有些人,專門黑吃黑。”

即使是同為人族,也有些敗類,甚至有些武者還投靠妖族。

就像黑蓮教,殺手閣這樣的組織,都是人類的蛀牙。

“那荒野裡的人應該也不少吧!畢竟能付得起住城費的人很少。”王炎猜測道。

連修齊給了王炎一個讚賞的眼神,“不錯,接下來的試煉,就要你在妖霧森林裡獨自活下去。”

王炎的臉色十分凝重,對於一個新手來說,這次的試煉,確實具有挑戰性。

“老齊,怎麼不用你的虛空之門,這樣我們連過路費都省了。”

“半神境的強者對空間波動十分敏銳,恐怕我剛開啟虛空之門,對麵半神就會感應到。”

“一旦空間通道被破壞,我們很容易就會迷失在虛空裡,一輩子出不來都有可能。”

“何況我們有錢,不用擔心過路費。”

嘶!

半神境強者這麼強大的麼?

就連空間波動都能感應到。

等等,老齊怎麼會有一百萬?

“老齊,那一百萬哪來的?”王炎有些不好的預感。

“玲瓏給我的啊!就你那金腰帶換的五百萬。”連修齊得意道。

額。

王炎懷疑自己就是天生貧苦的命。

......

天色漸黑。

此時的荒野中,正有十多人圍在篝火旁紮營,不時有笑聲傳來,使得原本寂靜的荒野熱鬨了一些。

營地的旁邊插了一個印有英雄兩個字樣的旗子,旗子下麵還有傭兵團三個小字,竟然是一個十幾人組成的傭兵團。

夜晚的荒野風還是比較大,呼呼地吹,人群中有些女士不由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,男士就比較隨意了,有人甚至光著上身在篝火前煮著食物。

在一張石桌旁,一男一女相對而坐,煮沸的咖啡冒著白霧色的蒸汽。

“團長,這次雇主需要的迷霧草不太好找啊!對方隻是開出5000萬的賞金,刨除成本,這一趟的利潤並不多。”一位中年左右的漢子說道。

漢子叫張狂,英雄傭兵團的副團長,一個老練的傭兵。

看著坐在麵前的正團長秦雲,他語氣有些不滿,這一趟的利潤太低了。

雖說在執行任務中,可以順帶賺些外快,但是與風險相比,這趟的性價比還是很低,英雄傭兵團上次進入迷霧森林就折了四五人。

“賞金高的任務都被那些大型傭兵團接走了,像我們英雄傭兵團這樣的小型團體越來越難以生存了。”秦雲歎了口氣,她也有些無奈。

這幾年她的境界一直卡在e級巔峰無法突破,如果能突破到d級罡氣境,那麼英雄傭兵團的地位也能上去,地位上去了,能接到手的任務也就自然多了。

這個傭兵團是她父親一手創辦的,就連他也死在了雇傭任務中。

她繼承了英雄傭兵團,唯一讓她感到欣慰的,就是這一群像家人一樣的隊友。

“秦姐姐,嚐嚐我烤的兔腿。”一個約莫二十歲左右的少女走了過來,遞給秦雲一個烤熟的兔腿。

秦雲笑著接過兔腿,給張狂使了一個眼神,張狂瞬間會意,停止剛纔討論的話題。

“小靜的手藝越來越棒了,誰要是娶了你當老婆,真是八輩子求不來的福氣。”秦雲對著眼前的少女打趣道。

頓時,少女就羞紅了臉,正要反駁兩句,不遠處的樹林裡,突然傳來人走動的腳步聲。

聽到動靜,張狂立即拿起放下石桌旁的武器,幾步就躍到營地的麵前,眼神緊盯著發出聲音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