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傅嶽的鑒定結果,王炎早有預料,故作冷哼道:“大師的意思是,我不是人嘍!”

聽到王炎的反駁,傅嶽頓時來了興趣:“難道小友練成了這《黑炎真功》?”

“千真萬確,冇有想到珍寶閣的鑒寶師也這麼冇有眼力,我還是去其他商行看看,順帶宣揚一下,珍寶閣的辨認寶物的水平。”王炎調侃道。

一聽王炎說這話,李正元立馬著急起來,這要傳出去那還得了,一旦影響珍寶閣的信譽,自己上位副閣主的事情也就懸了。

傅嶽也被氣笑起來,自己堂堂蘇海白銀七品鑒定師,豈會懼怕一個毛頭小子。

何況自己鑒定功法無數,如果有人修煉眼前的功法,無疑與自殺無異,就算有人天縱奇才能夠修煉成功,也絕不會是眼前之人。

現在不再是功法的真假的問題,而是自己鑒定師的水平遭受到質疑。

他冷聲道:“如果小友能證明自己確實修煉成功,老夫願意花高價買下來!”

“在下現在不願意賣了。”

說完,王炎就拿起功法就要離開。

“年輕人,如果你是想故意消遣珍寶閣,隻怕你還惹不起!”李正元看王炎準備離開,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聽到這話,王炎停下腳步,回頭對李正元說道:“惹不惹得起我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傅大師賭不賭得起!”

見王炎停下腳步,李正元轉身詢問傅嶽的意見,在得到傅嶽的肯定答覆之後,對王炎說道:“閻先生怎麼賭?”

“500萬大夏幣,贏了功法也歸你們,像這種稀有功法也值得這個價,如果輸了,我就掏出500萬給珍寶閣。”

聽到王炎這話,李正元嘴角抽了抽,這不是剛纔這小子問黑岩刀的價格麼?

“閻先生這是吃定我們了,這點錢,珍寶閣掏得起。如果閻先生輸了,最好再釋出一則聲明,免得外界傳出去,珍寶閣以大欺小。”

“冇問題,珍寶閣也不需要給我500萬,給我那把黑岩刀就行。金玉級稀有體術功法,換一柄半成品的黑岩刀也等價,免得外界說小子是專門來訛珍寶閣的。”王炎也提出自己的條件。

話音剛落,李正元和傅嶽有些吃驚了,這小子難道就吃定我們了?

500萬是小數目,贏了到還好,如果輸了,珍寶閣的名譽一定會受到影響。

李正元臉色變幻不定,不過看著自信滿滿的傅嶽,他才稍稍放心。

這事現在隻能硬著頭皮賭下去,他奶奶的,怎麼就不能消停一些麼?

我當上副閣主之後,該咋的就咋的。

看著他們同意,王炎緩緩伸出右手,鎮壓體內躁動的黑炎,在這個節點上,黑炎和那柄刀都不能出現問題。

黑炎這麼暴動,那柄刀跟黑炎之間肯定有某種聯絡,說不定黑炎真功的後半部功法就在這柄刀上。

風險大於收益,還值得自己拚一把。

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王炎,李正元和傅嶽都不由得鎮定下來,一個為了自己的前途,一個為了自己的聲譽。

這下穩了,這小子使不出來。

突然,“嘭!”的一聲,黑色的火焰在王炎的手心綻放,黑色火苗不斷翻滾。

怎麼可能?

傅嶽急忙上前檢視,這一看不得了,他發現這黑色火焰竟然不屬於任何一種已知的能量。

他甚至放出精神力探查,發現這也不是異能,這是一種全新的能量。

傅嶽有些激動起來,他甚至放出罡氣,小心地包裹起王炎掌心的黑色火焰。

“滋滋!”的灼燒聲音響起,雖然穿不透罡氣罩,但也足夠令傅嶽震驚了。

如果自己能挖掘出這種能量,想到這裡,傅嶽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。

不過註定傅嶽要失望了,王炎既然敢拿出來,就篤定不會有人能修煉成功。

冇有藍星的幫助,修煉成功的代價太大了,甚至遠遠超過這殘缺功法本身的價值。

這本《黑炎真功》殘本就如同雞肋,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,關鍵還萬分危險!

如果不是王炎擁有異能,他也不會修煉,冥冥之中彷彿皆有註定。

“老夫,今天是看漏眼了,老夫願意出手買下這本功法,這件事與珍寶閣無關!”傅嶽沉聲道。

聽到傅嶽的話,李正元鬆了一口氣,既然傅嶽願意自己把這件事抗下來,那麼這件事就與珍寶閣無關。

這也是目前最好的結果,感激地看了一眼傅嶽,畢竟這要賠上一個白銀七品鑒定師的聲譽。

王炎擺擺手,不在意地說道:“小子不是有意找珍寶閣的麻煩,隻要你們履行賭約,在下這就離去,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,這很公平!”

“對,公平交易,哈哈,小友說得有道理!”李正元一臉笑意地打著和場,連稱呼王炎都變得親切了。

老狐狸,不愧是珍寶閣的總經理,變臉還真是快啊!

李正元取出黑炎刀,解除了上麵的禁止,一本破刀換一本罕見的外體術功法,這買賣也不會太虧。

當刀拿在王炎手上之後,彷彿是嗅到了這把刀的氣息般,躁動的黑炎平靜了下來。

李正元把刀遞給王炎之後,隨後又拿出一張珍寶閣的vip卡送給王炎,笑道:

“這是珍寶閣的貴賓卡,雖然打不了折,但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務,這也是進入珍寶閣拍賣會的門檻。

小友千萬不要小看這張卡哦!這張卡能值300萬大夏幣,隻要小友想出手,立馬就會有人買。”

李正元特意強調了一下這張卡的價值,一是對今天的事情,珍寶閣做出讓步,給出一定的賠償;二是為了穩住王炎,彆讓這件事傳出去。

作為老資曆的銷售經理,李正元知道如何做能讓對方感到舒服,儘可能地消除這件事對珍寶閣的影響。

王炎從李正元手中接過貴賓卡,發現是一張白色的卡片,上麵佈滿了精緻的條紋,珍寶閣三個大字印在卡片上,底部還有vip貴賓卡幾個小字。

珍寶閣果然財大氣粗,一張貴賓卡都能賣上300萬大夏幣。

王炎拿著被打包好的黑炎刀,謝絕了李正元的假意挽留,他倒是對傅嶽這個老師傅很有好感。

一個白銀高品的鑒定大師能夠承認爽快地承認自己的錯誤,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。

看著王炎離開珍寶閣,李正元終於鬆了一口氣,終於把這個麻煩送走了。

傅嶽也陷入了沉思,能夠把如此苛刻的功法修煉成功,大夏恐怕不久要出現一個天之驕子了。

季筱雅疑惑看著離開的麵具男,她莫名覺得這人有些熟悉,但是一時間也冇有想不起來。

“季小姐,您來了,快請進!”看見進門的季筱雅,李正元趕緊上前招呼,顯然他對季筱雅很熟悉。

“李經理,我需要幾枚妖丹,你幫我挑選一些精品。”季筱雅轉身對李正元說道。

“您放心!一定是精品!”李正元肯定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