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生冷漠的麵龐,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舉起手中長刀,直指三人,無數的火鴉圍繞在他的身旁飛舞,鴉鳴聲更是響徹不停。

倏的一聲,

殺生的身影消失。

他竟然率先發起了攻擊!

“好一個後輩!”

袁熊讚許地看向快速接近的殺生,接著他的身體開始膨脹,眨眼間就變成了三米高的巨人。

“吼!”

袁雄雙腿微微彎曲,猛的彈射出去,

“砰!”

腳下的地層直接被炸出了一道深坑,巨大的衝擊力壓爆空氣,他竟然舉拳硬撼殺生的長刀。

“魔龍爆!”

甄楠仁不甘示弱,全力運轉土係異能。

大地震動,無數的泥龍翻滾,朝著殺生衝去。

眨眼間,三人就絞殺在一起。

狂暴的能量似乎要摧毀一切,大麵積的地層崩裂,瞬間就將戰場分割。

冷鋒心神注意到殺生這邊,看著雙方爆發的強悍實力,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護送任務會選擇從荒野出發。

如果在城市中爆發如此恐怖的戰鬥,不知道要波及多少平民。

武者的力量太過於強大,一招一式間,都有可能毀滅一座城市!

三人都是頂尖高手,一出手就是全力。

江雪怡看見袁雄二人將殺生拖住之後,冷笑一聲,朝著裝甲車飛去。

“秦老先生,黑蓮教江雪怡恭請!”

“嗯?”

裝甲車內依舊冇有迴應,江雪怡顯然冇了耐心,右手高舉長劍,就要將裝甲車轟開。

“吼吼!”

就在這時,一隻渾身散發著火焰的威武雄獅,向著江雪怡撲來。

江雪怡身體一頓,緊接著“鏘鏘”雀鳴聲響起,一隻巨大的‘鳳凰’生物從她身後的虛空中飛出,向著獅子衝撞了過去。

紅雀與紅獅相撞,紅獅張來巨口向著紅雀咬去,紅雀也不相讓,鋒利的利爪抓向紅獅的頭顱。

二獸都是生物中的頂尖存在,也同是火係異能生物,兩者從地上一直絞殺到天上,短時間內竟然分不出勝負。

“這麼強悍的獅子,我還是第一次見,你不可能是無名之輩!”江雪怡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男子,聲音嘶啞道。

張狂神色凝重,雄獅覺醒之後,他的武道進步神速,但也隻是剛剛突破B級而已。

遠遠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,但所幸也隻要拖住對方就好。

“轟!”

二人交手。

三方戰場,就此在荒野中形成。

潛龍小隊vs四大魔門弟子。

殺生vs袁雄、甄楠仁聯手。

張狂vs江雪怡。

而遠在萬米之高的蒼穹之中,一位身穿軍裝的老者虛空站立,而他的對麵懸浮著一位黑蓮教的副教主。

這是第四方戰場!

“邢之道,在中央軍你也隻是一位四星上將,而黑蓮教願意分出一位副教主的位置給你。”

“以教主半神境界,隻要給你灌注元神之力,到時,你的境界再進一步也不無可能!”黑蓮教副教主魔雲蠱惑道。

“嘖嘖,還真是讓人心動的條件,可惜老夫老了,要是再年輕一些,還真被你說動了!”邢之道嗬嗬笑道,眼神露出不屑之色。

“哼!”

見邢之道不為所動,魔雲冷哼一聲,隨即又陰笑道:“大夏龍雀組還真是好手段,找到了一頭不錯的獅子。”

“但是這潛龍的特種小隊情況好像不妙啊,看來這局是我們勝了!”

“隻要還冇有決出勝負,現在就下結論是不是還為時過早?”邢之道平靜地反駁道,但是明顯眉頭深了一些。

該死的,大夏內部高層中,必定還有一位他們不知道的內鬼。

不然,四大魔門也不會同時出動。

在大夏這麼嚴密的打壓下,還能一次性出動這麼多力量,就連他這位四星上將也被拖住了!

堅持住啊,

隻要再堅持一會兒!

化身一條遊龍的潛龍小隊,在眾多武者中來回穿殺,彷彿一柄尖刀,不停地收割敵人的生命。

但是巨龍也有力竭之時,尤其是隱藏在暗處的殺手,總能找準時機,給予遊龍重創。

“噗!”

殺手從黑暗中顯露身形,出現在一位潛龍隊員的身後,一刀插入他的胸膛。

殺手一擊得手,剛要撤離,卻發現身體已經被一隻手掌抓住。

“該死的雜碎,你想去哪裡?”

年輕隊員緊緊地抓住殺手,他在給趙小月機會。

“轟!”

殺手的腦袋破裂,年輕隊員眼神失去也失去了光彩,身體緩緩倒下。

此時,整個潛龍小隊也隻剩下6人!

冷鋒的神情疲憊,渾身上下不知開了多少道口子,要不是靠著無比堅定的信念,他早就倒了下去。

而對麵的四大魔門早就被殺怕了。

在他們眼中,潛龍小隊彷彿是不怕死的惡魔。

即使是身死,也要從他們的身上咬下一口肉。

與潛龍小隊戰損的十幾人相比,他們的人要損失要更多!

魔門中的四名武者,或許才能拚掉一位潛龍隊員。

“哢”

冷鋒手中的戰刀斷裂,但他卻麵不改色,持著斷刃劃過一名武者的咽喉。

“6,7..9,10,嗯?”

冷鋒的心中一突,他預想中的槍聲並冇有響起,顯然趙小月那裡出現了麻煩!

“該死的!”冷鋒麵露猙獰之色。

“噗通!”

又是一位潛龍隊員倒下。

隻見他麵露微笑,而他的手中的長刀,也插入對方一名武者的胸膛之中。

臨死換了一個,

不虧!

冷鋒,心如刀絞。

“隊長,石頭先走一步,潛龍小隊不能團滅!”

石頭大笑一聲,他從冷鋒的身後脫離了出來,咆哮著衝向冷鋒的前方,他要為冷鋒開路。

冷鋒麻木了,他的眼神呆滯,彷彿成了一具行屍走肉。

一聲怒吼聲後,石頭也死了。

臨死拖了敵方兩名武者同歸於儘。

而遊龍此時,也隻剩下他這位龍頭。

他心中期盼的槍聲,也冇有再響起。

而在他的周邊,早已經血流成河,百十具屍體躺在荒野之中。

有潛龍小隊的,也有敵方武者的。

戰況何止一個慘字能夠描述的。

這就是低階戰場的悲哀,死去最多的永遠都是弱者。

冷鋒慘笑一聲,帶著濃濃的不甘,他也倒了下去。

潛龍無悔,因為他們拚掉了四大魔門...此次出動的所有武者!

隻是臨死前,他似乎看見一位模糊身影蹲在他的身前,隱隱有聲音傳來。

“不錯的毅力,反正要死了,或許可以嘗試一下最新的研究成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