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藍星的推動下,《赤雲聖典》一欄開始變得模糊,轉眼間提升至入門。

王炎的身上瀰漫出一股紅色霧氣,正是《赤雲聖典》達到入門巔峰的表現。

同時他的左臂出現1個紅點,右臂3個紅點,雙腿足部則是出現3個紅點,在王炎的混沌視覺中,他能清晰地看到這7個竅穴。

每一個竅穴如同一個小型漩渦,裡麵蘊含的則是《赤雲聖典》獨有的赤紅色內力氣團,而這7個竅穴為王炎增加了64點氣血之力。

藍星能量消耗60點,之前在新生大比中消耗了17點能量,如今藍星能量隻剩下23點。

不是王炎不想繼續提升《赤雲聖典》,而是藍星能量不夠繼續推動下一階段。

足部打通3個竅穴,涉及《縹緲仙蹤》空中換步的2個竅穴。

這還是王炎缺少修煉經驗,正常武者是先選擇武法再選擇戰法,因為戰法修煉需要對應的人體竅穴,隻有先明確武法修煉的竅穴後,再考慮相對應的戰法。

這就體現頂尖武法的好處,比如《真武霸經》在內力境階段一共打通四肢54個竅穴,而人體四肢總共60個竅穴,隻要避免缺失的6個竅穴,內力階段的大部分戰法都可以修煉。

何況這些頂級武法都有自身的配套戰技,威力同樣很強大。

武法之間的區彆如同鴻溝,甚至打通的同樣竅穴,增加的氣血之力也不一樣。

王炎撥出一口濁氣,沸騰的氣血重歸於經脈,他的眉頭卻蹙起。

在用混沌視覺仔細觀摩7個竅穴之後,藍星的弊端又顯現出來了,被藍星強行開通的竅穴遠不如自己打通的第一個竅穴強大。

還是需要自己開竅?

......

院長辦公室。

“這可能就是命運吧!你母親曾是我的學生,她的女兒現在也成為我的弟子。”秦明歎息一聲,顯然剛從長久的記憶中回覆過來。

柳如眉恭敬地站在秦明的一旁,她的母親顏如玉曾經是秦明的學生,也是從他手中接過精武的武道係院長位置。

後來顏如玉為了柳長川離開了精武,秦明又被迫重回擔任精武武道係院長。

“我替母親向您說聲抱歉,這些年辛苦您了。”

秦明擺擺手,“這是她的選擇罷了,老夫身體還能撐得住。”

秦明年齡超過150歲,將武道係交給顏如玉之後,他就閉關全力突破半神境。

顏如玉是他人生中最得意的弟子,本身的天賦才情不說,還儘得他的真傳,他也是將顏如玉當作自己的女兒看待。

後來得知顏如玉身死,壞了道心,從此他也就冇了突破的念頭,重回精武武道係發揮些餘光。

“《真武霸經》並不適合你,我知道一本《寒獄孔雀功》可以很好地搭配你的絕對零度。”

“你的天賦比你母親更加出色,老夫能看出你在新生大比中保留了不少,不用為你母親自責。”

柳如眉沉默不語,她是在新生大比中儲存了實力。

她不想爭奪第一,正是因為不想再成為秦明的弟子,哪知排名第一的王炎竟然冇有選擇秦明作為導師。

或許她全力出手也得不了第一,有兩個人她看不透。

一個是排名第一的王炎,她壓根不知道青年人的極限在哪裡。

還有一個就是方無涯,這個人彷彿處於迷霧之中,讓人看不真切。

但這就是秦明所說的命運,她又追尋上了母親的腳步。

“《寒獄孔雀功》是仙宮的絕頂武法,你準備一下,隨老夫去一趟仙宮。”

柳如眉秀眉微蹙,疑惑道:“老師,學生怎麼冇有聽說過仙宮這股勢力?”

“一群自詡為仙的傢夥的聚集地,他們很少出世,瞭解的人不多。”秦明解釋道。

柳如眉恍然,世人隻知道上京四大家族,卻忽視了那些古老的大宗,就拿秦明所在的浩然宗,實力就要比柳家強上不少。

聽秦明這麼說,仙宮的實力也不容小覷。

什麼人纔會自詡為仙?

不是自大,就是絕頂強者!

“在去仙宮之前,還需要缺少點東西。”秦明正說著,一股龐大的精神力從他的身上擴散出去。

彷彿是感應到了什麼,他嘿嘿一笑,雙手向著虛空一劃,一道空間裂縫赫然出現。

柳如眉震驚於秦明的恐怖實力,堅固的空間竟然這麼容易破碎了。

隻見秦明將右手伸進裂縫,彷彿在抓取什麼,柳如眉不明所以,隻能靜靜等待。

遠在實驗室的王炎剛剛修煉完畢,正準備返回宿舍時,眼前的空間竟然裂開了一道裂縫,從中伸出一雙大手。

王炎的大腦瞬間宕機,這場景怎麼這麼熟悉?

上一次,雲姬好歹是個美女,這次更是奇葩,是一雙乾枯的手臂。

就在虛空裂縫出現的刹那,實驗室中的蘇青青眉頭一皺,手中的手術刀寒光一閃。

就在她要動手的時候,秦明訕訕地聲音傳了過來,“蘇副院長莫動手,借你學生一用。”

得知是秦明後,蘇青青淬了一句,“老傢夥就知道顯擺,不就是收個徒弟麼!”

“臥槽臥槽!”

猶如風馳電掣,等王炎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人已經到了秦明的辦公室。

王炎定了定心神,發現秦明正一臉微笑地看著自己。

“秦老,你也不打聲招呼。”王炎吐槽道。

他當然知道秦明是誰,新生大比後,他可是惡補了精武的資訊,不至於一無所知。

當初幾位老者強勢降臨宿舍的場麵,現在還記憶猶新。

“老夫還冇有找你算賬呢!你小子說說,老夫到底哪裡不如蘇副院長了?”秦明板著臉,冷聲問道。

這小子讓他丟了麵子,以往精武新生王哪個不是他學生?

今年倒好,出現了王炎這個奇葩!

“您看現在如果可以換...小子也同意。”

秦明瞪了一眼王炎,冇好氣道:“你當精武是你家?想換就換?”

“晚了,老夫也不想收了!”

王炎嗬嗬一笑冇有回話,轉向一旁:“柳同學也在,恭喜秦老收一個好徒弟。”

柳如眉冷眼看著王炎,她還記得新生大比時,這傢夥逮著自己的胸錘了好幾拳。

整整假期三天才消腫,柳長川還奇怪她怎麼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出來。

嗯?

感受到王炎體內的赤雲內力,秦明一愣,古怪道:“王小子,這麼垃圾的武法你也修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