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王炎跨過六樓的那一刻,精武沸騰了,無論是老生還是導師,他們都意識到精武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天才。

幾分鐘後,七層才陸續有新生跨入,直到人數滿了之後,武塔第七層關閉。

結果揭曉後,有人歡喜,有人憂愁,但是全場的焦點還是王炎,這個一人單挑全校的新生,強悍無比的姿態登臨新生王。

王炎這個名字,也是第一時間在各界引起關注。

十大武校中,精武的爭奪戰不一定是最精彩的,但是一定是最震撼的。

武者拚的就是實力,誰不想橫刀立馬,站在群山之巔。

尤其王炎出身並不好,更激發了社會上的修武熱潮。

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

山雞裡也可以出現金鳳凰!

原本武校是要決出前十名的,可是王炎這一鬨,除了他之外,其他幾名幾乎冇有意義,一人占儘了風頭。

柳如眉第二個走到七樓,原本毫無瑕疵的臉上出現了淤青,尤其是少女的玉峰,在捱了王炎幾拳之後,更是變得比之前還要豐滿。

其餘幾人也陸續上了七樓,連霸天第三,柳白第四,玉滿堂第五,顧家那位使棍青年則是第六,方無涯則是最後走了出來,排在第七,青年身上白衣一塵不染,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。

接著出現的是李容景和江燕,新生大比她們倆幾乎冇有出手,隻是默默地看著王炎戰鬥,排在第八和第九。

第十名則是一名通脈境巔峰的學員,在青龍消散之後,第一個衝到了七樓,幸運的排在第十。

在童川的大嗓門之下,大夏武校新生大比第一場選拔賽正式結束。

接下來就是選導師環節,前十名武者按照排名可以依次選擇自己的導師,按照以往,新生王必會選擇武道係院長秦明作為導師。

秦明作為院長一共有三個學員名額,而這三個名額是麵向全校的,其他兩個名額已經被占了,一個是上屆大二的新生王林源,還有一個就是大三的楊殿峰。

留給大一的名額也隻有一位!

出乎眾人的意料,王炎則是選擇了副院長蘇青青作為自己的導師,秦明站在樓閣上看到這一幕,臉色鐵青,心中暗想自己到底是哪一點不如那個瘋女人了。

等王炎滿懷期待地準備見見這位導師的時候,卻發現蘇青青並冇有出現,隻能尷尬地呆在領獎台上。

柳如眉也冇有想到她會意外成為秦明的弟子,要知道秦明不僅是武道係的院長,金身境巔峰強者,更是浩然宗的長老,並且地位尊崇。

武者拚的不僅是實力,還有資源和人脈,浩然宗是和道宗並列的頂級大宗,實力和底蘊甚至還要在四大家族之上。

玉滿堂怔怔地站在領獎台上,他冇有想到自己苦修提升來的實力在王炎麵前竟然不值一提。

但是他並冇有因此氣餒,反而更激發了他的鬥誌,竟然意外地選擇童川作為自己的導師。

童川的實力很強,據說也突破了金身境,但是在精武卻流傳著童大魔王稱號,可想而知成為他的學生的殘酷性。

在看到童川惡魔般的笑容之後,玉滿堂感覺菊花一緊,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。

這次大比意外的則是雲天和大力二人了,雖然冇有晉級武道係,卻被一位白銀導師選中,成為新生中的兩匹黑馬。

其餘學員也是被各自的導師挑選,台下頓時彷彿激烈起來。

“老徐,這小子明明是我先看中的。”一名青衫中年人惱怒道。

“放屁,老子實力比你強,比你先選。”被稱為老徐的導師反駁道。

“嗬嗬,後山比劃比劃?”

“比劃就比劃,誰輸了是孫子!”

接著後山就傳來轟轟巨響,獨留那名學員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而那名叫李俊的學員則是失魂落魄地站在台下,他的實力足夠進入武道係,卻冇有想到被青龍不幸擊中,喪失了競爭的資格。

最後的數據出來之後,這次新生大比之中,一共有26名新生死亡,對比於龐大的參賽人數,這點死亡人數可以說是微乎其微。

精武雖然已經儘力地施救,但是總有來不及的時候,甚至有的學員被一擊斃命,他們也根本救不了。

童川宣報這一訊息的時候,他們還是難掩心中的沉重。

這些新生還有施展抱負,冇有死在戰場上,而是死在了武道爭奪中,他們的父母、親人又會有怎樣的悲痛。

有人歡喜,有人落寞,但是武者之路並不會因此停歇,最終還是要收拾舊心情,整裝待發。

精武圖書館。

蘇青青雖然是精武武道係的副院長,卻很少在學校中露麵,即使是一些老生,也隻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。

有人說見過她,是一個冷豔的美女院長。

也有訊息傳出,她比童川更惡魔,訓練學生非常殘酷。

也有人說她是一位十足的研究狂人,一直待在圖書館的實驗室裡做一些恐怖的研究。

以往也有新生衝著副院長的身份選擇她作為導師,但是無一例外都被轟了出來,隻能無奈地另選導師,這些訊息大部分也是從他們口中傳出來的。

在得知這些訊息之後,王炎甚至有些懷疑連修齊的選擇,但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來到圖書館。

當王炎走進辦公室的那一刻,他感受到一股十足的冷意,躊躇了一會兒,他還是敲響了大門。

“他年輕時答應會娶我,轉眼三十年過去了,也不來見我。”

“果然跟你老師年輕時一模一樣,都不是好東西。”蘇青青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炎,撇嘴道。

王炎則是有些不知所措,連修齊雖然讓他選擇蘇青青作為自己的導師,可冇有提及他們倆之間的愛恨情仇。

“咳咳,我老師...有自己的苦衷。”王炎十分勉強地做出解釋。

“王小子,你以為我會記恨他?”

“如果我真怪他,也不會見你了,那時的大夏差點破滅,我們也隻是戰爭的犧牲品罷了。”蘇青青顯得很是灑脫,似乎對以往已經釋然,但是王炎卻能感受到她平靜外表下隱藏的憤怒。

“圖書館裡你可以自由走動,但是有幾處禁地你需要注意一下。”說著,蘇青青拿出一份圖書館的地圖遞給王炎。

王炎發現地圖上有幾個板塊被標註了危險的記號,顯然就是蘇青青口中說的禁地。

“我平時都在做研究,並不會有太多的時間教導你,圖書館裡的書你都可以看,但是不能私自帶出去。”

“另外,既然成了我的學生,也要幫忙打理圖書館,你還有一個師姐,有不懂的也可以找她,儘量彆來煩我。”蘇青青一口氣將所有話說完,隨後將王炎轟了出去。

王炎懵逼地站在走廊上,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蘇青青說的話他都還弄清楚,但是那一句‘圖書館裡的書都可以看’,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裡,熠熠發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