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白小姐,這陣法這就佈置完成了?”王炎狐疑道。

眼前這位女子的麵容並不算驚豔,但卻屬於耐看型。

尤其是眼角的那一顆美人痣,彷彿有一股魔力般,讓人心神不禁深入其中。

可惜就是這樣一位特彆的姑娘,卻是天生患有眼疾。

交談間,王炎注意到她雙眼中瞳孔完全消失,漆黑一片。

珍寶閣柳豐再三保證下,王炎這才勉強相信眼前這位名叫白清靈的女子,是一位天才陣法大師。

“王先生請放心!清靈的計算不會錯的。”

“這位置正處於半山腰,雲霧之氣最是濃鬱,雲霧現,蹤跡隱。”

“加之窗外就是著名的三疊泉,流水瀑布沖刷之間,會造成空間震盪。”

“空間錯位之間,足以讓掩月陣的遮蔽效果,起碼提升了三成!”白清靈的聲音輕柔,如同她的名字一樣。

她的聲音雖然輕柔,但是卻有種很強烈的自信。

白清靈雖然年輕,但是卻給王炎一種錯覺,彷彿這女子,就是天生的陣法大師。

“不是王某懷疑白小姐的陣法水平,隻是第一次看見陣法師佈置陣法,覺得有些太過於簡單了!”王炎解釋道。

聽見此話,白清靈莞爾一笑。

“這涉及複雜的陣法推算,清靈腦海裡,對此地已經模擬計算了不下上千次,最終才確定了陣心的位置。”

“溫度,環境,空間多維度解析...空間節點推算,這些缺一不可!”

正說著,白清靈的手上浮現出一個純白色的光球。

在王炎驚訝的目光中,白球倏地跳入到虛空中,消失不見。

就在白球消失的那一刻,王炎感覺到自己所在的空間,似乎發生了改變。

有一種特殊的力量,將周圍五十米範圍的空間扭曲了。

“這是...空間之力?”王炎驚訝道。

“嚴格意義上並不算空間之力,隻是稍微改變了一下空間節點,讓這一方空間遮擋住罷了。”白清靈搖了搖頭,否定了王炎的猜測。

王炎若有所思,雖然冇有真正意義上運用到空間之力,但是就憑白清靈這一手空間遮蔽,也可見她在陣法上的造詣之深。

“散!”

白清靈話音一落,原先消失的光球又回到了她的手中。

“這是掩月陣的陣心,王先生請收好,使用時隻要將它打入虛空就行!”

白球彷彿有靈性般,倏的一下鑽入了王炎的掌心之中,烙下了一個白色圓點印記。

隨著他的心念一動,白球躍然手上。

“嘖嘖,還真是神奇!”

王炎好奇地打量著手中旋轉光球,冇有想到這小光球就是掩月陣的核心。

白清靈靜靜地站在一旁,失去瞳孔的眼睛看不出任何動靜。

王炎把玩了一會光球之後,這才注意到一旁的白清靈,頓時有些許尷尬。

“咳咳,白小姐請稍等,王某這就去拿你的報酬。”

王炎說是去拿取報酬,也隻是走到金大爺身旁,惡狠狠地盯了一眼金大爺。

金大爺有點委屈,心不由衷地吐出兩顆星辰晶石。

金大爺:你算個人吧,就知道欺負本熊仔!

兩頓熊飯冇了!

“白小姐,這是你需要的星辰晶石,感謝這次相助!”王炎將兩顆星辰晶石交到白清靈的手上,由衷地感謝道。

“王先生客氣了,日後有需要清靈的地方,讓柳經理通知我一聲。”收下星辰晶石後,白清靈就提出了告退。

王炎將她送到樓下,目送白清靈消失的身影,麵露沉思之色。

回到宿舍後,王炎喚出光球,將它打入虛空之中,才鬆了一口氣。

即使是在精武大學中,盯著他的人就不下十多人!

其實隻要王炎將四象印學完,他就能施展四象封印,鎮壓周身的空間,從而能遮蔽來自外界的一切精神窺視。

隻是他現在實力低微,堪堪學成一道青龍印。

激發掩神陣之後,他能明顯感覺到,暗中一直監測自己的探子,都被遮蔽了。

“這兩顆星辰晶石花的真值,現在舒坦了。”王炎欣喜道。

蜷縮在一旁的金大爺,眼中泛起了點點淚光。

這特麼是人說的話麼!

“不能一直待在精武,《風雨雷電》一直無法突破,大大減緩了我的武道進度。”

王炎還記得自己肩膀上的重負,距離重啟乾坤宮,也就隻有半年的時間,況且藍星的能量也需要補充。

這段時間,他消耗大量的功勳點,在修煉室中苦修,已經將自身的氣血打磨到圓滿之境。

丹田處的烘爐,不時傳來滾滾如雷聲般的轟鳴聲,爐內的氣血似乎隨時都要溢位。

在修煉室裡,王炎不知道揮舞多少刀,但是體內的風之真意依舊不為所動。

難道自己真是一個練武廢材?

王炎不信邪,最後一咬牙,將僅剩下的藍星能量點都用來恢複氣血之力。

“呼風!”

“呼呼風!”

.......

“呼你妹!”

果然,不負王炎眾望,對方依舊堅硬如鐵!

一想到現在淒慘模樣,王炎就很鬱悶,他就不由得懷念起在妖霧森林中的日子。

那時,藍星能量不缺,武道進步神速。

生與死之間,雖然有大恐怖,但也蘊含著大量的機遇。

收穫與付出成正比,萬古不變!

“該怎麼離開呢!”王炎眉毛凝結在了一起。

如果隻是掩飾身份暫時離開精武,他可以通過青龍印做到。

但是長時間的不露麵,肯定會引起那些人的懷疑。

在上京,他很安全!

不僅有大夏龍雀組的保護,還有連家老爺子的庇護。

離開上京,他小命說不定都難保!

但是這麼沉寂下去,一味地享受安逸,可不是王某人的風格。

“如果有老齊的虛空挪移能力,我也不會這麼苦惱!”

就在王炎陷入思索的時候,他身邊的空間竟然開始波動起來。

隨後,一個虛空通道緩緩打開。

“我了勒個去,這掩月陣好像冇啥大用!”王炎失聲道。

在王炎震驚的目光中,一位苗條少女從虛空中躍了出來。

“誰這麼缺德,竟然將這片空間遮蔽了,本蘿莉差點迷失在虛空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