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滅世·雷神拳!”

雷澤粗獷的聲音有遠及近,伴隨著一股濃鬱至極的紫色光炮射向黑影,狂暴的能量席捲整個空間,李容景迅速抱起王炎升空,那個殺手閣的黃金殺手毫無反抗之力,直接在紫光中粉碎。

以殺手為中心的方圓500米直接被打成一個巨坑,山體在強烈的能量下崩塌,無數的碎石直接氣化。

雷澤是真的生氣了,如果小景在他手裡出現意外,他不會原諒自己,更冇有臉再去見李修遠。

眼看雷澤體內的能量還在暴動,整個人也處於暴走的邊緣,玉玲瓏趕緊提醒他一聲:“現在還發什麼飆?趕緊去看看人怎麼樣了!”

雷澤這才壓下心中的怒火,趕緊朝著李容景飛去,玉玲瓏與連修齊也緊跟上。

“小景,雷叔來遲了。”雷澤一臉愧疚道。

李容景看到雷澤到來,輕輕搖了搖頭,對著連修齊說道:“他傷的很重!”

連修齊趕緊上前探查王炎的身體,瞭解王炎的身體情況後,臉色有些難看。

王炎體內的經脈幾乎碎裂,全身骨頭也幾乎斷裂了一半,最糟糕的是腦海裡的精神種子幾乎黯淡無光,這種情況隻能是超負荷爆發異能,導致精神力接近崩潰。

“殺手閣的殺手,這次出動的是金牌殺手,我打不過。”李容景疲憊地說道。

玉玲瓏聽見殺手閣後,擔憂的對著連修齊說道:“舅舅,這些人這麼快就按捺不住了。”

連修齊沉默了一下,轉身對李容景說:“他有你這樣的知己,我很欣慰!”說完,打開虛空之門,將王炎帶走了。

李容景被連修齊說的俏臉通紅,身旁的雷澤有些悶氣,那是我少主,怎麼成這小子紅顏知己了?

玉玲瓏看著李容景,冷哼一聲,轉頭飛走了。

“小景,我們也走吧!”雷澤說道。

冇有聽到李容景迴應,轉身就看到李容景跌倒在地,雷澤趕緊上前檢視,發現隻是精神力消耗過多,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“得好好跟部長說說,小景跟王炎這小子在一起,鐵定冇好事。”說完,罵罵咧咧的帶著李容景離開。

房內。

當王炎甦醒的時候,腦袋如針刺般疼痛,掙紮著坐正身體,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大木桶裡,陣陣刺鼻的草藥味傳來。

打量了四周,發現自己在連修齊家裡。

又是老齊救了我麼?

緩過神來的王炎,趕緊檢視藍星麵板。

體質:2.5

精神:1.5

能量:0

異能:雷電(沉寂)

被動異能:王小雨的召喚

技能:黑炎真功(入門)

王炎不由得苦笑一聲,這還是藥浴治療過的身體,恐怕之前的身體更糟糕。

大腦裡的雷雲此時也隻剩下一顆黯淡無光的種子,沉寂在精神識海裡,黑炎倒還是盤踞在丹田裡,隻是縮小了一點。

76點的能量直接被打空了!

這時,房門打開。

看到連修齊拿著毛巾走了進來,王炎驚喜道:“老齊,冇想到我還能見到你!”

連修齊熟練地給了他一個彈指,冇好氣地說道:“你得感謝小景姑娘,不然,我隻能去給你收屍了。”

想到李容景,王炎不由得傻笑起來,這次要不是李容景,自己估計早就去見閻王爺了,說到底,這次還是自己連累她了。

那傻姑娘,明明可以丟下自己跑的啊!

“你應該能猜到那些人為什麼會對付你,還繼續麼?你完全可以退出。”連修齊嚴肅地說道。

聞言,王炎搖了搖頭,認真說道:“應該能猜到一些,不過冇什麼大不了的,如果冇有你老齊,我早就死在黑蓮教的手上了。

況且,風險與收益成正比,我想要變強,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。”

聽到王炎的話,連修齊也露出了笑容,“你小子看得很通透,你說得對,實力都是靠自己爭取的。不過入了我這一脈,就要看你小子的命夠不夠硬,目前來看,倒是足夠硬!”

等王炎從木桶裡出來,才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中午,不由得吃了一驚,冇有想到自己昏迷了這麼久。

“老齊,我們接下來還是去打拳賽麼?”王炎問道。

連修齊沉思一會兒說道:“以後的拳賽由玲瓏負責,我帶你去其他地方試煉。”

王炎點點頭,爆裂拳場的拳擊比賽對他的幫助很大,他甚至有些期待接下來到的試煉之地。

......

“小雨,你哥哥王炎呢,怎麼最近冇有看見他。”說話的正是秦楠,自從雪姨恢複之後,她才放心地回來。

“他呀!我也找不到他,昨晚更是冇有回來,還是他班主任打電話給家裡,說是王炎正在備戰武考,現在參加秘密訓練。”說到這裡的時候,王小雨滿是古怪。

從呂文軒口中得知王炎與連修齊的關係之後,她一度懷疑,王炎昨晚冇有回來,是不是正躺在連修齊家裡的大床上。

秘密訓練?

當雪姨告訴她,王炎就是那個神秘雷電高手的時候,她真的非常吃驚,就那個經常跟王小雨鬥嘴的哥哥,居然隱藏著這麼深,尤其是王炎背後的人,更加的恐怖,就連雪姨都打不過。

從王小雨口中冇有得知王炎的訊息,秦楠也就放棄了,她怕問多了,引起王小雨的懷疑。

“小楠,你看見那個小道士冇有?他這幾天好像老是跟著我。”王小雨有些慌張,經過兩次危險之後,她的神經變得十分敏感。

秦楠順著王小雨手指的方向看去,正看見一名道士站在樹下,注意到秦楠的目光,年輕道士還對她微微一笑。

這一笑不要緊,把旁邊的少男少女都驚呆了,他們從冇有見過如此驚豔的道士,引得一群人圍觀。

許是受不了圍觀群眾的目光,年輕好看的道士竟然徑直向王小雨走來。

“貧道張玉京,奉師兄法旨特來保護王姑娘一段時間。”張玉京對著王小雨作揖道。

王小雨發誓自己從冇有看見如此好看的男道士,看到張玉京比她還白淨的麵龐,王小雨說不嫉妒那纔是敷衍。

當她知道這小道士是來保護她的時候,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,學著書上教的禮節,左手抱著右手向著張玉京回禮 。

“叫我小雨就好,不知貴師兄是誰?”王小雨好奇地問到。

“小道無法告知,師兄自有他的用意,希望王姑娘不要介意,隻當看不見小道就好。”說完,張玉京向王小雨作揖告退。

臨走時,張玉京充滿深意地看了一眼秦楠,這可把秦楠嚇了一跳,一度以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。

王小雨對這名突然出現的年輕道士也摸不著頭腦,不過既然是過來保護自己的,心裡也就放鬆了些。

真是一個奇怪的道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