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蘇青青那裡離開後,王炎冇有著急去藏書室,而是返回了宿舍。

f級異能者的精神識海不超過300米,e級異能者則是800米至1000米。

d級異能者是一個分水嶺,精神識海可以拓展至3000米。

此時王炎識海內的雷雲膨脹了不止一倍,漂浮在鎮神山峰之上,是不是有雷光在雲層中遊走,甚至壯觀。

異能突破d級之後,除了暴漲的雷雲,青龍印解封時間更是達到了10分鐘。

真男人,還必須有持久力!

青龍印的威力不可謂不強大,尤其是在數量級方麵,可以應付很多麻煩。

《淨元真功》的傳授也不再像之前傳授玉玲瓏那樣需要精神交流,隻要凝聚拓印鎮神山峰的神韻打入傳承者的精神識海就行。

而且王炎很懷疑上次根本就是玉玲瓏故意的,以她真氣境的實力,根本不需要外放自己的精神識海。

“《淨元真功》的特性是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你真的想好了?”王炎平靜地注視著江燕,等待少女的抉擇。

《淨元真功》脫胎於《鎮神訣》,有著《鎮神訣》的特性,但是卻受製於本體。

一旦王炎這個鎮守一派首席身死,其他傳承者也會受到重創,這也是乾坤宮當年是大夏第一勢力的原因。

它就如同一個紐帶,將各大勢力串聯在一起。

“王同學,我已經做好了準備。”江燕隻是猶豫了幾秒,就做出了決定。

王炎也不再多說,白光一閃,一枚縮小版的鎮神山峰從眉心飛出,在他的意念下,打入到江燕的識海。

回到精武之後,他就打算將《淨元真功》傳授給江燕。

江燕出身並不低,也是來自一個頂級世家,自然知道《淨元真功》的重要性。

或許她原本就是以此為目的靠近王炎,但是王炎還是能感受到少女的善良,她也是精武第一個得到他傳承的學員。

王炎也有自己的目的,他需要組建一個團隊,為以後開啟鎮守一脈做準備。

乾坤宮是一股勢力,曾經淩駕於巔峰的力量,它需要眾多力量的支撐。

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,尤其是收集藍星能量,靠他現在的實力,速度太慢了。接下來的計劃,他會需要消耗龐大的藍星能量。

看著少女還在接受傳承,王炎離開了宿舍,剛出門就看到了站在樹下的少女。

“準備走了?”王炎有些不捨地詢問道。

李容景點了點頭,新生大比之後,武校有三天假期,除了少部分的修煉狂魔,大部分學員也都選擇回家一趟。

剛經曆新生大比的殘酷,學員緊繃的神經也需要放鬆,一味地埋頭苦修並不是武道的唯一法則,一鬆一弛纔是自然之道。

“我還要去龍雀組走一趟,實現我的承諾,然後動身回蘇海。”

“王小雨昨天就開始唸叨,電話裡興奮得不行,一點也不像以前一樣跟我鬥嘴。”

“我媽把我罵得狗血淋頭,責怪我太出風頭,那麼拚命乾嘛?受的傷重不重?”

“我爸則是默不作聲,隻是催促我快點回去。”想到自己的家人,王炎滿臉笑容。

李容景默默地聽著,她從小在軍營中長大,與王炎成長軌跡完全不同。

戰場曾經是她唯一的歸宿,現在似乎有了些許不同。

“我會去蘇海。”李容景壓了壓頭頂的鴨舌帽,遮住了臉龐。

王炎的笑臉更加燦爛了,直到少女的身影消失他才平複了躁動的心。

“為什麼不把《淨元真功》傳給你的小女友?”玉玲瓏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到王炎的身邊。

“我還是太弱了,還冇有萬分的把握。”

“那我呢!”玉玲瓏幽怨道。

“玲瓏姐,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王炎硬著頭皮解釋道。

“我記下了,以後你得補償我。”

“你讓我查得方無涯,來自一個小宗門,身份背景都冇有問題。”

“但這也是奇怪的地方,他之前隻是一個資質普通的內門弟子,現在的實力有些出人意料。”玉玲瓏將查到的資料遞給王炎。

“他隱藏得很深,新生大比中我逼他出手,也隻是試探出一部分,真實實力或許要更強!”王炎神情凝重,他對方無涯很是忌憚。

對方有意無意地靠近自己,一定不是簡單地為了《淨元真功》而來,隻能等對方先露出馬腳。

“我會派人繼續盯著他。”

大夏龍雀組總局。

“按照你的要求,雀組這次可是挑選了一位大美女。”刑言給了王炎一個“你懂的”的眼神,讓王炎不明所以。

“刑哥,我最近有些突破,不是女性武者也可以傳承,要不你來試一試?”王炎可是說的真心話,刑言對他不錯,也是他考慮的人選之一。

“咳咳,等你神功大成了再說。”刑言立心中一緊,馬拒絕道。

誰知道男男會不會出現狀況?

王炎:“……!”

我心嚮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。

在刑言的帶領下,王炎見到了曹正卿,還見到了一個出乎他意料的人。

“白小姐?”王炎看向白清靈,驚詫於對方竟然是雀組的成員。

白清靈點點頭,“王先生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一個時辰後,王炎麵色蒼白地從房間裡出來,一副身體被掏空的樣子。

白清靈緊跟其後,鬢角濕潤,臉色有些潮紅,她武道實力不強,接受傳承還有些吃力。

刑言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曹正卿則很是無語。

這小子這麼虛就是裝給他看的。

辦公室。

“清靈在陣法之道上很有天賦,鎮守一派的傳承可以大幅度提升她的精神力。”

“龍雀組的人才真多,真不愧是大夏第一勢力。”王炎麵色蒼白,強撐著讚許道。

曹正卿也不揭破,任由王炎表演。

“這次全國武校新生大比,你是出儘了風頭,龍雀組可還要給你擦屁股。”

王炎聽到曹正卿這麼說,臉色更加蒼白了。

他可是鎮守一派的現任首席,如今這麼高調複出,肯定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,其中不乏那些魔門組織,畢竟有些人不希望大夏再出一個無敵的武乾坤。

新生大比之後,上京魔門武者數量激增,有一大半都是衝著王炎去的。

在上京有龍雀組鎮壓一切,但是出了上京可不好說,尤其是魔門組織神出鬼冇,防不勝防。

“龍雀組可以繼續幫你掃清障礙,但是凡事皆有代價,光靠《淨元真功》還不夠。”曹正卿說道。

曹正卿的意思很明顯,王炎的籌碼不夠了,如果還想繼續合作,就必須增加籌碼。

王炎坐正了身體,臉色迅速恢複紅潤正常的狀態。

“你想要什麼?”

“時機到了我會告訴你,你也可以拒絕。”

王炎沉默了一會兒,最終還是選擇了答應。

龍雀組是官方組織,曹正卿雖然不好忽悠,但是遵循著等價交換,應該不會坑他。

看到王炎答應,曹正卿鬆了一口氣,有王炎的配合,秦玄那邊也有了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