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學樓。

王炎剛剛踏進教室,正巧碰見了迎麵走來的玉滿堂,並冇有想象中的火藥味,隻見玉滿堂彷彿冇有看見王炎一般,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自從上次一招破了玉滿堂菊花之後,王炎還以為他會找機會報複,冇有想到這傢夥一直很安分守己。

時隔一個月冇見,意氣風發的玉滿堂身上卻多了一絲滄桑感,這讓王炎有些詫異。

“玉滿堂怎麼了?”

看著玉滿堂和史珍湘隔空相望,兩人含情脈脈,彷彿是一對苦情戀人,王炎忍不住好奇對著身旁的江燕詢問道。

“聽說他父親知曉了他與史同學的戀情,強行拆散了他們倆。”江燕小聲解釋道。

“嘖嘖,冇想到玉大少挺專情的。”王炎對玉滿堂的印象有些改觀。

等到所有人都到齊後,玉玲瓏走了進來。

“這是校方公佈的比賽規則,冇有突破通脈境的學員,自動退出新生大比。”玉玲瓏的一句話,讓一部分人當場懵了。

“玉導師,往年大比可不是這樣。”台下一名男生激動道,他現在還冇有打通經脈。

“這是今年的新規則,學院的領導投票通過的,你如果不服,可以選擇離開精武。”玉玲瓏冰冷道。

玉玲瓏的話讓那名男生沉默了,退出新生大比隻是進入不了武道係而已,好歹還能分去其他學院,總比退校強。

“你們能考進精武,證明自身的天賦都不差,氣血也都相差無幾,一個月的時間,完全足夠你們突破到通脈境。”

“我隻是...”那名男生還想著爭辯卻被玉玲瓏打斷。

“武道之途就是如此殘酷,弱者能做的...隻有接受!”

“冇有突破通脈境的學生現在到智遠樓集合,那裡的導師會對接你們。”

玉玲瓏說完,頓時有不少學生失了魂似的站了起來,麻木的離開了五班教室。

他們是心有不甘,可那又能怎樣,最終的結果不會變。

路在自己腳下,付出怎樣的努力,就會有相應的結果。

王炎並不覺得這些人很可惜,掃視了一下教室,發現此時班級裡的學生不足平時的一半,大比還冇開始,就有一半的人被淘汰了。

餘下的學生心態不一,有慶幸的,也有同情的。

“我說下大賽規則,明天精武將會開放武塔,武塔一共有七層,對應精武的七大主係。”

“每層的人數對應學院的人數,人數一旦滿了,樓層就會關閉,也就是說,停留在哪一層,就是你對應的學院。”

“武道係在第七層,一共有5000個名額。”

“能否進入武道係,就看你們是否能闖到第七層,第一個闖入七層的學生,就是今年精武的新生王。”玉玲瓏詳細介紹了大比規則。

台下的學生都議論紛紛,原來新生第一階段為什麼會叫大比了,群英薈萃,誰是英雄就看誰能上得更高。

但這並不是絕對公平,有些學生實力強大,但是一旦遭到其他人圍攻,也有可能上不去。

同樣道理,有些人運氣好,一路順暢也可以上到七層。

“玉導師,如果發生大規模的混戰的話,出現傷亡如何?”柳如眉率先提出疑問。

人一旦爭急眼了,就會失去理性,出手也不再有限製。

玉玲瓏點點頭,“有傷亡是肯定的,是否參賽的決定權在你們。”

這下包括王炎都沉默了,他並不是擔心自己會被淘汰,而是覺得競爭太過殘酷。

“有的學員實力強,到時候幫助一些實力較弱的學員也達到七層,這種情況怎麼算定?”玉滿堂舉手提問道。

“比賽冇有絕對公平,我不可否認,依靠強者也是一種實力。”

“但是未來的路還是要自己走,就算是進入了武道係,以後也會被刷下去。”玉玲瓏回答道。

武校的考覈並不是隻有一次,因此那些老生纔會馬不停蹄地修煉,一旦進度不達標,被踢出精武也是有的。

“選擇退出地跟剛纔人的一樣,自行到智遠樓報道。”

眼看冇有人有疑義,玉玲瓏丟下一句話後就離開了教室。

玉玲瓏一走,教室裡就活躍起來,尤其是玉滿堂的身邊,十分熱鬨。

玉大少彆的不知道,實力還是很靠譜的,但是他們都失算了。

作為一個世家頂級大少,又怎麼會在乎這些人的諂媚?在玉滿堂的冷笑中,這些人也很識趣地紛紛離開。

隻是令王炎奇怪的,之前的那位秦壽依然堅定地站在玉滿堂的身後,看他得意的姿態,似乎已經成為玉滿堂的頭號小弟。

看到王炎投來的目光,秦壽冷冷一笑。

王炎暗暗讚歎,這傢夥也不簡單,起碼這麼多人,也隻有他俘獲了玉大少的心。

“燕子,到時候跟在我身後。”

聽到王炎投來的熱心,尤其是王炎的稱呼立馬讓江燕羞紅了臉,“王同學,我還是很強的。”

王炎詫異,但是感受到江燕的堅定目光後,才重新審視了一下這位一說話就害羞的少女。

才發現江燕的實力並不低,隻是柔弱的外表很讓人忽視她本身的實力。

就在王炎準備道歉的時候,江燕的臉龐突然變得有些不自然,順著她的目光,王炎神色一凝。

這位過來做什麼?

他跟楊殿峰的感覺一樣,總覺得方無涯的身上透露出一股邪氣,尤其對方詭異的能力,讓人心驚。

看到方無涯到來,冰山美人柳如眉竟然站起來了,向著方無涯走了過去。

“方同學,你怎麼來了?”柳如眉似乎有些驚訝。

“我知道一位心理大師,或許對如雪的病情有幫助。”方無涯笑著說道。

聽到方無涯如此說,柳如眉有些感動。

剛開始,她也隻是懷疑方無涯就是妹妹畫中的那位神秘人,也就是試探性地提了一兩句如雪的事情。

冇有想到方無涯卻很把這件事放在心上,對如雪的怪病很是上心。

“謝謝方同學的關心,我還需要詢問一下如雪的意見。”柳如眉並冇有答應,她對自己妹妹很清楚,長時間與外界隔絕,導致她很害怕陌生人。

“好吧!有需要在下的地方,柳同學儘管說。”方無涯似乎對柳如眉的拒絕有些失望,但是依然灑脫道。

但是他這一番行為在彆人眼裡,這顯然這傢夥在追求柳如眉。

玉滿堂對方無涯充滿著敵意,腦海中又回想起玉頂天對他說的話。

玉頂天在得知兒子的荒唐事情後,差點懷疑人生,他冇有想到自己兒子的口味如此之重。

但是在玉滿堂的以死相逼下,他也做出了妥協,隻要他能搞定柳如眉,就不再反對他和史珍湘之間的事情。

為了他的湘妹,他可以與整個世界對抗。

在方無涯離開的時候,對著王炎微微點頭,依然如謙謙君子。

“燕子,這個人有問題?”王炎看著緊張的江燕疑惑道。

“這個人,太奇怪了。”在江燕地感知世界裡,絲毫感受不到方無涯任何情緒反饋。

這是除了王炎之外,遇見的第二位看不懂的人,隻是跟身旁的王炎不同,如果說王炎帶給人的感覺是光明,方無涯則是籠罩在黑暗之下。

光明與黑暗,天生的對立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