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武武塔。

天際剛劃破一絲光亮,校園就開始火熱起來,不僅新生難掩心中的激動和緊張,老生也難得停下修煉的腳步。

“老劉,你說這屆新生能出幾個妖孽?”一位大二老生問道。

“是英雄還是狗熊,今天就會知曉。”

寬闊的廣場上聚集密密麻麻的學生,精武新生入學差不多有四萬人,除了冇有突破武者而被提前淘汰的學員,參加新生大比的新生也至少還有兩萬多人。

這些學員可都是正兒八經的武者,彆看廣場上人數眾多,但是這要是投放到整個大夏,武者比例還是稀少的。

普通武校的最低錄取標準是氣血達到60點,而十大武校最低錄取標準不低於100點。

在入學階段,二者就相差40點的氣血鴻溝,之後的差距隻會越來越大。

幾十台無人機在空中環繞飛行,將新生大比的整個過程全程直播。

“彆擠我,你們老挨著我乾嘛。”一個豪胸的蘿莉女孩不忿道。

“同學這麼說就不對了,人太多了,我也是被迫的。”一個戴著眼鏡的斯文學生解釋道。

“你看看周圍。”蘿莉女孩冷笑一聲。

眼鏡男立馬睜眼掃視了一下四周,發現原本誌同道合的同學已經默默離開了蘿莉少女,一個個道貌岸然,宛如正人君子。

“眼鏡仔,是不是找揍?”一個身體強壯的學生凶狠道。

“艸,賣隊友!”眼鏡男咒罵了一聲,還冇等他撤離,就捱了一拳,眼鏡都被打碎了。

“其他人都識趣撤了,就你看不清是吧!”蘿莉少女收回拳頭,凶狠道。

王炎無語地看著這一幕,緊緊靠著身邊的李容景。

李容景:“......”

在少女警告的目光下,王炎尷尬地拉遠一些距離。

“肅靜!”大吼聲響起,一股龐大的氣血之力在廣場上橫掃,王炎隻感覺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大山。

其餘人更不必說,很多都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,尤其是那位豪胸的蘿莉少女,都壓變形了。

王炎體內的氣血烘爐震動,高達770點的氣血之力瘋狂運轉對抗著這股壓力,最終還是艱難地站起身,看到身旁一臉若無其事的李容景,王炎一呆。

除了王炎之外,也陸續有學生站了起來。

連霸天、柳如眉、方無涯、雲天等人,基本上新生最前列的學員也都頑強的站了起來,與周圍趴在地上的學員形成了強烈對比。

看到廣場上還能站起來的幾十道身影,童川微微點頭,今年的新生似乎比往年還要更強一些。

威壓大概持續了十幾個呼吸才消失,所有人陸續站起了身體,擦了擦滿頭的大汗,蘿莉少女第一時間檢查自己的豪胸,生怕真變形了。

“我是童川,武道係主任,這次的新生大比由我主持。”

“武道係很強,導師多,資源多,但是學生更多,不夠分。”

“有一個不幸的訊息臨時告訴你們,今年的精武武道係名額又縮減了,原本院長想砍一半,但是我童川冇有同意。”

“精武那麼多學員怎麼辦,所以我就多要了一些名額,一共3000名額!”

台下的學員立馬激動起來,臨時縮減武道係名額,這意味著競爭將更加殘酷。

“哈哈,你們得感謝我,讓我看到你們的實力與野心,舞台永遠是留給強者。”

“廢話不多說,武塔開啟!”童川的聲音落下,地麵傳來震動,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,七層武塔拔地而起。

一道沖天光芒亮起,武塔被逐層點亮。

“現在我宣佈,精武新生大比正式開始!”童川的聲音響徹雲霄。

廣場的氣氛凝結到冰點,隨即猛烈的爆發出去,宛如晴空裡的一道驚雷,迅疾而又凶猛。

“衝,這是屬於我的時代!”一位學員眼神瘋狂,但是還冇等他邁開腿,就被身旁的人群甩飛。

“砰!”一位學員噴血倒飛,隨後被人群踩在了腳下。

王炎運起《縹緲仙蹤》,身影如同一道幻影在人群中來回穿梭。

“給我讓開。”一個學員大吼,氣血盪開,一拳打向王炎,卻冇有想到自己的拳頭隻是擊中了虛影。

一拳落空,自己反而用力過猛失去重心,被後麵的人踢飛了出去。

李容景更是簡單明瞭,念力湧現,朝著武塔快速飛行。

與此同時,人群中立馬也有幾道身影跟著升空,有身後綻放彩色光翼的,也有腳下出現一道銀盤能夠飛行的。

“臥槽,這是作弊!”一個學生咒罵一聲,很快就被人海吞冇。

但是上空也並冇有那麼容易,無數的光團朝著幾人射擊,有火球也有冰球,甚至還有飛刀,那位銀盤學員更是不慎被擊落。

在空中雖然有優勢,但是也容易成為其他人的目標。

“給我滾開!”連霸天一聲怒吼,通體紅光綻放。宛如人形坦克,將擋住他前進的人衝飛。

隻是不到三四個呼吸,有些實力的學員已經進入了武塔第一層,緊接著又往上衝。

武塔內部空間十分廣闊,樓層之間靠著一條上升的石階連接。

王炎並不著急,此時他在第一層,李容景進了武塔之後,也就跟王炎彙合了,江燕此時也到了彙合點。

一層的學員不多,但是也達到了數千人。

王炎穿梭在人群中,發現那些受傷的學員並不像精武所說的絲毫不管,有些傷勢重的學員會無緣無故地消失。

他猜測應該是精武的急救措施,這樣做也儘可能地減少傷亡。

“太弱了!”看著身邊學員爆發的戰鬥,王炎感歎道。

偶爾有幾個人向他們衝了過來,王炎全部拍飛,冇有人能夠擋住他的一招。

“不是他們太弱了,而是王同學太強了!”江燕解釋道,以她如今通脈境巔峰實力,麵對王炎也走不了一招。

王炎默然,從雪兒幫他打開藍星開始,他的人生就如同開了外掛般。

但是也遇見多次生死危機,麵對的敵人也越來越強大,好在自己最終都挺了過來。

就在他們為了爭奪排名鬥得難解難分的時候,卻在外界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“這就是武校?競爭這麼殘酷?”

“你看你看,有名男學生右手直接斷了,那名女生胸都打扁了。”一名女生驚恐道,甚至有些血腥畫麵她都是捂著眼睛看的。

山水名居。

“看到你哥哥冇?他有冇有受傷,怎麼會這麼危險?當初還不如上文科大學。”華雲十分焦急,眼裡微微泛光,她害怕看到兒子受傷。

“婦道人家,男人流點血算什麼?”王照軍嘴硬道,但是他的眼睛卻出賣了他,心中緊張不比華雲少。

王小雨也很擔憂,眼神緊盯著螢幕。“找到了,爸媽你看,我哥和小景姐!”

王小雨驚喜的聲音讓王照軍和華雲的激動萬分,立刻圍了上來。

畫麵中,之間王炎悠閒地走在混亂的人群中,身邊還有兩位少女陪伴,與那些拚命地學生形成鮮明對比。

“這是我哥?”畫麵一閃而逝,王小雨捂嘴不敢相信。

雖然知道王炎有些本事,卻也冇有想到會這麼強!好像一拳一個小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