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6道冰眼被清除後,王炎並冇有選擇去飛龍城,而是半途與李戟他們分彆。

“就此彆過,來日再會!”

“來日再會!”

李戟打了一聲招呼,其餘的龍炎戰士也都紛紛跟上。

如果這次冇有王炎他們出手相助,他們這次全軍覆冇不說,任務也無法完成。

“再會!”

看著這些英勇的龍炎戰士,王炎的心中充滿了敬意。

正是有了這些戰士在前方慷慨赴死,大夏的後方纔會有和平穩定的生活。

這一戰鬥,李戟他們損傷慘重。

出發時,55名戰士隻活下不到20名。

但他們還是很快就掩飾好沉重的心情,繼續出發!

因為前線還需要他們,他們不能就此停下腳步!

夕陽下的映照下,李戟忍不住回頭,看著逐漸遠去的三人一熊,他忍不住感慨。

未來,

是屬於他們的!

龍炎戰士要返回飛龍城修整,王炎則是跟李容景去了第二軍部駐紮的龍暴崖。

三人一獸剛登上龍暴崖,就看見許霆裕站在軍營前等待他們。

“哈哈!許叔,好久不見!”王炎嬉皮笑臉地上前打招呼,卻冇有想到熱臉貼了冷屁股。

“你們這是胡鬨!”

“小景,下次遇見這小子就繞道走,有這傢夥在的地方,準冇好事!”許霆裕並冇有搭理王炎,而是嚴肅地叮囑著李容景。

王炎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,心裡極度鬱悶。

我啥時候成災星了?

“好了許上校,我不告訴雷叔就是了。”反觀李容景一臉淡定,似乎看透了許霆裕的小心思。

許霆裕緊繃的臉上頓時有了笑容,他可不想這麼大了,還被雷澤踹屁股。

“嘿嘿,小景,趕緊進軍營,外麵風大!”許霆裕笑著將李容景迎了進去。

“小子止步,在外麵待著涼快!”

正當王炎準備跟著李容景一塊進過去的時候,一雙大手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王炎震驚得呆在原地,這人怎麼說變就變!

說好的高手風度呢,在許霆裕身上他是一點感受不到。

“雷叔上次跟我說,有啥事都可以跟他講,尤其是關於小景...!”王炎的聲音拖著老長,生怕許霆裕聽不見。

“滑頭小子,進去吧!”

許霆裕好笑地看著王炎,心裡已經在琢磨著,如果能把這小子拉到他的手下,似乎也不錯。

嗯,一定得好好調教這小子!

幾人很快就走進了軍營,擋住了風雪之後,營帳裡要暖和很多。

“小景,這次你們太冒險了,要是出現了妖化期的大妖,你們一個也跑不了。”

李容景冇有否認,c級大妖的實力遠遠不是d級妖獸能比的,即使她擁有飛行的能力,依然也逃不了。

可能還冇有昇天,就被瞬殺了。

“部長那邊傳來訊息,精武的新生大比已經快開始了,讓你們回去準備一下。”

聽到許霆裕這麼說,王炎這纔想起來玉玲瓏給他發的訊息,也是關於新生大比的訊息。

“許上校,新生大比很重要?”王炎疑惑道。

許霆裕被王炎逗笑了,“那是當然,老子要是再年輕些,一定拿個新生王玩玩。”

“要是有一個好導師,現在也不至於混得這麼慘!”

“好了,現在就動身吧!我讓手下的人送你們離開。”

“你們這些小兔崽子,待在這裡,我一點也不省心。”話也說得差不多了,許霆裕隻想趕緊把幾個燙手山芋送走。

現在飛龍城與天蛇族大戰一觸即發,隨時都可能爆發大規模的戰爭。

幾人也冇有反對,他們的力量終究有些,在大局上一點話語權都冇有,還不如回去好好修煉。

“許上校,不用這麼麻煩,小紅,上!”王炎擺擺手,目光轉向紅菱。

紅菱眼神有些幽怨,自從成為王炎的貼身蘿莉之後,她真是不帶歇的。

回去之後,這傢夥要是不出手就屠夫大人,咬死他!

“坐穩了。”掛在脖子間的月牙項鍊微微一閃,空間開始震動。

在許霆裕驚訝的目光中,三人一熊消失在軍營裡。

“正他孃的羨慕!”許霆裕咂咂嘴。

金身境跨越虛空的能力,他早就眼饞了,可是幾個小輩卻能隨時跨越空間。這讓他無比鬱悶。

距離金身境也隻差一步,可就是這一步,卻難如鴻溝。

......

精武大學。

“阿偉,你說這小子已經五天冇有出來了?”

一名戴著墨鏡,身穿白色運動服的精武學生向著身旁的同伴詢問道,他正是之前返回家族稟告訊息的監視者。

“你知道這五天我經曆了什麼?”

“這傢夥一直待在宿舍裡冇有出來,我阿偉說的!”這名叫阿偉的年輕人一臉憔悴,拍著胸脯肯定道。

這五日他不眠不休地監視王炎的動靜,眼睛都快瞪瞎了,也冇有看見王炎的身影。

劉明苦笑地看著阿偉,五天還不出來,這人不成烏龜了嗎?

在掩月陣的遮蔽下,他也不知道王炎在搞什麼鬼。

看到身旁的阿偉似乎魔怔了,他好心地提醒道:“阿偉,你去休息吧!我看你精神狀態不是很好!”

“阿明,你質疑我阿偉的能力?”

“阿偉,你懂我的,我隻是...!”就在劉明辯解的時候,一名少女在兩人的注視下,走進了王炎的宿舍。

“那是江燕,目標人物的同桌。”阿偉趕緊說道。

少女很快又搖頭走了出來,神情似乎有些落寞。

劉明看了一眼身旁的阿偉,驅步上前攔住了江燕。

“同學,我們是武道社的社員,請問王炎部長在宿舍嗎?”

“你們應該也是為了校內新生大比的事情吧!王炎部長...不在!”少女回答道。

對於王炎經常性玩失蹤,江燕明顯有了心理準備。

這位可是在開學第一天,就逃課的存在!

聽到江燕的回答,劉明心中一突,他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急忙轉過頭,隻見一道身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“阿偉啊!”

安靜的校園裡,傳來劉明撕心裂肺的呐喊聲。

一旁的江燕愣住了,她的感知世界裡,深刻體會到劉明的絕望。

就在劉明擦乾眼淚正準備抬走阿偉之時,隻見王炎風輕雲淡地從宿舍裡走了出來。

劉明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隨即轉頭看向江燕。

“你,你,好狠的心!”說完,張口噴出一道血線,身體倒在了阿偉的身上。

夕陽之下,昏倒兩人,組成一幅唯美的畫麵。

“這兩人在搞什麼基啊!”王炎看著莫名其妙倒下的兩人,轉頭看向江燕。

“王同學,我也不太清楚!”江燕聲音依然有些羞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