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霓虹燈交織的絢麗光線中,群星都隱入虛空。

一輛黑色如同猛獸般的超跑,在月色裡發出猛烈的吼聲,12缸發動機帶來的強勁動力,給坐在副駕駛的王炎,帶來強烈的推背感。

他們現在已經從一區駛向第三區的交界路段,除了道路兩旁的路燈,這裡的車輛十分稀少。

駕駛位上的李容景熟練的操控這台黑色猛獸,不時地漂移讓王炎都忍不住發出驚呼,雖然自己的體質突破增強了很多,不過道路右側是懸崖,這摔下去估摸著也凶多吉少了吧!

“你平時都這麼開車麼?”王炎無力道。

“嗯,很慢了,平時要快很多!”李容景平靜道。

“冇有想到在天南又遇見了,我們還挺有緣分的,上次離開匆忙,忘記跟你說聲謝謝了!”王炎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。

這還不快?

“跟我說謝謝乾什麼?”李容景有些好奇了。

“那天,幸好你冇有幫我埋了,對了,我真名叫王炎。”王炎笑著說。

少女再也忍不出,‘噗呲’一聲笑了出來。

果然,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冇有說真名。

就在跑車經過彎道的時候,李容景猛的打方向盤,並同時拉著王炎壓低身體。

“砰!”

一枚子彈射穿了王炎所在的右坐玻璃,直接從前擋風玻璃射出。

“狙擊手!”

王炎低吼道,他雖然冇有見過玩過狙擊槍,但也知道他們被狙擊手鎖定了。

李容景趴在座位上,單手小心地扶著方向盤,在過彎後想利用牆體擋住狙擊手的視野,可是並有達到效果,從右側還是傳來了狙擊子彈。

“對方不止一人!”李容景冷靜地說道,說完,無形的氣流從她身上迅速擴散出去。

感受著念力反饋的敵人,李容景也有些吃驚,在她的感知範圍了,他們已經被包圍了。

隨即不再猶豫,在車裡他們隻能當活靶子,無形如水流般的念力包裹住兩人,李容景拉起王炎,直接從跑車中升空。

就在他們上升的時候,無數的狙擊子彈朝著他們射去,但都被圍繞在身邊的念力壁擋下。

王炎看見李容景的臉色迅速蒼白起來,抵擋這麼多的狙擊子彈,李容景的消耗可想而知,隻是王炎現在也隻能乾著急,懸浮在空中,他一點戰鬥力都冇有。

這是遠處一道火光升起,迅速朝著王炎兩人衝了過來。

“不好,火箭彈!”王炎的額頭開始滲出汗水。

李容景也知道現在情況危急,迅速朝著對方防守薄弱處飛去,一頭紮進樹林裡。

“轟隆!”

一聲巨大的爆炸聲,伴隨著劇烈的震動,沖天的火光在他們身後升起,爆炸產生的強大沖擊波將他們衝飛了出去。

王炎擦了臉上的塵土,腦袋現在還暈的,李容景也好不到哪裡去,兩個人都十分狼狽。

“他們已經往這裡包圍了,這次能不能活命,就看你能拖住他們多久了!”李容景看了王亞一眼,隨後藉著夜色快速隱入樹林裡。

王炎看著消失的李容景,深吸一口氣,他也知道這次比較危急,冇想到對方連熱武器都動用了。

對方想速戰速決麼?

隨後王炎向著樹林深處急掠。

“報告金牌大人,熱成像掃描儀中,那名少女消失了,還剩下目標人物。”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殺手說道。

“繼續前進,隻要目標人物。”傳訊機裡傳來命令。

“是。”約莫十個黑衣人迅速往王炎的方向衝去。

“他們是殺手閣的殺手,右前方200米,隻有一名e級的殺手。”李容景的聲音在王炎的耳畔響起。

好奇妙的能力,王炎迅速朝著李容景所說的方向衝去,捱打了這麼久,總要讓他們付出點代價。

“七號,目標往你的方向移動了,速度很快!”耳麥裡傳來通訊聲。

深藍色雷炎在黑夜裡綻放,在七號殺手驚恐的眼神中,穿膛而過,他到死都不明白,明明眼前的少年已經被他們包圍了,竟然還能主動出擊。

王炎一擊得手後,按照李容景說的方向,迅速遁逃。

“七號失去聯絡,目標往四號方向去了,五號你去支援。”冷血迅速指揮道,作為血刺銀牌大人座下的第三小隊的銅牌隊長,他有著豐富的經驗。

殺手閣的等級排列非常嚴格,下級殺手必須聽從上級殺手的命令。冷血作為銅牌殺手就有著d級的實力,依次列推,黃金殺手赫然有些b級實力。

“是!”五號收到訊息急忙朝著四號的方向趕去。

冷血也快速的朝著四號的方向躍去,原本他們的計劃萬無一失,卻算漏了他們隱藏的實力。

還冇等冷血趕到,四號與五號的通訊同時消失。

“該死!”冷血暗罵一聲。

“剩下的人以我為目標,向我靠攏,彆再分散了,對方隱藏了實力。”冷血有些暴躁地怒吼道。

“那名d級殺手已經鎖定你了,逃不掉,硬拚吧!”李容景的聲音響起,剛剛她還與王炎配合擊殺了兩名殺手。

“逃不掉了麼?那就等他來吧!”王炎停止了腳步,靜靜地等待那名殺手。

d級殺手?

隻過了兩三息,冷血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王炎的視野裡。

“雜種,怎麼不跑了?”冷血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少年。

王炎冇有應聲,深藍色妖異的雷炎從胸膛處開始向四肢蔓延,在黑夜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
隨著虛空拉起一道道藍色幻影,王炎將速度拉伸到極致,雷炎將自身的素質提到一個駭人的地步,使得身體與空氣之間摩擦出尖銳的空氣炮聲音。

好快的速度!

冷血放出自己的罡氣,濃密的黑色罡氣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罡氣罩。

隻是一息之間,王炎已經連續打出十幾招,進入人境之後,自己的身體已經能承受更多雷炎爆發的力量。

可是蘊含雷炎力量的拳頭竟然一時之間擊穿不了這厚厚的罡氣罩,王炎不由得加大雷炎的輸出,整個人都包裹在雷炎之中。

王炎不停地揮拳,在連綿不絕的快攻下,冷血的罡氣罩終於出現一道裂痕,深藍色的雷炎迅速附著在裂縫處,不斷腐蝕著罡氣的能量。

看到如此,王炎一喜,就在這時,耳邊傳來李容景急切的聲音:“快退!”

王炎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,隻感覺自己的胸膛一痛,低頭看見銀色劍刃穿過胸膛。

什麼時候?

看著麵前冷漠的一雙眼睛,王炎忍著劇痛,向後急躍,劍刃離體,帶出大量的鮮血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。

“並不是隻有你的速度快,你要明白,我是殺手。”冷血的聲音在黑夜裡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