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生大比是精武的傳統。

武校不像彆的學校,開學學生就可以選擇導師,隻有等一個月後的新生大比之後,纔會有導師挑選學生。

那些排名落後的學生,甚至冇有選擇導師的權利。

武校不會培養垃圾,因此在精武公佈新生大比的訊息之後,有的新生沉默了。

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武者更是如此!

但是新生中依然有些人並不在意,成為精武學生後,他們並不是第一時間憑藉精武的資源修煉,而是四處拓展人脈。

憑藉精武大學的學員身份,倒也受到不少人的追捧。

在無數人的拍馬吹噓中,逐漸迷失了自我,將開學時的滿腔熱血都拋之腦後。

對於新生這一行為,精武老生隻是冷冷一笑。

他們知道新生大比之後,就會有很多人後悔,一步落後,步步落後,最後泯人眾人。

腳下的路,是自己走出來的,能做出選擇的,也隻有自己。

“唐學長,原來我們真的很弱。”雲天癱倒在地上,不由自主地感歎道。

之前在武道社被唐語一招打敗之後,他就開始鉚足力氣修煉,更是是不是就對唐語下戰書。

儘管他已經努力修煉,進步也是神速,但是在唐語手中依然撐不下一個回合。

無論他如何發動攻擊,唐語一隻手輕鬆應對,甚至冇有倒退一步。

“你小子能有此感悟,起碼在精武,你會活得很好!”唐語拉起倒在地上的雲天,由衷讚許道。

他對這位學弟很是欣賞,武道社那場新生見麵會中,對比大多數人來說,雲天能有不服輸的勇氣。

比起那些隻是懂得蜷縮在角落裡默不作聲的廢物來說,雲天算是一個可造之才。

雲天的出身雖然不是很好,隻是來自一本末流的家族之中。

但是他的天賦並不低,現在儼然已經打通了人體六道經脈,成為一位六脈武者,這在新生中也是遙遙領先的存在。

“唐哥,跟我說說新生大比唄!”恢複體力之後,雲天厚著臉皮討教道。

唐語好笑地瞥了一眼雲天,眼神示意地看向雲天。

雲天立馬會意,急忙搬好椅子,將杯子中的茶水蓄滿。

唐語潤了潤嗓子,開口道:“當然重要!學校的導師並不會宣揚此次大比的重要性,隻有那些有準備的人,纔會從中脫穎而出。”

“武校的資源有限,雖然大夏已經將資源朝著武校傾斜,但是武校這麼多人,上到院長,導師,下到學生,這些都是需要消耗修煉資源的。”

“這些資源層層下分,等到了新生手中,更是少得可憐!”

“怎麼會?武校不是更應該重視新生?畢竟我們是精武的未來。”雲天疑惑道。

“嗬嗬!資源都在那些強者手中,弱者永遠冇有話語權。”

“你現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,新生大比一定要全力以赴,隻有讓那些實力頂尖的導師注意到你,你纔會有更多的資源。”

唐語的話讓雲天變得豁然開朗,原來這纔是武校的殘酷之處。

他的眼神變得銳利,拳頭緊握,這次大比,他一定要把握住!

此刻,不光是雲天,意識到大比重要性的新生不在少數。

像玉滿堂,連霸天等世家大族子弟,更是比他們早知道一步,從入學的第一步,他們的神經就冇有放鬆過。

精武e級修煉室內。

一道俊朗身影快如遊龍,手中的長劍更是揮出數道金色的劍意。將對麵的人影壓製的不斷倒退。

“七星遊龍!”俊朗青年一聲輕喝,身體瞬間消失。

虛空中出現七道閃光點,接著連著一線,宛如一條遊走虛空的神龍。

在一瞬間連出七劍,劍劍正中人影要害,劍氣肆虐間,將人影撕成粉碎。

“呼!”玉滿堂收劍歸鞘,擦拭額頭上佈滿的汗水。

“金之意境,評價:e級高階!”冰冷的電子音在修煉室中響起。

玉滿堂滿意地點了點頭,在被王炎一招破了菊花之後,他的驕傲被擊得粉碎,此後更是埋頭苦練。

加上史珍湘的陪伴,那些風月場所更是再也冇有去過,他的身體也愈發健壯。

大部分心思都用在了修煉上,因此短時間內,竟然使得他的金之劍意又上一層樓。

“內力境,是時候突破了。”

“王炎,等著我吧!”玉滿堂喃喃一句後,隨後又開始了瘋狂修煉。

......

上京的天氣雖然不如北方寒冷,這幾天竟然也飄起了雪花。

十月飄雪,即使是普通人也意識到了反常。

飛龍城與天蛇族開戰,雙方不斷增加兵源,絞殺十分慘烈。

每天都有大量的生命死去,即使大夏國內並冇有大範圍宣告民眾,但是依然縈繞著一個凝重的氣氛。

精武後山,小湖泊旁。

自從飛龍城回來之後,王炎就一直在這裡磨合刀法。

況且剛剛突破內力境,體內氣血也需要穩固。

好在戚山的範圍足夠大,不用擔心會有人打擾,武者修煉的威力不小,也需要寬闊的施展場地。

精武的修煉室雖然好,但是王炎覺得有些施展不開。

“風之傷!”

體內的風之力運轉,王炎手中的黑神刀向兩邊綻放青白色的氣流羽翼,向著一旁的岩石一刀斬落。

“砰!”

三米大小的岩石應聲裂開,化為無數塊碎石。

王炎搖了搖頭,他對這一刀的威力並不滿意。力道太分散了,以至於岩石一大半是被他的力道震碎的。

“風之力應該會帶有撕裂的效果纔對。”王炎開始回想。

對付岐雪的那一刀,力量非常集中,直接將岐雪的妖體由上而下一分兩半,然後纔是炸成粉碎。

王炎又接連揮出幾刀,但是效果都差不多,隻能先暫時放棄。

丹田處的關元穴打通之後,氣血不再分散,在經脈運轉也順暢了很多。

《風雨雷電》是刀法,《縹緲仙蹤》是身法,這些統稱為戰法。

王炎主修的唯一武法還是之前連修齊交給他的《塑脈訣》,而通脈境之上的武法,王炎還冇有修煉。

從氣血突破關元穴那一刻,他就走到了一條屬於自己道路。

懸浮在丹田當中的意境種子,可以將體內的氣血瞬間轉化為王炎所需要的風之力,隻有這樣,王炎的第二式刀雷法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。

王炎現在的內力就是風之力,如果硬要精細區分的話,這類武者也可以稱呼為風境武者。

諸如之前的鐵血等人,隻能算一般的內力境武者,他們的內力冇有絲毫的屬性可言,單純的以力作戰。

內力境主修人體下丹田,一共有四道大穴,分彆為關元、陰交、氣海和關門。

內力境武者不僅需要全部打通下丹田的所有大穴,還需要打通人體四肢竅穴。

不過竅穴還跟武者所修武法的強弱有關,武法越強,打通人體的竅穴就越多。

人體一共365道竅穴,每打通一道竅穴,體內的氣血都會增長,如果全部都打通的話,身體更加靈活不說,也能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。

但是即使是大夏最頂尖的武法,也做不到將人體所有的竅穴全部打通,並且每一部武法,涉及的人體竅穴也各不相同。

經過十幾天的修煉,王炎的關元大穴已經十分穩固,氣血再次增加了20點,達到了770點。

即使是他單靠氣血爆發,就能將之前的鐵血等人,一拳打爆。

“嗤!”

王炎激發雷霆異能,整個右掌上籠罩著一層藍色的雷光。

《鎮神訣》不間斷的運轉,精神識海已經接近一千米,這意味著異能一隻腳已經踏人到d級。

王炎心神一動,黑炎之力從丹田彙聚到左掌,沉思了半刻,雙手漸漸靠近。

“嘭!”

黑炎與雷電兩者交彙後,體積漲大了一圈,形成了雷炎之力。

但是王炎並冇有就此停止,而是繼續加大二者的比例輸出。

經過大大小小的戰鬥時候,他意識到雷炎的力量根本冇有得到充分的發揮。

過了約莫七八個呼吸之後,王炎的臉色變得蒼白,額頭上的汗水更是不斷被高溫蒸發。

在二者能量的彙聚下,一個湛藍色的光球懸浮在王炎的手掌中間,其中蘊含的狂暴能量讓人心驚。

“封禁!”

禁神力量流轉,在雷球表麵形成一道純白的光膜,很快手中的雷球就停止了暴動。

但是出乎王炎的預料,雷球中蘊含的恐怖力量,很快就破解了封印。

“還是不行麼?”王炎遺憾地歎了一口氣,然後將手中的雷球對準湖麵,射了過去。

“轟!”一聲巨響,原本平靜得到湖麵頓時被炸出一道十幾米高的水柱,湖中的魚蝦不知被炸死了多少。

就在王炎不遠處的另一處湖泊,一位老者臉色鐵青地扔掉手中的釣魚竿。

“這小子又開始炸魚了,老人家這幾天是一條魚都冇釣到,得找一個機會抽他丫的。”

“嘖嘖,威力不錯,就是蓄力太久,要是能提前封印就好了,提前準備幾顆,還能坑一些高手。”

“這一招以後就叫‘雷炎彈’,也不知道對比道家的掌心雷如何?”王炎拍拍手掌,對雷球的威力頗為滿意。

“按照老師的意思,等新生大比之後,去找那位叫蘇青青的女人做導師?”

王炎苦笑地搖了搖頭,來精武之後,一節課冇上不說,校內的情況也是一頭懵。

“看來得去見玲瓏姐,問問情況才行!”說完,王炎得到身影迅速消失。

在王炎走後,一道身影從天而降。

老者身穿中山裝,氣息內斂,正是剛纔的那位垂釣老者,也是之前降臨王炎宿舍的秦老。

王炎這幾天修煉都被他看在眼裡,反觀王炎卻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他閒暇都會來這後山釣魚,王炎在他旁邊練刀算是巧遇。

王炎的修煉動靜不可謂不大,天天炸魚,修煉那個狗屁絕招,氣得他直咬牙。

秦老掃視了一下四周,自語道:“這小子將戚山破壞成這樣,扣他多少功勳點纔好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