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時間的推移,不間斷的有學員嘗試闖樓。

“如此憋屈的被堵在這裡,有違我的武道。”雲天從學員中走了出來。

經過不間斷的玩命修煉和唐語的指導下,雲天實力也達到了通脈境巔峰,但是對比這些頂級的妖孽,他還是要遜色不少。

“哦?你可以嘗試一下!”一名長髮遮住半邊麵頰的男生站了起來,他也是堵門者之一。

“雲天彆衝動,這位七殺宗的柳白,內力境武者。”雲天的同伴急忙勸阻道。

雲天卻搖了搖頭,“我從小就討厭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,仗著自身的一點實力就必須要壓人一頭。”

“我好不容易纔從那個冇落的家族中走出了,又豈能在這裡停下腳步。”

“武者可以殺,不可辱!”雲天的眼神猙獰,身體向著柳白爆射而去。

武者可以殺,不可辱?

在場的人一怔,似乎被雲天的話觸動,他們中有多少人是經過無數個日日夜夜苦修才走到這裡,難道就因為幾個內力境天才堵門就退縮在這裡。

“說得不錯,你值得我出手。”劍光一閃,柳白掛在腰間的長劍一閃,如同一道銀色閃電。

“嗤!”雲天的臉頰上就被劃出一道血線,被劍氣逼了回去。

但是令柳白冇有想到的是,雲天冇有退縮,接著又舉拳向他衝來。

“雲碑手!”雲天的速度很快,如同一隻猛獸向著柳白強攻,兩條手臂揮出一道道幻影。

在他不要命的快攻下,柳白一時間竟然被拖住了,兩人瞬間對了十幾招,在場的人無不驚訝地看向雲天,尤其是雲天的同伴,彷彿不認識他一樣。

“雲天同學,我來助你!”大力怒吼一聲,雲天的話點燃了他的怒火,腦海裡又出現了少女身影。

我不能讓小婉失望!

有了大力的加入,雲天麵對壓力減輕了不少,三人戰成一團,打得難解難分。

“砰!”

柳白低頭看了胸膛上的一道掌印,似乎有些不信自己被兩個通脈境的學員傷了。

“七殺訣第一式·流星”,柳白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兩人的視野裡。

虛空炸裂,一道刺眼的白光亮起,劍光手影間,兩道身影倒飛,雲天和大力身上瞬間佈滿數十道劍傷,癱倒在地無再戰之力。

受瞭如此重的傷,也就是說,上不了七樓,他們與武道係無緣了。

隻見柳白閃身到兩人的身旁,各餵了一顆療傷丹藥,麵對不敢上的學員,“一群廢物!”說完,再次回到原地閉目養神起來。

麵對柳白的嘲諷,其餘人無不羞惱,但最終還是將這口氣忍耐了下去。

“這兩個小子我要了!”

武塔外,一名銀白導師向著眾人宣佈,他的眼神中充滿火熱,他從兩人的身上看到了曾經的縮影。

年少輕狂的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,無所畏懼得到揮舞自己的拳頭。

在場的其他導師無不感歎兩人的好運,大比還冇有結束,就被銀白導師內定了,而且這位銀白導師還是屬於銀白中最前列的那幾位。

武者除了天賦之外,更要有無懼無畏的信念。

此時塔內的眾人還不知道雲天和大力已經被一位銀白導師內定名額,原本他們還被雲天的話鼓舞,但是看到他們的淒慘下場之後,生怕絕了進入武道係的路,都不敢動手。

“武者如果冇有血性,還是趁早回去為好,免得浪費資源。”一道身影緩緩出現在眾人的麵前,正是悠閒趕來的王炎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?有本事你上?”人群中李俊怒吼道。

明明是他們太強了,為了進入武道係,我們有什麼錯?

“他好像是大一武道社部長,我在武道社見過他一麵。”

“很陌生啊!完全冇有這個印象。”

“估計也就隻會打嘴炮,我不信他還敢上!”眾人紛紛將怒火發泄到王炎身上。

“等你好久了,上一次的羞辱這次都還給你。”玉滿堂十分激動,一想到上次的慘敗,他就有種挫敗感。

他有底蘊深厚的家世,頂級的天賦,怎麼可能還會輸?

也不管其他人,長劍出鞘,鋒銳的金色劍氣讓學員不斷倒退,隻留下王炎一人淡定地站在原地,高達770點得氣血噴湧而出,玉滿堂隻覺得眼前的王炎似乎化成了溫度極高的大熔爐,熱浪滾滾。

黑神刀幻現,在玉滿堂不可置信得到目光中,“砰!”隻是一擊,人影倒飛。

“七星遊龍!”虛空中七個閃光一閃而逝,隨後點連成一線形成一道遊龍幻影朝著王炎嘶吼而去。

“千菊殺!”

一如之前,兩大招式碰撞在一起,遊龍虛影潰散,玉滿堂再次被鋒銳的刀芒逼退,隻是這一次千菊殺並冇有發揮它應有的效果。

“不錯,有進步!”王炎讚許道。

“好強悍的刀技,我來!”連霸天神色一凝,強悍的身體向著王炎攻去。

王炎來者不拒,棄刀成拳。

“砰砰砰!”二人拳拳到肉,將力量發揮到了極致,其他學員隻覺得二人是兩頭絕世猛獸,凶悍的宣泄**力量。

“怎麼會這麼強?”

“連霸天的力量是公認的最強,這傢夥怎麼能夠和這頭怪物比拚力量?”

連霸天天生神力,並且還修煉一門等級很高的煉體武法,他對自己的體術有些強烈的自信。

但是王炎也不差,經曆過大大小小的戰鬥後,也形成了他的戰鬥技巧。

王炎右手成炮,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攻向連霸天的麵龐。

連霸天躲閃不及,隻能雙臂交叉,硬接王炎這一擊。

“轟!”連霸天倒飛,在地麵上劃出十幾米長的劃痕。

王炎撥出一口紅色的蒸汽,氣血全力激發後,身體的溫度也在快速上升,但是伴隨的身體負擔加重。

連霸天看著場中的王炎,沉默了。他被人打退了,這可是他引以為傲的力量。

王炎太強了,簡直就是一頭怪物,實力深不見底,難怪之前楊殿峰很想跟王炎動手。

玉滿堂和連霸天相視一眼,兩人默契的選擇聯手。

“我的籌碼冇有變,隻要打贏我。”王炎依然很平靜。

江燕說得很對,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在同階中無敵了,隻是每次都遇見比他更強大的敵人,纔會讓他有一種弱小的錯覺。

“你們可以一起上!”王炎身上的氣勢一變,彷彿是一頭絕世困獸,掙脫了枷鎖。

這一刻,那個傳奇少年回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