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龍江,飛龍城。

與第二軍部的五大城市不同,第一軍部隻有一個城市,那就是飛龍城。

與天妖城一樣,是大夏東方最重要的城市。

雖然隻有一個主城,但是第一軍部卻在大龍江各處設置關卡,其中天門關是最大的一處防禦要塞,同樣也是對抗妖族的正麵戰場。

大龍江橫跨大夏的南北,長度接近五十萬公裡,寬度也達到三十萬公裡。

上接北方的黑海,南至妖霧森林。

大龍江的江麵並不是風平浪靜,而是十分狂暴的江域。

波濤翻滾時,就如同一條騰躍的萬裡長龍,成為妖族無法跨越的鴻溝。

但是現在的大龍江,卻十分安靜!

江麵上波瀾不驚,在寒流的侵襲之下,結出了數十米厚的冰層。

這股從北方而下的寒流,暴虐且凶狠,以至於第一軍部還冇有來得及反應,就已經大麵積的冰凍大龍江。

寒流所到之處,除了帶來極低的氣溫,還有各種的風暴罡風。

也幸好有大龍江的阻擋,才使得寒流冇有繼續往下。

一旦寒流衝開大龍江的攔截,那麼勢必會直接影響到大夏內部,更何況,還有虎視眈眈的妖族。

麵對這種極端的寒流,即使是武者,也麵容失色。

“部長,936個冰眼已經被溶解掉432個,其餘的冰眼已經繼續派人清除。”

“前頭部隊傳來訊息,火神熔爐設備所需要的火焱石告急,除了第二軍部,其他軍部的支援...還需要時間。”

“另外...龍炎小隊,損失慘重,一共4742名士兵陣亡。”宣讀此訊息的時候看,少校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能夠執行清除冰眼任務,起碼都是通脈境以上的精銳武者。

普通人無法抵抗寒流,武者依靠自身的氣血之力可以暫時抵擋,但是人終有力竭時,無法長久。

龍炎小隊就是因為太過深入到寒流中心,融化冰眼後,已經無力返回。

4742名武者,竟然被凍死在了寒流裡!

“不可能,寒流已經被暫時遏製了,怎麼還會死那麼人?”一箇中將“砰”的一下站了起來,不可置通道。

“根據活著回來的士兵訊息,天蛇族已經出動了妖兵團,就是為了阻止我們對抗寒流。”中校的聲音夾雜著憤怒。

“該死的妖族!”中將發出一聲咒罵聲。

“許上校,寒流擴張的勢頭雖然暫時被遏製住了,但是依然還在南下,第二道攔截線完成得如何?”一直沉默不語的武無敵此時開口詢問道。

許霆裕醞釀了一下,“在大龍江的龍暴崖,十台火神設備已經全部安裝,但是後續的能源設備運輸同樣受到天蛇族的阻攔,我們的人也折了不少!”

當李修遠收到第一軍部的求援訊息後,第一時間就派出了支援部隊,負責對接的正是許霆裕。

彆看許霆裕的軍銜隻有上校,但是他在卻深受李修遠的器重,很多機密行動都是他出麵處理。

在這點上,即使是一些少將甚至是中將都無法與之相比。

武無敵同樣冇有小看許霆裕,反而他十分欣賞這位能力出色的上校,要不是李修遠不鬆口,他都想將許霆裕留在自己身邊。

況且許霆裕實力不俗,距離金身境也相差不遠,隻要不半路夭折,未來肯定是一員大將。

在用人方麵,他甚至有些羨慕李修遠,這傢夥身邊的能人有些多啊!

“寒流必須留在大龍江,大龍江是大夏東方的第一防禦要塞,它守住了大夏六百年,同樣能守住這次災難。”

“第一軍部的人不能後退一步,如果我們敗了,那對大夏將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。”

“嗬嗬!天蛇族似乎忘記了血的教訓。”

“我的話,你們都聽明白了?”武無敵的聲音雖然不大,但是卻是無比堅定。

此話一出,也正式宣佈第一軍部將全麵出動。

不管是這股寒流,還是天妖族,第一軍部不管死多少士兵,也絕不能後退一步。

“天門關我們第一兵團要了,妖族彆想跨越一步!”一名上將朗聲道。

看到他搶下最難啃的骨頭之後,其餘的將領也不甘示弱,紛紛出聲宣戰。

“哈哈,天庸關是我們第三軍部的了,老李,不要跟我搶!”一名年紀頗大的中將搶先道。

身旁同樣是中將的老者歎了一口氣,“山海關,第二兵團誓死不退!”

“嘉嶺關...!”

“黑雁關...!”

“都出動吧!為對抗寒流的龍炎戰士,開路!”

......、

“呼!呼!呼!”狂風肆虐,罡風怒吼。

無數的冰雪從蒼穹傾斜而下,天地之間似乎隻剩下茫茫白色,此時的大龍江就如同一處寒冰煉獄。

深厚的冰層之上,正有一支隊伍攜帶著熔岩裝備艱難前行。

他們需要解決掉這第896道冰眼。

整支隊伍由十五名內力境以上的戰士組成,隊長李戟更是一名實力達到外罡境的武者。

“隊長,已經有兄弟撐不住了!”隊伍中一位年輕戰士焦急道。

“距離冰眼還有多少遠?”隊長問道。

“還有三十裡!”年輕戰士有些絕望。

如果現在掉頭返回,他們還能活下去,如果再繼續前進,那麼等待他們的,隻有死亡!

李戟抿了抿乾裂的嘴唇,堅定道:“繼續前進,我來開路!”

他體內的罡氣鼓動,瞬間在前方擴展成一道5米左右的火紅色的罡氣牆。

無數的冰花撞擊在罡氣牆上,瞬間被蒸發。

大量的白色蒸汽下,使得小隊周圍的溫度急劇上升。

在這煉獄中,隻有火焰才能對抗極寒。

“隊長...兄弟們,隊長開路,我們抓緊前進,一定要把這道冰眼溶解掉。”年輕戰士大聲吼道。

正因為他們有些同樣的信仰,纔會義無反顧地接下這第896道冰眼。

越到後麵的冰眼,越接近寒流中心,所跨越的距離也更遠。

如果說是外圍的冰眼,即使是通脈境武者就可完成任務,但是這越往後的冰眼,就需要更高修為的戰士。

甚至最後幾十道冰眼,都是由罡氣境武者組成的龍炎小隊才能完成任務。

在火紅色罡氣牆出現在冰原的刹那,隊伍中的戰士都默然不語。

通脈境武者在這裡,必死無疑。

內力境武者或許十人中能活下來三人,外罡境武者基本上都能全身而退,況且李戟還是一位主修火屬性的外罡境武者。

但是,這樣基於外罡境武者罡氣充足的情況下。

像李戟這麼高強度的消耗,根本冇有足夠的罡氣支撐他返回。

這也是為什麼,就算是那些靠前的冰眼,依然會有罡氣境武者喪命的原因。

他們是開路人!

隊伍在李戟的罡氣牆下,戰士們一個個咬牙快速前進。

他們也必須加快速度,因為李戟的罡氣牆在這種極寒的環境下,也根本支撐不了多久。

這是在搶時間,他們不能讓隊長,白白犧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