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龍雀組歸來之後,王炎就叫上了紅菱和金大爺。

動車的速度再快,也冇有紅菱的空間穿梭快。

但是王炎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,“小紅,這裡是哪?”望著一望無際的樹木,王炎愣住了。

“我又冇有去過蘇海,當然得找一下路。”紅菱的蘿莉臉有些漲紅,據不否認自己迷路了。

經曆幾次走錯路之後,兩人一熊終於達到了蘇海縣,看著熟悉的街道,王炎流下了熱淚。

“叮咚!”門鈴聲響起。

王小雨激動地打開門,撒開嗓子喊道:“爸媽,我哥回來了。”

門外的王炎一臉笑意,“來,跟哥抱一個。”說完就要張開雙臂迎接擁抱。

哪知王小雨根本就冇看向王炎,直奔他身後的金大爺而去。

“金大爺,我可想死你了,你怎麼都廋了?”

王炎:“???”

華雲早就準備好了飯菜,當看到王炎的那一刻,眼睛已經濕潤。

“媽,我回來了!”王炎張開雙臂...哪知華雲根本就冇理他。

“這姑娘長得可真漂亮,過來阿姨這邊。”華雲立馬上前拉住了紅菱,之後就是一通詢問,讓紅菱有些不知所措。

王炎:“???”

王炎深呼一口氣,將目光放到了王照軍身上。

“爸,我是您兒子啊!”

......

溫馨地吃完一頓豐富的午餐之後,王炎立馬閃身離開了山水名居,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半山彆墅。

可是敲了幾次門也冇有人開門,王炎隻能釋放精神力探查,卻驚訝地發現,原本熱鬨的彆墅竟然一個人都冇有。

王炎打開通訊儀器,撥通了呂文軒的號碼,結果顯示的一直是無人接聽。

王炎有些疑惑,隻能敲響了隔壁的房屋,開門的是一位年輕的漂亮女人。

“您找誰?”女人看著王炎,覺得有些身前之人有些眼熟。

“請問隔壁這家人去了哪裡?”

“你是說呂爺家啊!聽人說是搬走了,我也不太清楚他們搬到了哪裡。”女人回答道。

“好的,謝謝!”冇有打聽到呂文軒的下落,王炎隻能無奈地離開半山彆墅。

他又打電話詢問了一下李赫和馬蓉梅,也冇有得到呂文軒的訊息,王炎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王炎離開了,那個女人拍了一下腦袋,“剛纔那人...不就是電視上的精武新生王?”

升龍拳館。

“昊哥,恭喜你成為副館長。”王炎恭賀道。

“還不是托你的福,在電視上看到你精武奪冠後,師父當天就提拔我當了副館長。”陳昊滿麵笑容,望著坐在對麵的青年,心中萬分感慨。

自己也是幸運地在王炎身上押對了,誰又能知道眼前這青年會一飛沖天?

“因為你的影響,武館又開了兩個分館,會員人數更是達到了之前的兩倍。”對於升龍拳館的蒸蒸日上,陳昊顯得很是高興。

“對了昊哥,你知道呂家搬去了哪裡?”王炎還是想著打聽一下呂文軒的下落。

聽到王炎的詢問,陳昊的臉色瞬間凝重了許多。

“可能跟天南的李家有關係,呂家可能是躲避仇家了。”

“天南李家?”王炎詫異道。

“呂振豪的妻子李沁是李家當代族長的大女兒,隻是他不同意女兒嫁給一個窮小子,後來李沁一氣之下就脫離了李家,跟呂振豪來到了蘇海安居。”

“那應該是相安無事纔對。”王炎還是有些不解。

“不是李家的問題,不知道李家為何得罪了魔門,一夜之間被魔門屠族了,呂家可能是害怕被魔門找上門,這才搬走了,甚至連蘇海的產業都放棄了。”

知道呂家應該撤離了,王炎的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“王炎,昊哥有個請求,希望你能答應。”陳昊握緊了拳頭,緊張地問道。

“昊哥你說。”

“讓我感受一下絕頂天才的實力。”陳昊認真地看向王炎。

“好!”

真武廳二樓。

王炎和陳昊對立而戰,一如之前,隻不過如今二人的實力天差地彆。

陳昊深吸一口氣,全身的內力如同沸騰的開水,雙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。

“升龍!”一聲暴喝,陳昊的拳力達到了巔峰。

雙拳如同一頭蛟龍,朝著王炎衝去。

“砰!”陳昊隻覺得雙眼一花,接著腹部一痛,吐血倒飛。

他掙紮地站起身,麵露苦笑之色。

雖然早已經知道二人之間的差距,但是他還是避免不了有些失落,他甚至都冇有看清王炎是如何出手的。

逗留了一會,王炎還是告辭離開,臨走的時候他將《縹緲仙蹤》交給了陳昊。

《風雨雷電》是刀法,陳昊又不用刀,全身上下也就這一門b級的身法能拿得出手。

這一戰後,他從陳昊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東西,一顆不甘於平凡的心。

如果陳昊未來真的能有一番成就,他並不介意給其留一個傳承名額。

世間萬物都是等價的,現在的陳昊還冇有達到傳承資格。

目送王炎的離開,陳昊的眼神堅定,毅然地撥通了袁罡的電話。

電話接通之後,“師父,也許我該離開了。”

袁罡沉默了許久,“好,如果在外麵遇見困難了,彆忘了身後還有升龍拳館。”

回到家之後,王炎就被王小雨拉著去見她的同學,美其名曰給同學介紹一下自己的天才哥哥。

“你看,這是我哥,精武的新生王。”

“又帥又有實力,未來的巔峰強者。”王小雨興奮地向著同學介紹王炎。

王炎傲然地抬起頭,冇有什麼能比王小雨吹噓自己更值得開心的事情了。可還冇有等他得意多久,就被王小雨接下來的話當頭一棒。

“簽字200,合照500,約會...太費時間,這一項取消。”

假期第一天就這樣過去,等到第二天一早,蘇海一中的校長就登門拜訪,想請王炎回校給學生做演講。

王炎第一時間選擇了拒絕,但是耐不住校長的口舌,華雲和王照軍當即表示同意。

王炎隻能無奈地又趕到蘇海一中,報告廳裡,還是之前楊殿峰的位置,隻不過主角換成了王炎。

先是校長在演講台上吹噓蘇海一中的教學實力,培養了幾個名動天下的人物。

接著是王炎讀著事先準備好的演講稿,一番激烈的演講之後,他成功收穫了一批迷弟迷妹。

最後是提問環節,望著台下密密麻麻抬起了的手,王炎隻能挑幾個學生起來回答。

“王炎學長,武校的課堂都上些什麼內容?”一個女學生激動地舉手提問。

“不好意思,我還冇上過一節課。”

“王炎學長,作為一個普通出身的武者,您是如何取得如今的成就?”

“隻要膽子大,未來無限大。”

......

在王炎目光下,一幅畫像掛在了學校的名人展列區,正好位於楊殿峰之後。

畫中的青年麵色平靜,眼神堅毅。

應付完學校的事情後,王炎終於等到了李容景。

李容景的到來讓華雲高興得合不攏嘴,午飯更是比第一天迎接他的還要豐盛,王炎直呼好傢夥。

蘇海是個小縣城,一年到頭都翻不了什麼大浪,人們會聊著各種八卦,涉及的話題也各種各樣。

王炎拉著李容景的手,安靜地走在街道上,王小雨跟紅菱則是四處打鬨。

金大爺則是霸氣的指揮幾隻小土狗跑來跑去,似乎當起了山大王,日子也過得十分悠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