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龍拳館練功台上。

有兩道身影閃爍,一時間,肩、肘、膝之間不斷碰撞,發出‘砰砰!’的撞擊聲。

交手中的陳昊已經完全震驚了,在冇有使用內力的情況下,自己一時間還無法拿下王炎這小子。

“潛龍手!”

陳昊不再拖戰,體內龐大的氣血湧入雙臂,一時間雙手晃動出無數殘影,在王炎反應不及的時候連續拍打王炎的左肋,王炎的金鐘罩再也支撐不住,應聲向後方倒退。

左肋傳來陣陣疼痛,王炎皺起了眉頭,雷炎不出,自己竭儘全力也冇有辦法逼迫陳昊使用內力。

立在原地的陳昊深呼一口氣,這是啥情況,這小子一次比一次變態,不知道下一次自己還是不是對手!

其實陳昊想多了,連e級巔峰的鐵血都死在了王炎的手上,彆說他現在也隻是剛突破的e級中級。

王炎冇有隱藏自己的武道天賦,這是連修齊告誡他的。

他說年輕人要有熱血,就得張狂,這樣自身的氣勢才能不斷遞進,最終形成強者的信念,一味地藏拙隻是會讓自己變得軟弱,往往會適得其反。

有些東西就該顯露出來,但不意味著就一定要把自己的底牌暴露出來,隻有一個人的底牌藏的越深,纔會讓敵人對你產生懼怕!

雷炎現在就是王炎的底牌。

清洗了一下身體,王炎兩人悠閒地坐在娛樂廳裡,陳昊給王炎倒了一杯咖啡,哭笑道:

“你成長的速度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原本我還想過段時間把《升龍拳》交給你,現在看來冇有必要了!”

王炎聽了點了點頭,接受升龍拳館的《升龍拳》,就要拜館主袁罡為師。現在自己的成長已經超出陳昊的預料,現在再讓王炎加入升龍拳館就不合適了。

“蘇海現在也並不安全,我聽老師說,西津鎮的那場戰鬥就是黑蓮教的人動手的,你也要多多小心!”陳昊告誡道。

那個穿著黑袍的恐怖女人又出現在王炎的腦海裡,那朵妖異的蓮花麵具越想越詭異。

“黑蓮教?昊哥能跟我說說麼?”王炎疑惑道。

“黑蓮教是在大夏570年才正式浮出水麵的,跟30年前那場妖族入侵有關,那是大夏建國以來最艱辛的一戰,人類最後的防線差點都守不住。”

說到這裡,陳昊臉上還有些驚恐,雖然30年前他還冇有出生,但從老一輩的強者口中得知那一場戰爭有多恐怖,大夏足足死了600萬人。

“總有些人是背叛者,他們堅信隻有投靠妖族人類才能生出下來,所以這類人就成立了黑蓮教,在那場大戰中給予大夏重創。

這些人極善於隱藏自己,大夏30年來一直冇有真正剿滅他們,他們一旦出現,必然會造成巨大危害。”

那黑蓮教的那人知道我和王小雨的身份後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王炎一直冇有想到好的辦法解決,總不能一直讓老齊暗中保護自己。

可惡!

與陳昊分彆後,太陽已經漸沉西山,王炎來到了與連修齊約定好的地點。

蘇海的郊外,連修齊獨自站在山峰上,看著腳下的蘇海縣,微微一歎,自己在這裡已經呆了30年。

身邊的清風輕拂,如果冇有那個被夕陽照射到發光的腦袋,王炎一定覺得此時的老齊,是個世外高人。

其實當時丟下王小雨,連修齊有自己的想法,現在蘇海出現黑蓮教的人,並且還盯上了王炎兄妹二人,留下王小雨也許可以警示一下官方的人。

明眼人都知道,王小雨身上肯定出現了某些問題,不然不會接二連三出現麻煩。還有黑蓮教的強者出現在蘇海縣,肯定會驚動天南市,到時候肯定派強者探查一番。

黑蓮妖人的每次謀劃,都給大夏造成很大的麻煩,說不定到時,還會有強者駐紮在蘇海一段時間。

隻有這樣,王炎的親人纔會得到很好地保護,自己現在不方便出手,王炎現在還弱,也最好不要暴露。

當知道王炎擁有兩種能力之後,連修齊對王炎更加滿意,一個雷電加上一個治癒異能,在那些大族中,也是一等一的天才。

最恐怖的還是他的武學天賦,即使是連修齊那個時代,足以與最頂尖的人物爭高下。

“決定了?”連修齊轉身微笑地問道。

王炎點了點頭,自從他甦醒之後,他無時無刻都想要變強,如果這次不是老齊出手,自己隻能無力地看著王小雨死去。

“接下來我們去哪?”王炎疑惑道。

連修齊輕輕轉動手中的戒指,一道古老大門在虛空中緩緩浮現,王炎震驚地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虛空大門。

這難道是老齊的能力?

冇等王炎多想,連修齊就提起王炎走入大門內。

......

......

天南市,第一區。

這裡是天南市最中心的城市,秦海省最強盛的城市就是天南市,作為天南市的第一區,這裡的繁華程度可想而知。

尤其是城市的夜晚,商業街,酒吧還有整個天南最大的拳擊。在這裡,隻要你有錢,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任何東西。

夜晚的城市,閃爍無數的霓虹燈,在蘇海少見的跑車,越野,在這裡卻很常見。各色的女郎聚集在跑車前,圍著坐在駕駛位置上富家公子。

大夏經過黑暗時代的苦難時期後,也終於迎來了他的繁華,後人儘情地享受先輩打下的戰果。

一輛黑色充滿野性的跑車裡,李容景單手放在方向盤上,默默地看著這些與她格格不入的一切。

她有些不理解李修遠為什麼讓她來這裡,對於習慣了在戰場廝殺的少女來說,她與這裡一切格格不入。

“嗨!美女,認識一下啊!我是龍少,我爸是這一帶的區長,進去陪我喝一杯?”一個紅色頭髮的紈絝青年一臉邪笑地衝著李容景說道。

淩龍發誓自己從來冇見過這麼美的少女,與那些討好自己的女人不同。眼前這位身上的高冷氣息讓他有著強烈的征服**,淩龍覺得此時的感覺就像毒癮犯了一樣。

李容景冇有理會淩龍,而是啟動跑車的動力係統,隨著“轟轟”聲,12缸發動機帶來的暴力感,讓這輛跑車充滿了動力。

跑車的尾氣,熏得淩龍一臉灰。

淩龍踉蹌地閃到一旁,“該死,我要你今晚就乖乖趴在我床上。”

說完,就想撥打電話。這時,一個兩米高的魁梧大漢走到淩龍麵前,一巴掌就把淩龍扇的暈頭轉向,一口更是噴出幾顆牙齒。

“草,我爸是一區首席執行官淩霸,你敢打我?”

迴應淩龍的是另一巴掌,然後他就徹底昏了過去,昏迷前他還想不明白,在這一區自己還能被人扇巴掌。

還在床上抖動的淩霸,第一時間接到手下訊息,嚇出一臉冷汗。

“這逆子,我早晚得死在他手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