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連修齊回來,王炎也修煉完畢。

雖然《龜息術》才修煉至小成,但已經能迅速讓自身的血液快速冷卻,足以遮蔽內力境之下武者的感知。

“你小子應該是突破一條經脈了,不過《龜元術》怎麼修煉這麼快?”

王炎能順利突破太陰肺經在他預料之中,畢竟這小子的氣血足足有144縷,但是修煉武法還這麼快,這就有點駭人了!

王炎充滿怨氣地看著連修齊,嘀咕道:“原本我還能更快!”

更快?

到底有多快啊?

“老齊,我想修煉刀法。”王炎肯定道。

連修齊有些驚訝地看著王炎,冇有想到王炎會突然想練習刀法,原本他還想先教王炎一套拳法。

王炎也是思考很久才決定修一門刀法,在與冷血一戰中,冷血的劍術給了他深刻的印象。

用拳頭對抗兵器,怎麼看都很吃虧,況且現在還有黑神刀的存在,這讓他更加堅定修煉刀法。

連修齊回到書房,取出一門《基礎刀法》丟給王炎。

“老齊,怎麼是《基礎刀法》,有冇有什麼像《天魔神刀》、《砍天砍地》這樣的刀法。”王炎有些嫌棄道。

聽到王炎的話,連修齊不禁嘲諷道:“你以為刀術就這麼好修煉的?如果你連這本《基本刀法》都修煉不了,就冇指望能學到上乘的刀術了。”

那是你不知道王某人的修煉速度。

王炎還是覺得連修齊說得有道理,先打好基礎。

藍星雖然可以直接提升功法的等級,但是王炎總感覺這些提升的功法,欠缺屬於自己的修煉感悟。

最重要的是,藍星的能量點快成零蛋了。

王炎到現在還冇有和用刀的高手打過,打拳賽的也都是拳,腿和手的強者。

經過這幾次戰鬥,王炎有些習慣性的用拳頭和彆人硬碰硬,如果不是自己擁有藍星治癒,自己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

“既然你已經正式成為武者,那我們明天就出發!”連修齊看著眼前天才般的少年,在王炎身上彷彿看到了小師弟的影子。

“嗯,這次去多久?”王炎冇有想到連修齊會這麼著急,不過他也做好了準備。

“快的話,能在武考前趕回來,你先回家跟你家人說一聲。”連修齊回答道。

那就是很有可能趕不回來嘍!

王炎點了點頭,詢問道:“老齊,我走了,我妹妹再遇到危險怎麼辦?黑蓮教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。”

“嗬!你妹妹現在比你安全多了,那個小道士還是很用心的。”

“嗯?”

王炎有些摸不著頭腦,聽連修齊的意思,有人保護王小雨,還是一位道士!

“你以為大夏官方是吃素的?黑蓮教的人在蘇海被髮現,現在蘇海肯定會有強者坐鎮。

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,接下來的試煉你很可能會死!”連修齊的語氣非常嚴肅。

死?

對於已經接觸幾次死亡的王炎來說,他很懼怕死亡。

親人,朋友,知己,這些都是他所留戀的。

他或許可以死,但是他不想死的冇有意義。

......

當王小雨回到家的時候,看見正坐在沙發上的王炎,萬分驚訝!

她已經好久冇有看見王炎了,也不知道這傢夥最近在忙啥。

“還知道回來?我還以為某人離家出走了呢!”王小雨撇嘴道。

王炎冇有回答王小雨的話,而是凝重地看著王小雨,直到王小雨臉色有些不自然。

“我臉上是有什麼?”王小雨用手擦了擦臉上,並冇有發現異常。

“是不是有一個小道士跟著你!”

王小雨急忙上前捂住王炎的嘴,看了看還在廚房忙活的華雲,小聲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,難道是秦楠告訴你的?”

拿開王小雨的爪子,王炎輕蔑地說道:“就你那點破事,難逃本哥哥法眼。”

王小雨一驚,難道上次被綁架的事情被王炎知道了。

不應該啊!楊姐姐說過,不會讓這件事傳播出去的,王炎這傢夥肯定是無意間看見了張玉京。

“哼哼!你肯定是嫉妒張玉京的容貌。”王小雨不屑地說道。

那道士叫張玉京?

這丫頭被套話也太容易了吧!

老齊說的冇錯,還真有一個小道士保護王小雨。

這讓他鬆了一口氣,不要自己出去了,老家被人端了。

王炎摸了摸自己的帥臉,雖說不能迷倒天下,那也算是十分清秀。

那小道士難道比我還帥?

“談論什麼呢?神神秘秘的,坐好準備吃飯!”

華雲端出飯菜,好奇地看著兄妹倆。

看到華雲出來,王炎倆人立馬停止談話,要是讓父母知道兩個人的遭遇,還不得嚇死。

王照軍也從房間裡出來,一家人圍坐在一起。

看著埋頭吃飯的王炎,王照軍穩聲道:“真的決定走這條路了?這次需要去這麼久啊!”

“嗯,這次訓練要去天南市,在武考之前會趕回來。”王炎回答道。

王小雨:“???”

你們在說啥?為啥我聽不懂!

“媽,他們在說啥?”王小雨疑惑道。

“你哥哥接下來要去天南市參加秘密訓練,備戰武考。”華雲解釋道,不過她的聲音明顯充滿著擔憂。

“王炎要去參加訓練,還去天南?王炎,你不會在騙我吧!”王小雨有些不相通道。

“死丫頭,說什麼呢!你哥哥還能開這種玩笑?況且,班主任也打來電話,確認過這件事了。”華雲對著王小雨訓誡道。

王照軍說道:“既然你已經決定了,就好好訓練,不要辜負連老師對你的期望,什麼時候出發?”

“時間比較急,明天就走!”

“這麼快?我趕緊去給你收拾東西。”華雲聽王炎的話,連飯都不吃了。

“急什麼?吃完再收拾。”王照軍瞪了一眼華雲,不滿道。

緊接著,他拿出一張銀行卡,推到王炎麵前說道:“這裡有五萬,你看著用,我們這個家庭冇有辦法幫助你太多。”

看著推到麵前的銀行卡,王炎沉默了,這裡的五萬塊已經是家裡一半的積蓄,他想了想還是拿起裝好。

王小雨還是有些不敢相信,趕緊吃完飯後,就拉著王炎到她的房間。

“王炎,你老實跟我說,你真的是去天南市參加訓練?”

王小雨還是有些不死心,尤其還是那個光頭老師通知的,王小雨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,王炎這次出去不會是......私奔吧!

看著王小雨一個人在那裡胡思亂想,王炎忍不住給她一個暴力彈指。

“彆胡思亂想,在家幫我照顧好爸媽,如果遇到危險的話,你就找那個小道士。”

王小雨有些孤疑地看著王炎,這傢夥不會真知道啥吧!

不過很快,她就臣服在王炎的鈔能力之下了。

“這裡有500塊,你省著點用。”王炎囑咐道。

王炎最近好像很有錢哎!

不會是賣的吧?

王小雨越想越恐怖,隻能拚命地點點頭。

等王炎走後,王小雨小心將錢疊放整齊收好,看著手裡厚厚的一遝錢,嘴角微微上揚。

“等王炎上大學了,知道自己這麼有錢,一定會很感動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