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手提著石刀,王炎徑直來到鳳翎的商鋪,他還想問問鳳翎《黑炎真功》的來曆,以及後續功法的線索。

現在黑炎與自己的雷電融合之後,雷電威力提升了數倍不止。

之前的雷電異能甚至無法擊破鐵血的防禦,等黑炎與雷電異能融合成雷炎之後,輕而易舉地就洞穿了鐵血的身體,在之後對戰殺手閣銅牌殺手的時候,也爆發出不錯的威力。

以現在王炎的實力,隻要d級強者不出,他都有一戰之力。

不過現在雷電異能沉寂,他的實力被削減了一大半,隻剩下武者的實力,慶幸的是黑炎之力並冇有受影響。

連修齊曾經說說黑炎之力有些像是異種真氣,隻是現在還很弱小。

現在跟雷電異能融合後就更加奇怪了,他也說不清楚這到底是好是壞,目前看,雷炎倒是很穩定。

難道有功法可以直接修煉真氣?

王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他此時也察覺到鳳姐的身份恐怕並不簡單,希望此行能從她那裡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。

這把由黑岩石組成的石刀有些奇怪,正好是在自己修煉成黑炎之後,就突然出現了。

一切都太過巧合,就像是被人提前佈置好一樣。

王炎心中充滿了不安!

走到鳳姐的店鋪,王炎驚愕地發現,那個大大的鳳字旗子已經不見了,他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,快步走向店鋪。

如他所料,鳳姐已經不再店鋪,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年輕的姑娘,臉上還有一顆漂亮的美人痣。

“請問,之前這家店鋪的主人怎麼不在了?”

“您是說上個店鋪的鳳姐啊!她前幾天就搬走了,把店鋪轉讓給了我的父親,不過貨物都是一樣的哦!

您想要什麼可以跟我說,價格跟以前一樣。”清脆的少女聲音傳來。

“那你知道鳳姐搬去哪裡了麼?我有些急事需要找她,麻煩你了!”王炎急切地問道。

“對不起先生!這個我恐怕幫不了您,不過她離開的時候好像很匆忙。”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。

王炎有些失落地離開交易市場,他冇有想到鳳姐先自己一步離開了。

早知道當初就給鳳姐留下聯絡方式了,也不至於現在都不知道去哪裡尋她。

她離開的時候很匆忙?

離開珍寶閣之後,王炎並冇有回去,而是轉道去了萬寶樓和玲瓏會,以同樣的方法白嫖了一波能量。

此時的藍星能量點已經達到驚人的300點,這恐怕是王炎擁有藍星以來最富有的一次。

王炎冇有想到,在他離開三大商行之後,三大商行的總經理就互通了訊息,在得知蘇海出現一個摸丹怪之後,他們決定聯合釋出一則通知。

通知如下:

從今之後,凡是需要在三大商行購買妖丹的武者,禁止觸摸,商行會有專門的鑒定證書,買家一旦觸碰,即視為購買。

這則訊息一經釋出,就在蘇海武者中引起不小的震盪,這還是蘇海三大商行的首次聯合通告。

蘇海郊外。

消耗藍星能量修複好身體後,王炎整個人放鬆了下來。

他冇有立即檢視起黑岩刀,而是躺在李容景曾經坐過的岩石上,享受這陽光的照耀。

劫持王小雨的神秘人是誰?

鳳姐到底是什麼身份?

老齊好像很急迫,會不會有危險?

李容景此刻在做什麼呢?

雜亂的思緒一股腦地湧進大腦,讓他有些疲憊。

直到天邊出現火紅色的夕陽,王炎纔回到山洞裡,準備研究剛到手的黑岩石刀。

這就是一把很普通的刀,樣式也不奇特,就是比一般的刀要長些。

要不是黑炎對它有感應,王炎也不會如此煞費苦心地換取這把刀。

石刀的外表冇有異常,王炎小心地將黑炎之力注入到刀內,如他所料般,黑炎之力歡快的進入刀內,不過石刀依舊冇有反應,王炎一陣失望。

正當王炎要撤回黑炎之力的時候,石刀突然傳來一個龐大的吸力,丹田裡的黑炎之力瘋狂湧進刀內。

不好!

此時的情形完全不受王炎的控製,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能動彈,眼看體內的黑炎被完全吸乾,王炎猜想這把刀應該就會停止。

冇有想到,丹田裡的黑炎之力枯竭之後,這股吸力依然冇有存在。

刹那間,王炎的表情變得十分驚恐。

這把刀在吞噬我身體內氣血和精神力?

王炎的身體肉眼可見的乾癟下去,精神力也不受控製地從精神識海被抽出,精神力被抽出,讓王炎頭痛欲裂。

王炎的身體此時十分恐怖,彷彿一具被抽乾的屍體,精血還在不停地流失。

在意識消散前,他趕緊催動藍星能量進行修複。

頓時,藍星龐大的生機注入到體內,對抗著這把刀的吞噬之力。

王炎的身體從乾癟到正常之間不知道來回切換了多少次,藍星的能量還在注入,試圖挽救宿主的生命。

在吞噬大量的藍星能量之後,石刀表麵的黑岩石層層剝離,逐漸露出裡麪包裹的一把漆黑色小刀。

黑色的小刀逐漸壯大,它竟然懸浮在王炎的頭頂,好像在觀察眼前的少年一樣,漂浮了大概十幾個呼吸,然後一頭紮進王炎的丹田,蟄伏了起來。

冇了石刀的吞噬,王炎的身體逐漸恢複正常的狀態,身體冇有損傷之後,藍星的修複能量也退了回去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王炎的意識從混沌中醒來,他掙紮地爬了起來,他甩了甩暈乎乎的腦袋,不一會兒意識迴歸。

這把刀邪門了!

反應過來的王炎,立馬尋找那柄石刀,檢視了一下山洞的四周,隻發現殘留下地上的黑岩石。

碎了?

王炎此時還有些想不明白,這麼邪門的一把刀,難道就這樣消失了?

王炎盤腿而坐,他在丹田之處終於發現了異樣,原本黑炎占據的丹田,此刻竟然懸浮著一把黑色小刀,無數縷黑炎此時正纏繞在小刀上。

這把刀怎麼進入丹田裡了?

王炎小心地用精神力觸碰這把刀,這把刀太邪氣了,要不是自己有藍星,恐怕自己現在已經成一團灰了。

可是無論王炎怎麼用精神力嘗試,黑色小刀都無動於衷,完全不受精神力的影響。

難道自己猜錯了?

王炎靈機一動,這把刀跟自己修煉的黑炎真功有關,會不會需要用黑炎真功來催動?

小心引導體內的黑炎裹住黑色小刀,就在黑炎完全覆蓋整個刀身的時候,黑色小刀從王炎的丹田瞬間消失。

外界,一柄黑色的長刀在虛空中緩緩凝聚,最先出現的是刀柄,接著是漆黑的刀身。

王炎驚疑地握住這把詭異的刀,翻轉刀麵,一個奇怪的文字出現在王炎視野裡,像是一種古老的文字。

當王炎用手觸摸這個奇怪的文字時,明明自己並不認識這種字體,腦海裡突然出現一個‘神’字。

好奇怪的一把刀!

王炎嘗試用黑炎真功催動這把刀,漆黑的刀身竟然隱隱透出一絲血色,無數的黑色火焰頓時從刀體透出,纏繞在刀身上。

王炎輕輕揮動附著黑炎之力的石刀,堅硬的岩石如同豆腐般被輕易切了進去,散落的黑炎更是不停地腐蝕切口處的岩石。

好鋒利的刀!

就暫時叫你黑神吧!

王炎隨意揮舞了幾下,除了發現黑神異常鋒利之外,也冇弄清楚它的奇特之處,隨即收回黑炎之力,這把刀又重新回到了丹田之處。

王炎這才注意到藍星麵板,他驚奇地發現原本的《黑炎真功》此刻竟然變成了《黑焱真訣》!

原本的金玉品階也消失了!

原來自己修煉的一直是《黑焱真訣》,而不是《黑炎真功》?

王炎深呼一口氣,這門功法變得越來越詭異了,自己現在除了沉寂的雷電異能,最大的依仗也隻有這門《黑焱真訣》,他現在還不會捨棄這門功法。

當王炎看到藍星能量點從285點降至60點的時候。

淒厲的慘叫聲,在寂靜的夜空中響起,驚起了幾隻沉睡的山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