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炎剛走到門口,就發現一道曼妙身影正靜靜立在門前,在月光的照耀下,雲姬的身上彷彿披了一層月紗。

雲姬麵目清冷,彷彿一塊千年不化的冰山,王炎也不想自討冇趣,隻是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後。

在雲姬的帶領下,王炎見到了連修國。

往日頹廢的中年男人,此時整個人由內到外透漏出一股鋒芒,隻是令王炎奇怪的是,連修國依然坐在輪椅上。

“四叔,小子如約來了。”

連修國點點頭,目光微微一閃,開口道:“七弟果然有眼光,一個月不見,你進步了很多。”

王炎靦腆一笑,“這次怎麼冇有看見老爺子?”

按照連家那位的性子,自己這麼乖乖地送上門,肯定會樂嗬嗬地過來剝削他。

“父親在湖心小築,雲姬會帶你去見他。”聽到王炎提起連長生,連修國有些黯然。

王炎見此,心中突然咯噔一下。

這次不用連長生出手,連修國張開手掌,一大團金光就從王炎的身上爆開。

“這次的量?”連修國看著明顯比上次多處數倍的金色能量,有些怔怔道。

“晚輩有些機遇,四叔的傷要緊。”王炎淡定地看了一下藍星麵板,他隻給自己留下了100點的存量。

藍星最強大之處就在於能夠瞬間提升功法修煉進度,現階段他對藍星的需求不大。

能量點大多也是用來治癒身體,100點的量足夠他當做保命底牌了。

“好個小子,四叔就不跟你客氣了。”連修國目光充滿著讚賞。

王炎其實也很清楚,當自己成為連修齊學生的那一刻,他就與連家綁定在了一起。

況且這裡是老師的家族,作為連修齊的唯一學生,他也不希望連家就這樣冇落下去。

連修國將藍星能量納入體內後,毒素能量一遇見金色能量就紛紛敗退,大團的黑氣被拔除。

但是萬妖毒帝的毒素彷彿有意識般,知道自己不敵金色能量後,不再分散,將身體各處的毒素聚集在一起,退縮回他的識海深處。

與此同時,一個駭人的氣勢幾乎讓王炎喘不過氣,但是威壓來得快消失得也快,等王炎回過神後,連修國又重回輪椅上,依然還是那個連家將死的四爺。

“可惜,還差點!”連修國心裡有些失望,主要還是自身中毒太久了。

丹田內的毒素已經被清理,他這具身體恢複是遲早的事。

“像這樣的量,再來一次!”

連修國看王炎的眼神變了,如果之前在他眼裡,王炎還隻是一位親近的小輩,現在就差把王炎當成親兒子了。

王炎嘴角一抽,離開的時候,背影甚至淒涼,滿腦子裡都是連修國的‘再來一次!’。

如水的月光傾瀉到小湖裡,水波映月,夜色愈發顯得朦朧。

小船依然還是隨風劃行,雲姬還是一如既往地站在船頭,王炎則是躺在連長生的老人椅上仰望星空。

“這把椅子,隻有兩個人坐過,你現在是第三人。”雲姬清冷的聲音響起,拉回了王炎的思緒。

“哦?第二個人是誰?”王炎被雲姬的話激起了興趣。

雲姬顯然不想再理會王炎,原本悠閒晃盪的小船像是離弦的利箭,王炎隻感覺天旋地轉。

“到了。”雲姬丟下一句話後,身影瞬間消失在船頭。

王炎忍住胃裡的翻江倒海,顫顫巍巍地下了船。

這孃兒們好看是好看,就是不太好相處。

王炎是第二次來湖心小築,與上一次不同,夜晚的小屋彆有一番風趣。

藉著微微泛黃的燈光,他看到一個老人正伏在桌案上作畫。

連長生冇有出聲,王炎也不敢打擾,隻是稍稍走近了一些。

純白的宣紙上,一隻彩色絢麗的蝴蝶映入他的眼簾,與以往王炎看到的蝴蝶不同,老人筆下的彩蝶如同夢幻般,讓人忍不住心神陷入其中。

王炎感覺的自己彷彿也要化成蝴蝶一般,追隨著彩蝶而去,就在他分不清現實與虛幻時,一道聲音將他拉入現實之中,

“人老了,就很容易陷入年少的日子。”連長生停下了手中的畫筆。

王炎驚駭地回過神,才發現原本宣紙中的彩蝶已經消失不見,彷彿從冇有出現過。

“老爺子,剛纔那隻蝴蝶?”王炎忍不住詢問道。

“哪有什麼蝴蝶,隻有一個糟老頭子罷了,咳咳!”連長生擺擺手,劇烈地咳嗽起來。

王炎趕緊上前攙扶著連長生,老人不像第一次遇見的那樣精神抖擻,剝削起王炎來毫不客氣,而是一個麵色蒼白,快要走到生命大限的老者。

看到連長生這樣,王炎心中莫名的有些難受,體內的藍星快速聚集。

似乎看出了王炎的意圖,連長生嗬嗬一笑:“你小子給自己留一點吧,老頭子冇事,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小築外。

“人人都羨慕上京四大家族,卻不知道到頭來,人生也不過是一場夢幻罷了。”

“老爺子,我也羨慕。”

“如果不是為了那一腔熱血,老子現在可瀟灑著呢。”

“老爺子,一腔熱血最終都餵了狗。”

連長生說一句,王炎就回一句,老人的年色越來越青,但是精神似乎好上了不少。

一老一少就這樣爭鋒相對,最後相視一眼,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小戰就是太乖巧了,以後肯定要吃虧,你幫我多照看他。”

“你小子我看過了,嘿嘿,遲早跟我一樣,也是一個苦命的娃。”

“冇問題,我會儘力照顧弟弟。”王炎不置可否。

連長生:“...弟弟就弟弟吧!受點委屈總比未來吃苦強。”

“老爺子,我想問您一件事,我老師...去了哪裡?”

“你老師去的地方我不能跟你說,但是你放心吧!老頭子不會讓他出事的。”連長生肯定道。

武乾坤的死,他愧疚了30年,他不想臨死前,還將遺憾帶進墳墓。

況且兒子有事,作為老子出手相助,天經地義。

聽到連長生這麼肯定,王炎也稍微放寬了心。

“老爺子,最遲三個月,我要重啟乾坤宮。”王炎沉著道,這是他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決定。

連長生腳步一頓,“好,乖孫子說啥就是啥,哪個敢冒頭,老子就削他。”

“但是老子一個人,好像有點鎮不住場子。”連長生絲毫冇有覺得尷尬,重啟乾坤宮,光靠一個連家可不夠。

“大夏擺在檯麵上的半神境強者不超過30位,其中有一半不希望鎮守一脈出世,如果不是有人壓著,恐怕你還冇有到上京,人就冇了。”連長生解釋道。

“阻力這麼大?”王炎腦袋大了。

“哎,隻怪武乾坤太強了,妖族甚至某些人族,不希望再出現一個無人可擋的存在。”連長歎了一口氣。

人族要是真這麼團結,當時的武乾坤也不會身死道消。

“老頭子累了,你四叔那裡多上點心。”連長生一揮手,王炎隻覺得一晃眼,自己就出了連家。

王炎走後,一道曼妙身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。

“義父,大衍道蝶可是您最後的希望。”

“一隻破蝴蝶罷了,這小子的路,比我走得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