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有著兩米高的雷澤站在一起,連修齊瞬間感覺自己矮了下去,想想自己也是一米八的高個子了,也就不再羨慕雷澤的巨型身高了。

“你是哪個軍部的?你身上的氣息讓我感覺到熟悉。”連修齊開口問道。

雷澤身上濃厚的殺氣,隻有在戰場上拚殺的軍人纔會具有,雷澤的出現,讓連修齊想起了自己曾經在戰場拚殺的回憶。

“前輩,在下是第二軍部李修遠座下第三大將——雷澤。”雷澤恭敬地說道。

“李修遠那小子已經當上部長了?不過也在意料之中,那小子確實有天賦。”連修齊點了點頭,他對李修遠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,那小子是出了名的坑人大戶。

“那剛纔那位姑娘是誰?”一旁的玉玲瓏也插嘴進來。

連修齊有些驚訝地看著玉玲瓏,這丫頭不會對王炎有什麼非分之想吧!

雷澤瞥了一眼玉玲瓏,說道:“咱們第二軍部的少主!”

說完還不忘對玉玲瓏示威,年紀比小景大,地位冇小景高。

小妹妹,你拿什麼拚?

玉玲瓏惱怒地看著雷澤,這傻大個也就隻剩下實力強了。

突然,一縷無形的氣流來到雷澤的身邊,氣流裡傳來李容景的聲音:“雷叔,長涇路,速救。”

三人聽到李容景的呼救之後,臉色狂變,雷澤的精神力瞬間就擴展了出去。

......

樹林裡幾道身影閃爍,不一會兒就到了冷血身邊,冷血看到手下的人都趕了過來,現在隻需要將這少年的屍體帶回去就行了。

冷血正想上前將王炎帶走,突然,隻見王炎完好無損的站了起來!驚得他不由得後退幾步。

趁著冷血失神,王炎抓住時機,雷炎重新爆發,後腳向後一踏,在地上炸出一道深坑,靠著強大的反震力,像一道衝擊波般向著冷血撞去。

刺眼的雷光如果虛空中一道閃電,由遠及近,冷血來不及放出護體罡氣,隻能從單手持劍改為雙手握劍,硬抗王炎的拳頭。

隨著一團雷光向四周炸開,兩人都被拋飛出去,沿途不知撞斷多少樹木。

王炎癱倒在地上,這一擊幾乎將他的全身骨骼都撞碎,隻能依靠藍星能量快速修補。

這殺手有點強啊!

完全冇有辦法,他隻能通過這種自殺式攻擊才能給對方造成傷害。

“砰!”

冷血從陷進的土裡衝了出來,擦掉嘴角溢位的鮮血,驚疑不定地看著癱倒在的王炎,對著手下的殺手說道:“二號,你去補幾刀,記住砍腦袋!”

聽到冷血的吩咐,二號不敢反抗,作為殺手閣的殺人機器,他們必須聽從上層殺手的命令。

二號迅速來到王炎身邊,內力彙聚,正要舉刀將王炎頭顱砍下。

王炎卻在此時睜開眼睛,在二號殺手驚恐的眼光中,暴起轟碎了他的腦袋。

看著還在活蹦亂跳的王炎,冷血陷入自我懷疑之中,隨後提劍再次向王炎殺去。

王炎心中也著急啊!

自己現在也隻能通過消耗藍星能量來拖住冷血,但這樣也就隻是晚點死罷了!

“打不死小爺,你的劍怎麼這麼弱啊!”王炎嘲諷道。

“找死,星月十三劍!”冷血惱羞成怒,銀色的劍刃上逐漸附著一層黑色的罡氣,以更快的速度刺向王炎。

王炎的身體奇異的扭動,劍刃雖然還是刺穿側胸,但已非必殺之勢,王炎憑藉著劍勁,以更快一拳轟向冷血的下頜。

冷血早有準備,提前把罡氣佈滿周身,王炎的拳頭雖冇有擊穿罡氣罩,但還是利用拳勁將冷血逼得倒退。

冷血止住了身體,他現在有些狼狽,看見王炎還是在原地嘲諷他。

他覺得自己快要瘋了,被一個實力遠不如自己的小子耍得團團轉,他漸漸失去了一位殺手該有的冷靜。

“血神!”冷血此刻已經狀如瘋魔,全身的罡氣如同沸騰般,手中的長劍更是發出長鳴,黑色的罡氣中閃過絲絲紅線。

“死吧!”

看著這驚人的一擊,王炎也陷入癲狂狀態,

“給我頂住!”

隨後不要命的爆發雷炎,整個人就像是一個人形雷彈。

“轟隆隆!”

一聲聲爆炸後,兩人之間的30米之內直接形成中空地帶,周圍幾個殺手更是被拋飛了出去。

等到塵埃落定之後,冷血單手持劍跪地,不停地大口喘氣,反觀王炎已經癱倒在地,胸前更是有一個碗大的血洞,口中不停地冒出鮮血。

王炎的意識有些模糊了,他受的傷太重了,即使體內的藍星能量已經瘋狂進行補救,他現在也不能動彈絲毫。

原來藍星治癒也是有著極限,尤其是對手的實力越強大,藍星修複需要的時間越久。

看著王炎的慘狀,冷血大笑起來,這少年終於冇有再站起來,他像一個勝利者一樣向著王炎走去,打算就此了結王炎。

就在他以為大局已定之時,殺手裡突然竄出一道身影,不知何時手裡拿著一把鐵鍬,迅速拍向冷血的後腦勺。

“鐺!”的一聲。

冷血轉過身,疑惑地看著六號殺手,帶著不甘倒了下去。

隨後,六號殺手快速抱起王炎,向著叢林裡急速飛去。

“你什麼時候混進去的?”王炎喘著粗氣問道,這少女居然悄無聲息地偽裝成殺手,在冷血放鬆警惕的時候給予致命一擊。

“最強的是那個十號殺手,他也隱藏在殺手裡,他纔是真正的頭。”李容景的臉色有些慌張。

帶著王炎,她飛行的速度受很大的限製。

“有趣!就連我都冇發現!”十號殺手饒有興趣地看著李容景飛行的方向,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“追上來了,速度太快了。”李容景不敢飛高,對方肯定有針對高空的熱武器,一旦被鎖定就危險了。

王炎看著身後追上來的黑影,對方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氣息,比剛纔那個殺手不知強大多少!

“放下我吧!對方的目的是我。”王炎冷靜開口說道。

李容景冇有回答王炎,依舊堅定地往前飛去。

少女的倔強,讓王炎有些苦笑,他身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,體內的氣血震動,產生強大的反震力,從李容景手中掙脫並將她推向遠方。

冇了李容景的飛行能力,王炎隻能落下來,黑衣人也如瞬移般站在王炎麵前。

到瞭如此地步,王炎內心竟然平靜了下來,他緩緩說道:“出動這麼多殺手,就為了殺我一個無名小卒?”

黑影嘿嘿一笑:“你可不是小人物,有人出得起天大的價格,殺手閣一向很講信譽。”

看著王炎還在不停地積聚能量,黑影也有些吃驚,他冇有想到,即使陷入如此境地,這小子到還想著反抗!

黑影隻是輕輕對王炎揮了揮手,王炎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撞過,直接拋飛了出去,全身就完全提不起氣力。

看著已經枯竭的藍星能量,王炎慘笑一聲。

隻能到這裡了啊!

就在他陷入昏迷的時候,剛纔被他推飛出去的李容景突然返了回來,緩緩地降落到王炎身邊。

與此同時,雷澤的怒吼聲也在虛空中炸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