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宿舍後,看見紅菱正抱著金大爺在床上呼呼大睡,一人一熊毫無睡姿可言。

自從紅菱霸占了王炎的床之後,他隻能睡客廳的沙發上。

聽到開門的動靜,紅菱立馬警覺地睜開眼睛,看見是王炎,立馬就從床上跳了下來。

“你可答應我的,本小姐做牛做馬這麼久了,該你出手救治屠夫大人了。”

“你要是再推脫,咬死你!”紅菱目光立馬變得凶狠。

“咳咳,拿過來吧!”王炎看著閃爍著1500點的能量點,底氣稍微充足了一些。

“什麼拿過來?”紅菱有些不解。

“蠢到家了,當然是脖子上的月牙吊墜,我總不能隔空發力吧!”

蘿莉的臉頓時有些漲紅,顯露出兩顆虎牙,低頭看了一眼脖子上的月牙吊墜,最終還是泄了氣。

“金大爺,起來乾活了。”王炎將金大爺拎起來,晃了晃。

這隻懶熊可是被養廢了,說好的王級妖獸呢,現在不是乾飯就是在乾覺。

金大爺不情願地張開眼睛,熊眼睛轉了一下,立馬精神起來,張開大嘴一吸,立馬從王炎的身體裡抽取出一大團金色能量。

熊嘴一閉,就想著獨吞一大筆能量,但是王炎比他更快一步。

“封!”

金大爺立馬發現他的熊嘴動不了了,隻能委屈地看著王炎。

“早知道你這傢夥不老實,先乾正經事,完了少不了你的好處。”王炎瞪了一下金大爺,解開了禁製。

“陰陽逆轉,解封!”王炎雙手結出一道複雜的印記,月牙開始發出耀眼的白光,隨後一道殘破的身影出現在王炎麵前。

紅菱看到屠夫的身影,立馬就撲了上去,眼淚止不住地流。

“這傢夥怎麼慘?”王炎打量了一下屠夫,發現對方甚是彪悍,即使慘成這樣,渾身上下還散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。

王炎可以斷定,這傢夥全盛時期實力絕對很強!

看到蘿莉零花帶落雨的哭,王炎也不墨跡,將藍星能量打入到屠夫體內。

在紅菱希冀的目光中,屠夫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,轉眼間外表就看不出有任何傷痕。

紅菱有些激動,可是等了一會兒,還是冇有見屠夫醒來,疑惑地轉頭看向王炎。

王炎有些尷尬,冇有想到100點的藍星能量竟然還不夠,他自己現在重傷痊癒也就花費20點左右。

“咳咳!傷得太重,金大爺,再來!”王炎也不墨跡,立馬又是100點的能量投入到屠夫身體內。

“靠,再來!”

“艸,我不信!”

.......

“屠夫大爺,快醒醒吧!我頂不住了!”王炎要哭了,這可是他辛辛苦苦才攢的能量點。

“動了動了!”紅菱激動道。

終於在花費了800點藍星能量之後,在二人一熊的目光中,屠夫的右手稍微挪動了一下位置。

王炎:“(థ౪థ)”

“王炎,快繼續啊!”紅菱看到了希望,催促道。

“咳咳,你冇聽過虛不受補?這麼重的傷一定要循序漸進才行!”王炎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地回答道,這是他最後的倔強。

“真的?”紅菱明顯有些不信。

“當然是真的,你有我醫術高明?”王炎肯定道。

紅菱將信將疑的冇有再追究,在她不捨得目光中,王炎再次將屠夫封進了陰封印中。

看到王炎結束了治療,金大爺立馬站起來上半身,雙掌交叉,討好地看向王炎。

剛纔那些大團能量,它可是眼饞好久了,差點熊心失守。

看到金大爺如此賣萌討好,王炎心中充滿了苦澀。

“來吧!吸乾我吧!”他選擇躺平了。

金大爺張嘴一吸,發現了隻有區區20點的能量,頓時幽怨地看向王炎。

你要是在這麼摳,笨熊下次可不乾活了!

逃命般給出了宿舍之後,王炎鬆了一口氣,在砸入那麼多能量點後,屠夫的命應該是保住了,但是這傢夥的強大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生命體越是強大,治癒花費的藍星能量點纔會越多!

他這麼不遺餘力地選擇出手,也是考慮到屠夫恢複實力了,也是身邊的一大助力。

冇有理會黑暗中的監視者,王炎出了精武校門,對著路邊的出租車招了招手。

一個漂亮的甩尾,出租車穩穩地停在王炎的身前。

“靚仔,上車!”邢言摘下墨鏡,酷酷道。

“你小子可真敢跑,大龍江都敢去!”一上車,邢言就張口道。

“什麼大東江?”

王炎麵不改色,心中已經暗暗驚歎龍雀組的情報能力,雖然他也冇有打算掩飾自己的行蹤,但是龍雀組的追蹤能力還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那風騷的一刀,彆人可劈不出來。”邢言好笑道。

“局長讓我告訴你,你答應的五個名額,第一個名額的人選已經出來了。”冇有再和王炎打趣,邢言說起了正事。

“新生大比之後,我會去龍雀組走一趟。”王炎點點頭。

五個名額而已,對於現在的他來說,輕輕鬆鬆。

“另外,小心顧家,他們與你們這一派有些不對付。”邢言提醒道。

王炎一怔,立馬就想到了顧景行,自己來上京這麼久了,還冇有見到這傢夥。

“鎮守一派跟顧家有什麼淵源?”

邢言有些無語地看向王炎,真不知道這傢夥是怎麼做到鎮守一派傳人的。

“顧家有一位半神境老祖,因為武乾坤而死,你應該知道半神境的分量吧!”

聽到邢言的話,王炎沉默了。

作為大夏最頂尖的戰力,半神境強者足以造就一個強大無比的家族。

看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霓虹燈,在斑駁的夜色裡,王炎突然有些疲憊感。

自從到了上京以來,他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,修煉更是不敢放下。

靠在後車座上,腦海裡不由得浮現出父母的模樣,接著又是王小雨,呂文軒...

這一次新生大比之後,趁著假期,回去一趟!王炎暗暗想到。

邢言並冇有打擾陷入沉思中的王炎,老司機的車技還是一如既往的穩,不一會兒就將王炎送到了目的地。

就在王炎打開車門的那一刻,邢言突然說道:“小子,大龍江...做得不錯!”

看著認真的邢言,王炎笑了笑,身影消失在夜色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