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狼有些不明白,原本今晚自己的對手是一位跟自己差不多戰績的拳手,他已經全力做好了完全準備,冇想到拳館那邊臨時通知換人,還是一個從冇有打過拳擊的新人。

他有些擔心對方的背景,萬一是哪家公子哥隻是想上擂台體驗一下,自己還必須打輸,在拳場告訴他可以全力出手後,他才放心下來。

也許隻是為了提高拳館的人氣?

爆裂拳館的擂台十分巨大,底部也是有堅硬的青岡石組成,隻要不是內罡境的武者,就無法對其造成大規模的破壞。

光是打造這個龐大的擂台就需要巨大的資源,縈繞在擂台上方的是12台大夏最新的攝影機,全方位拍攝擂台場麵,觀眾也都是通過電子大螢幕觀看比賽。

中央電子螢幕的數字歸零,隨著一聲哨響,擂台賽正式開始。

兩人快速地向對方衝去,刹那間就纏鬥在一起,王炎立馬感受到來自孤狼的壓力,那是和鐵血一樣的氣息,這傢夥殺過不少人!

凶狠,毒辣在孤狼的身上充分展現。

冇有華麗的武法和招式,隻要是人體能夠攻擊的部位,肩,肘,腿,膝蓋被孤狼熟練地運用在王炎身上,他把體術的運用發揮得淋漓儘致。

太快了,王炎根本跟不上孤狼的攻速,他的大腦還在思考用什麼招式應對孤狼的招式的時候,孤狼的拳頭已經落在他的身上。

那些圓滿的功法此時好像都被王炎忘記,《金鐘罩》,《寸勁》,《飛燕功》都完全使不出,就跟冇有學過一樣。

從一開始的纏鬥,到現在王炎一方被吊打,觀眾發出唏噓聲,他們以為會是一場角逐,押對賭注的人已經開始呐喊:

“殺死他!”

“殺死他!”

王炎在孤狼的綿密攻勢下節節後退,幸好他有著接近4的體質,硬抗孤狼的一波攻擊,王炎咬牙向後一躍拉開與孤狼的距離,孤狼也冇有追擊,隻是戲謔的看著獵物的掙紮。

王炎看著自己滿身淤青的身體,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開始滲血,這才短短過去十幾息的時間,自己就被對方打的毫無還手之力。

他現在才終於意識到,自己在鐵血一戰中有多麼危險和可笑,在體力與耐力上自己都遠不如鐵血,要是冇有雷電異能和黑炎突破,自己也是一個送死仔。

下一刻,孤狼如子彈般向王炎射去,他想結束這場毫無疑義的戰鬥。

在拳擊場上拉出一道殘影,孤狼的右手直奔王炎腦門,王炎仗著自己超高的體質,雙手硬生生擋住了孤狼蓄力的一拳。

就在孤狼抽手準備下一擊的時候,他彷彿聽到閻王麵具下的笑聲。

“抓住你了!”

“不好!”

隻見原本轟擊王炎麵門的右手此時已被兩隻手緊緊的纏住,就在孤狼失神的那一刻,王炎拉著孤狼的右手向下一拉,身體重心向前倒去。

蓄滿氣力的飛燕功帶動鞭腿,呼嘯著向孤狼的腦袋踢去。

孤狼驚恐地看著踢過來的腿影,千鈞一刻,依靠身體的本能,左手擋在麵門。

“砰!”

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,孤狼被狠狠地踢飛出去。

單腿跪地的孤狼眼神不再是像剛纔一樣無所畏懼,或許剛纔孤狼的眼神充滿自信,現在卻有了忌憚與一絲膽怯。

王炎彷彿明白什麼,或許恐懼並不是弱點,封禁自己的實力本身就讓自己感到恐懼。

所以老齊才讓自己戴上麵具,孤狼正是看到麵具唯一露出的恐懼眼神,攻擊纔會這麼肆無忌憚。

戴上麵具的真實目的,並不是掩藏自己的身份,明白了這點,他緩緩摘下麵具,一張清秀的臉龐露出,少年人的眼神此刻變得十分堅定。

強者就是要讓你的敵人比你更恐懼!

台下的連修齊微笑地看著露出臉龐的少年,恐懼來自於本身,也隻有自身的信念足夠強大,纔會將恐懼無限縮小,冇想到這小子明白得這麼快。

玉玲瓏也若有所思地看著台上的少年,他們這一派有著相同的風格,都會使他們的敵人感受到膽顫。

拳擊場的觀眾再次把氣氛推上**,聲浪一聲蓋過一聲,孤狼竟然受傷了,突如其來的轉折讓他們更加瘋狂!

孤狼跟王炎本身的實力很接近,差不多都是在f級高階的程度,兩人再次對立而站,倏地一聲,又碰撞在一起。

兩個人都默契的冇有選擇防禦,缺少一隻左手的孤狼依舊凶狠,依靠自己熟練度戰鬥技巧依然遊刃有餘,王炎卻比他更凶,他緊緊盯住孤狼,根本不給孤狼喘息的機會。

“啪!”

王炎被一腳踹飛出去,雙手一震,將身體彈起,接著向孤狼快速衝去,根本冇有給孤狼喘息的機會。

孤狼害怕了,他被眼前的少年死死咬住了。對,自己現在就像是受傷的獵物,隻要自己有一個疏忽,就會被獵人一擊斃命。

從現在開始,獵物與獵人的身份互換了。

王炎一次又一次被打飛出去,但立馬又站了起來,少年人自有他的血性,他儘情地宣泄自己的力量,他的拳頭越來越重,腳步也越來越快。

連修齊看著台上充滿力量的少年,不由得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,他不知道有多久冇有像少年人一樣發泄自己的激情了,30年的時光已經把自己的鬥誌磨滅得差不多了。

不過,這也到此為止,得讓那些人瞧瞧自己積聚30年的憤怒有多可怕。

接下來的結局已經註定,連修齊轉身冇有再看擂台,這小子這次傷恐怕受傷不輕,得去給他準備點藥材。

突然,他愣住了,他忘記王炎還有治癒異能了,這小子完全就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。當時自己走完青銅路的時候,可是在床上躺了三天!

不過,現在該如何體現出,作為老師對學生的關愛呢?

“啊!”

最終,隨著孤狼的一聲慘叫,這場拳賽塵埃落定,孤狼此時完全冇有反擊的力量。

少女看著在擂台上興奮揮舞雙手的少年,臉上笑靨如花。一旁的大漢也點點頭,雖說這小子實力差點,但是少年人血性讓他很喜歡。

“殺了他!”

“我的錢,我投了500萬,殺了他!”

觀眾席上,大多數的人都憤怒地叫喊道,他們大部分都輸了,少數的人狂笑起來,他們賭對了!

他們知道,從此,爆裂拳館的一名新星即將冉起。

王炎走到孤狼的身前,感受到了孤狼恐懼的眼神,即使強大的人在死亡麵前也會恐懼。

就在孤狼以為少年會結束他的生命,以此來證明他的榮耀的時候,王炎把手伸到他的麵前。

看著眼前這隻佈滿傷痕的手,孤狼掙紮著把自己還能動的右手放在上麵,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。

被王炎拉起來的孤狼疑惑地看著身旁的少年,他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,當他還是新人的時候,也曾用生命來鋪墊自己的輝煌。

主持人上台公佈了王炎的勝利,並詢問王炎是否需要休息來打接下來的一場。

藍星此時隻剩下5點的能量,不過王炎與孤狼的戰鬥傷勢並不重,都是一些皮外傷,在花費2點能量修複身體後,王炎對主持人點頭道:

“不用休息,繼續!”

中央電子螢幕上的內容重新更新:王火火vs譚軍。

並且附加了一個資訊:青銅路2/10。

觀眾的激情又被點燃起來,台上這少年要走青銅路?

青銅路的規則,就是要一路打穿青銅組前十位的高手!曾經也有很多自信滿滿的高手挑戰青銅路,不過最後都無一例外失敗了,眼前的少年是否會創造奇蹟呢!

觀眾群又開始瘋狂壓注,有些上局輸的人,發誓這一把一定要連本帶利撈回來。

王火火vs天譚神腿

賠率:1:6

擂台上的譚軍把《十二路譚腿》發揮到極致,他已經能在瞬間踢出10道腿影。王炎也把《飛燕功》的螺旋幻影全力施展,一時間,腿影與幻影交織在擂台上。

“砰!”

譚軍抱著自己的雙腿倒飛而回,已經毫無再戰之力,王炎身上的也淒慘無比。

看著譚軍已經變形的雙腿,台下的觀眾倒吸一口涼氣,說不定這少年真有可能成功!

主持人上台檢視了譚軍的傷勢,判定了王炎的勝利,他心中也萬分震驚,老闆這是哪裡找來的怪物。

“需要繼續麼?”

“繼續!”

......

王火火vs寒冰鐵手。

王火火勝!

主持人現在已經麻木了,青銅路6/10。

下麵有請千鈞vs王火火。

什麼?

比賽還冇開始,千鈞就已經倒地認輸了?

青銅路已經被冷麪閻王一夜擊穿了7位拳手,這冷麪閻王是何許人物?

今晚的天南市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,冷麪閻王——王火火的名氣也徹底在天南市的民眾中響亮起來。

青銅路8/10,毒龍手vs王火火,將在明天同一時間進行。

隨著爆裂拳館中央螢幕上公佈第二天的比賽資訊,人群在夜幕中散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