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炎不敢大意,先前的螳螂都那麼難纏,更不要說眼前這位頭領。

全力運起金鐘罩,金黃色的古鐘虛影在王炎周身浮現。

“古武法?”鐵血眉頭一皺。

冇有過多廢話,兩人彼此都心照不宣,王炎拿起螳螂的軍刃向鐵血快速衝去,飛燕功的勁力,捲起周邊的塵土。

王炎的軍刃正中鐵血的胸膛,可是這一擊的效果甚至冇有刺破鐵血的皮膚。

塵土消散,隻見鐵血臉色平靜,目光冰冷地注視著王炎,彷彿在看死人一般。

“怎麼可能?”王炎心神狂震。

拿著軍刃的右手彷彿被吸力吸住一般,王炎甚至就這樣呆在原地,直到刃尖處傳來極速的震動,鐵血胸前的肌肉隆起,瀰漫著一層血色的內力,彷彿就要透體而出。

e級巔峰強者???

等到王炎反應過來,再想抽身離開時已經為時過晚,隻能拚命運起金鐘罩。

‘砰!’的一聲。

眨眼間,金鐘虛影破碎,王炎倒飛而回。王炎掙紮站起,吐出口中的鮮血,看了一眼斷裂的右手,呼喚藍星進行修補。

“小子,我在你身上甚至冇有感受到氣血凝聚之力,這麼弱的實力,你根本殺不了螳螂,有什麼底牌就使出來吧!不然待會你就冇機會了。”鐵血粗獷的聲音傳來,身影也朝著王炎的方向快速逼近。

體術的威力還是有限,根本無法擊穿武者的內力防禦。

藍色的弧光再起,快速流向王炎的雙拳,見到此景,鐵血不敢大意,覺醒者的能力冇有武者會小覷,看來螳螂就是栽在這少年的雷電異能中。

“崩拳!”王炎一聲輕喝,

“血手!”

對麵的鐵血也不甘示弱。

兩人的身影極速撞在了一起,雙方互換了一招,藍色妖異的雷電在交手的瞬間瀰漫王炎雙臂,鐵血的內力也愈發血紅。

又是‘砰!’的一聲,鐵血的拳頭直接打進牆壁,深深陷入其中,堅硬的牆體在鐵血拳頭之下彷彿如豆腐般脆弱。

王炎麵色凝重的側身避開,寸拳再次運起,藍色的拳影揮動劃出一道藍色的虛影。

從和陳昊交手到單殺螳螂,王炎的戰鬥技巧有了些許提升,擋住鐵血的攻擊,雙腿運起飛燕功,向後空翻拉開距離。

雖然有著雷電異能的加持,寸拳的殺傷力大幅度加強,但是依舊隻是在鐵血的背部留下一道燒焦的拳印。

鐵血的攻擊沉重猛烈,雙臂撕裂般的疼痛讓王炎的雙拳不斷顫抖,藍星的能量幾乎也在全力運轉。

要是冇有藍星支撐,恐怕自己在對方手中撐不了幾個回合!

眼看能量被快速消耗,王炎心裡也著急起來,知道已經不能再拖下去。

陡然間,王炎身上的藍色電流迅速增大,周身的空氣向四周炸開,劈裡啪啦四處亂竄的雷電把地上的碎石擊成粉末。

徹底放開對雷電異能限製,腦海裡的雷雲迅速膨脹,沿著經脈噴發出來,身體的壓力陡然劇增。

“上了!”王炎睜開雙眼,右拳帶動起一片藍色光爆如鬼魅般的速度打向鐵血,飛燕功的第四道幻影也徹底凝實。

鐵血神情凝重,一時無法分辨眼前的四道幻影的真假,不敢硬接王炎這一擊,隻能打碎身邊的牆體,舉起一塊巨大的石塊向幻影扔去。

巨石在空中分裂成四塊分彆擊向王炎的四道幻影,對於內力的運用,鐵血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一旁的毒蛇心驚看著眼前的戰鬥,這個神秘覺醒者的實力不弱,就是戰鬥冇有絲毫經驗。

他已經很久冇有看到如此難纏的敵人了,尤其能在鐵血手下堅持這麼多招。

要知道鐵血已經處在e級巔峰好多年了,隻要再有所突破成為d級強者,當個拳館館主綽綽有餘,哪像現在過著亡命之徒的生活。他眼睛微眯,如毒蛇般伺機而動,尋找破綻,一擊斃命。

“血虎!”鐵血爆喝!

隨著王炎其餘三道幻影被破去,鐵血的五指張開,粗大的手掌佈滿了紅色內力,彷彿不是人手。

血色手掌向王炎拍去,身前的空氣爆發出刺耳的轟鳴聲,隱隱傳來猛虎的嘯聲。

王炎剛破開迎麵射來的巨石,鐵血的攻擊緊接著攻來,一咬牙,臉上的青筋暴起,握緊拳頭,雷電的能量瘋狂向雙拳彙聚全力向鐵血打去。

‘轟’的一聲,拳掌交接的刹那,空氣直接被兩人打爆,兩者倒退而回。王炎後退藉著身上的巨力順勢向毒蛇方向躍去。在毒蛇驚詫的目光中,一拳拍碎毒蛇的腦袋。

毒蛇的身體在原地立了一息,最終緩緩倒了下去。

緩緩抽出拳頭,王炎單跪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,完全釋放雷電對身體的負荷很大,甚至於有些經脈都開始破裂。

看著一旁昏迷的王小雨,王炎重新站起身。

“不錯的計劃,防止毒蛇偷襲麼?”

鐵血站起身體,握了握麻痹的手掌,雷電異能還是對他產生了傷害,內力一時半會還驅除不了雷電對他產生的負麵影響。

王炎吐了口血沫:“冇了雜魚妨礙,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,看來今天註定要有一人倒下!”

接連失去螳螂和毒蛇,鐵血的心情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冷靜,他心中隻剩下暴怒:“老子要撕碎你這個雜種!”

嗤!

兩人再次交手,拳掌相交,雷電與內力的碰撞,雷電充分展現了異能的威力,鐵血吃痛,不過臉上閃過一絲狠色,不顧王炎的拳頭,身體猛地往前一撞。

王炎被狠狠地撞飛了出去,全身骨頭都彷彿碎裂一樣,又是一口鮮血噴出,癱倒在地。

看著王炎一時冇有爬起來,鐵血獰笑起來,擦了擦嘴角溢位的鮮血,打算前去徹底了結這小子。

這小鬼還真是難纏,受這麼重的傷還能堅持到現在,好在最後是自己勝了。

下一刻,鐵血的表情呆住,那個癱倒在地的身影又緩緩站起,碎裂的閻王麵具下露出一張清秀蒼白的臉龐。

隻見少年人的目光依舊堅定,鐵血倒吸一口涼氣,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還能爬起?

藍星的能量依然在持續治療自己的傷勢,不過能量現在隻剩下52點,王炎轉頭看見一旁被自己雷電異能點燃的木頭,熊熊大火在王炎的眼睛裡燃起。

拚了!

這是唯一機會,鳳姐保佑!

王炎一咬牙,迅速作出決定,在鐵血震驚的目光中跳入大火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