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麼?”影魔心神狂震。

以他的精神感知,也冇有察覺到這位光頭中年男人是如何出現的。

能夠遮蔽一位絕頂殺手的精神感知,那意味著對方的實力要超出他很多。

他不敢賭,

必須逃!

這是他現在唯一的念頭。

同一時間,他的身體開始變得虛幻起來,身前的空間也開始產生波動。

虛化是他的天賦異能,正因為有了這項異能,他才能成為最頂級的殺手。

“再會了!”影魔的聲音充滿了不甘。

看了一眼紅菱的方向,隻需要解決掉上官擎天,他就能將那個擁有空間異能的女孩帶走。

可惜了。

最後他將目光放在了連修齊身上,深深地將連修齊的模樣記住,突然他心中一怔!

這光頭...怎麼跟傳說中那個人一樣!!!

影魔的麵龐露出驚恐的神色。

“就用陰神印好了,你這具身體還有些用!”連修齊糾結道。

隨著連修齊話音落下,隻見他單手結印記,無儘純白的光芒綻放。

在詭異的黑海中,

如同太陽一般。

一道白色月牙般的印記,朝著影魔的額頭而去。

陰神印出現的刹那,影魔的身體停止了虛化,就連思維也都停止在了恐懼的那一刻。

隨著月牙徹底印在影魔的額頭上,陰神印的淨化之力瞬間就將影魔的識海粉碎,而他的**卻冇有絲毫損傷。

影魔的身體不斷縮小,最終變成一個月牙般的晶石落到了連修齊的手中。

誰能想到,這個普通的月牙晶石當中,竟然封印著一位a級金身境強者的肉身!

這戲劇化的一幕,讓所有人的腦袋死機。

不可一世的影魔殺主,竟然在這中年光頭手中連掙紮都做不到!

“嘶!這是哪位絕頂大神?”有武者驚呼道。

“這濃烈的白光,與傳說中的那一派很相似,不會...吧!”有一些老牌強者出聲道,似乎想到了一些可能。

徐寶更是差點將眼珠子瞪出來,“連...叔?”

一旁的徐力與羅武更是呆若木雞。

“好厲害的手段!”

上官擎天敬畏地看著這虛浮在連修齊手中的月牙晶石。

能夠直接針對精神識海的可怕手段,當世也隻有鎮守一脈才能做到!

“影魔殺主死了麼?”上官擎天問道。

之前影魔明明在他與屠夫的聯手之下被擊得粉碎,可是對方有完好無損地出現了。

連修齊搖了搖頭,“修煉了三元化神訣,隻是殺了兩道分身。”

“不過本體應該也重傷了,接連損失兩道血神子,這功法也廢了!”

上官擎天倒吸一口冷氣,不愧是殺手閣的四大殺主,就是這樣也冇有徹底殺死。

上官擎天轉身向著屠夫走去,紅菱早已經來到屠夫的身邊。

“屠夫大人!”少女的眼中噙滿了淚水。

“小紅菱啊!”屠夫說話十分艱難,臉上的麵具佈滿裂痕,不斷有血水從裂痕中流出。

紅菱顫抖地將手伸到麵具上,她渴望屠夫有力的大手阻止她。

可是現實冇有她所期望的那樣,冇有任何阻擋,麵具就這樣被揭開。

一張佈滿傷痕的可怖麵容出現在紅菱的眼闊裡。

“害怕麼!”屠夫擔憂道。

“不怕,屠夫大人永遠是紅菱心中最帥的!”紅菱強顏歡笑道。

得到了答案,屠夫終於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。

這時連修齊跟上官擎天閃爍到屠夫身旁,紅菱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。

“船長爺爺,救救屠夫大人吧!”

上官擎天歎息一口氣,識海、丹田甚至是領域都崩滅了,他也無能為力。

除非有半神境強者願意耗費元神之力,纔有一絲希望。

身旁這位雖然強大,但也冇有突破半神境。

即使突破了,非親非故的,半神強者又怎會消耗元神之力救治一位不相乾的人。

看到金身境的上官擎天都無能為力,紅菱將目光轉向了連修齊。

影魔殺主在這位光頭大叔手上可是毫無反抗之力!

“我也救不了!這傻大個就快死了!”連修齊尷尬道。

他實力是很強,但是要論救人。

他就是把馬給拍死了,也趕不上某個人。

聽到連修齊的回答,紅菱徹底絕望了,她的眼神呆滯,彷彿失去了靈魂。

眼看屠夫就要徹底歸西了,連修齊知道不能再這麼拖下去了。

再耽擱,可真救不了了!

“咳咳!我雖然救不了,但是我徒弟可以救啊!”

連修齊的話如同一根救命稻草,少女無神的眼睛中終於再次煥發出神采。

“陰陽合一,封鎮!”

......

玉家。

玉家的老家主在一次意外中隕落,他的二兒子玉頂天繼承家主之位。

玉家也是四大家族中唯一的二代子孫繼承家主之位,因此,在底蘊與實力上,玉家就弱了其他三大家族。

連家幾位二代隕落之後,實力大大虧損,因為冇有了後續扛旗人。

現如今顧家最強,柳家次之,連家排在第三位。

玉家是四大家族中墊底的,稍有不慎,甚至還會被擠出四大家族。

但是上京權貴中議論最多的還是連家,隻要連長生身死,失去半神境強者的連家,恐怕會被第一個踢出局。

玉滿堂正是玉頂天的二兒子。

玉滿堂還有一個姐姐,不過已經嫁到了顧家,充當玉家和顧家的紐帶。

玉家正是靠著這些關係紐帶,才堪堪在上京四大家族中站住腳跟。

或許是因為母親楊玉蓉的疼愛,也使得玉頂天對玉滿堂格外寄予眾望。

“你受傷了?”玉頂天的眉頭微微皺起。

“修煉功法出現了一些意外,已經差不多痊癒了!”玉滿堂找了一個藉口迴應道。

後防失手,還被人傷了半寸,這件事實在難以啟齒。

玉頂天點點頭,也冇有再過多追問。

“最近不要去百花閣了,省得你奶孃擔心!”

玉滿堂連忙點頭答應,要是奶奶發現他受傷,肯定會糾著這件事不放。

誰不知道玉家的老太太楊玉蓉最疼愛的寶貝就是他,到時候稍微找人一查,那自己的糗事就藏不住了。

“柳如眉那邊進展如何,我安排你進入精武大學,就是為了能讓玉家和柳家聯姻。”

玉滿堂當然記得自己到精武大學的目的,但是相比於柳如眉那張絕美的容顏,史珍湘豐乳的身材更讓他心動。

他這段時間跟史珍湘正處於甜蜜期,早就把柳如眉拋到了腦後。

“已經在接觸了,柳如眉性格冷淡,冇這麼容易得手。”玉滿堂又扯出一個理由,急忙轉移話題道。

“爸,大姐怎麼到精武當導師了?”玉滿堂疑惑道。

玉玲瓏是大伯玉神殿的女兒,隻是後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玉玲瓏一氣之下離開了玉家。

要說這玉家,他最怕的不是玉頂天,而是這位玉家大小姐。

他從小可冇少捱過玉玲瓏的巴掌,導致現在成年了,也還有陰影。

“她剛到上京我就接到訊息了,這件事你不用管,應該跟那個人的謀劃有關。”玉頂天放下手中的茶杯,回答道。

玉滿堂一怔,父親口中的‘那個人’,恐怕就是傳說中鎮守一脈的曾經首席。

“連家老家族主已經放出訊息,他要保下王炎,這件事有點棘手。”

“你跟他一個班,找個機會跟這位新進鎮守首席接觸一下,《淨元真功》玉家必須拿到手!”玉頂天吩咐道。

玉家接下來謀劃的重點就是黑海遺蹟,《淨元真功》是計劃中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玉滿堂的臉色一僵,他還準備找王炎報那半寸之仇,玉頂天的話又讓他跌落穀底。

更何況連家老家族都放話了,報仇的希望更加渺茫了。

一時間,玉滿堂有些迷茫,不知該何去何從!

似乎是看出了玉滿堂的情緒不對,玉頂天疑惑道:“怎麼,有問題?”

“咳咳,老爸放心,滿堂定能忍辱...哦不,定不會讓您失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