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齊,我要是現在突破武者了,那武考咋辦?”王炎震驚地看著連修齊。

剛一見麵,連修齊就扔給他一本打通經脈的《塑脈訣》,另一本則是收斂氣息的《龜元術》。

大夏武部有明確規定,隻要考生在武考前修煉任何武法,一律不予錄取。

“讓你修煉就修煉,哪來這麼多廢話,人體的十二條經脈不是那麼好突破的。

你的雷電異能現在沉寂,如果再不晉級到武者,我擔心接下來的試煉,你小子會死!”

連修齊看了一眼王炎,一副你不學就等死的表情。

“打通身體經脈需要消耗氣血,氣血一旦消耗,就必須得到完全補充之後,才能衝刺下一條經脈。

這一點你可要記住了,如果自身氣血不足時,還強行運轉氣血突破,反而會讓經脈受損。

如果氣血消耗得不到補充的話,自身實力也會跟著下降。”連修齊給王炎講述打通經脈會出現的情況,尤其是關鍵的幾點,他著重強調了一下。

實力不升反降?

其實也不難理解,氣血境武者的實力,主要取決於自身氣血的濃厚程度,你把氣血都消耗了,實力下降就不足為奇。

“那怎樣才能快速補充氣血。”王炎追問道。

“當然是吃氣血丹啊!一枚氣血丹的市場價在50萬元左右,我這點工資還不夠買一枚,這個你隻能自己想辦法。”

連修齊難得老臉一紅,錢到用時方恨少,以前自己突破的時候,老師給的氣血丹,自己都是拿來當糖豆子吃的。

“所以......你還把我打拳賽的獎金給捐了?”王炎的臉色有些難看。

“哈哈,冇注意,有什麼問題你電話聯絡我哈!我去找個老朋友聊天。”話音剛落,連修齊就打開虛空之門快速溜走了。

王炎:“!!!”

《塑脈訣》的修煉,說難很難,說不難的都是天才。

人體十二道經脈,能打通前十道經脈,就算是天才人物,能全部打通的都是各大勢力的頂尖天才。

隻有打通人體一條經脈,纔會被正式稱為氣血境武者,為了具體劃分氣血境,又通常叫做一脈武者。

一般情況下,如果你不懂得人體脈絡的構造,即使是給你功法,你也會因為氣血練岔而導致經脈斷裂,嚴重的情況下,還會因為主脈斷裂而死。

考慮這一方麵的因數,大夏教育部規定在高中的時候,課本裡就會教人體脈絡的知識,即使武學天賦高的天才,他的文化水平也必須達到相應的程度。

按道理,氣血的數量越多,衝擊經脈就會越輕鬆,以王炎144縷的氣血,打通經脈應該相對容易一些。

可是當王炎用氣血衝擊第一條經絡太陰肺經的時候,卻發現自己的氣血消耗非常快。

氣血從腹部開始貫通,經過手背虎口部直至食指側端,當太陰肺經貫通之後,王炎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舒暢了很多,血液在體內的運動也加快了不少。

隨著太陰肺經被打通,王炎也正式成為一脈武者,但是體內的氣血已經減少到36縷。

打通一條太陰肺經,竟然消耗了王炎108縷氣血!

難道是我的經脈搞特殊?

突破太陰肺經之後,王炎明顯感覺到自身氣血的衰弱。

該去哪裡弄錢呢?

玉玲瓏那裡有自己500萬,可是也隻能買10顆氣血丹,能多突破一條經脈就不錯了,打通十二條經脈最少還缺5000萬。

王炎突然靈機一動,氣血消耗也算是身體受損,如果使用藍星能量點,按道理也可以補充消耗的氣血。

隨即心底呼喚藍星,發現果如他猜測的那樣,體內的氣血迅速得到補充,不一會兒就恢複到了144縷,其中有12縷氣血更是已經盤踞在太陰肺經中。

藍星的能量點消耗了整整10點,這跟治療傷勢比,也少不了多少。

藍星的能量用一點少一點,在冇有找到能大量收集藍星能點的方式前,王炎還是放棄了使用能量點來打通經脈。

把《塑脈訣》放到一邊,王炎拿起了《龜元術》。

這是一本收斂自身氣息的武法,通過壓製自身心跳,使得心臟在一段時間內陷入停滯狀態。

同時將氣血轉換成一種名叫龜元氣的特殊能量,使得身體的體溫迅速下降,從而遮蔽精神類感知探查。

《龜元術》到了大成階段,甚至能將自身氣息與外界自然相融合,能夠躲避不超過自身兩個大階段的精神探查。

好厲害的武法!

這還隻是大成階段,要是到了圓滿級,是不是意味著自己能在c級高手眼皮底下瞎晃盪?

如果當時麵對殺手閣的時候,自己要是學會《龜元術》的話,也不會這麼狼狽。

武者氣血非常強盛,走到哪裡都如同一個散發著能量的熱源,越是強大的武者,越是如此。

王炎按照《龜息術》的修煉要求,開始將自身氣血轉換成龜元氣。

出乎他的意料,轉換的過程很是緩慢,三個時辰過去了,王炎纔將一縷氣血轉換成龜元氣。

額!

果然離開藍星後,自己啥也不是。

成功將一縷龜元氣轉換成功後,藍星麵板的技能一欄成功出現了《龜息術》的字樣,王炎想了想,還是決定通過能量點來提升這門功法。

一咬牙,能量點迅速朝著《龜息術》湧去,能量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下降。

《龜息術》從入門到小成竟然消耗了藍星30點的能量,嚇得王炎趕緊停止能量灌輸。

這就是武法與體術之間的差距麼!!!

想當初自己修煉體術功法,從入門到圓滿都冇有需要這麼多能量。

武者的消耗當真恐怖如斯!

散財老齊!

混球黑神!

一個散我錢財,一個耗我能量。

想到這裡,王炎又開始想念道爺了。

隻有道爺纔是能乾大事的人。

遠在上京的王道也突然打了個噴嚏,他這次直接跑出了秦海省,這麼遠的距離,他不信自己還能碰見摸丹怪。

最近妖神爐比較奇怪,一直晃動不停,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,不過倒還是能正常的析出妖丹,這讓他懸著的心放了下來。

尤其這次從古力那裡賺了兩百萬,這次去上京要是再湊一點,應該就能湊滿突破所需的氣血丹,突破氣血境。

他其實對於自身境界不是很在意,他隻對錢感興趣。

隻有自身實力晉級,妖神爐中的丹藥品階纔會跟著提高,到時候析出的妖丹才能賣出更高的價錢。

他揉了揉鼻子,隨後笑眯眯地走進萬寶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