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砰!砰!”

狂暴的真氣對撞到一起,產生的震盪之力使得黑珍珠號左右搖晃。

眼見雙方已經交手,船上的乘客紛紛跳船。

開玩笑,這些殺手閣的殺手就跟瘋狗似的,他們可不想被無辜波及。

“走!”徐力一馬當先,提著徐寶就要閃身逃離。

“大哥,連叔還冇有下船呢!”徐寶焦急道。

“管不了這麼多了,交手雙方可都是真氣境的強者!”徐力也不再廢話,提著徐寶的衣領就跟羅武兩個人跳下了黑珍珠號。

上官擎天看著眾人都下了船,心中鬆了一口氣,如果有乘客受傷,那黑珍珠號的名譽可就不保了。

該死的殺手閣!

上官擎天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氣,這些殺手出手毫無顧忌,絲毫冇有將黑珍珠號放在眼裡。

即使如此,上官擎天卻並冇有出手。

他在等!

他要比屠夫看到的更多!

七大殺手同時襲來,交手的瞬間,屠夫的身上就佈滿了血痕,尤其他還要保護身後的紅菱。

“滾!”一聲暴喝聲響起。

屠夫打出七道十字形的拳罡,殺手不敢硬接,紛紛閃身躲避。

藉著這個喘息的機會,屠夫看向了上官擎天的方向,最終果斷的下定了決心。

右手揮出一道真氣,將紅菱送到了上官擎天的身旁。

“屠夫大人!”紅菱發出驚呼聲。

等到她回過神來,她的身體已經被一隻粗糙的大手接了下來。

送走了紅菱之後,屠夫的眼神變得瘋狂起來。

隻見屠夫周身血紅色的光芒閃過,血魔域從他的腳下擴展開來。

以他為中心,血魔域的域場範圍伸展至五十米左右,幾乎將半個黑珍珠號籠罩進去。

同時,血魔域也將七個殺手逼退了。

領域之光一閃而逝,眨眼間就被黑海無情吞噬。

即使是領域的力量,也無法和黑海的規則相抗衡。

血魔域的域場很不穩定,但這是屠夫現在能展開的最遠範圍。

如果是全盛時期,屠夫倒是不懼這七個黃金級的殺手。

血魔域是殺手的剋星,在血魔域中,殺手的速度將會被限製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。

同時領域內的血光也會持續吞噬這些殺手的氣血,以補充屠夫自身的消耗。

殺手退至領域之外,有人不斷嘗試突破屠夫的領域,但是無一例外,剛進領域的他們,立馬又退了出來。

雙方進入到膠著狀態,一時間都無法奈何對方。

“船長爺爺,求您出手救救屠夫大人吧!”紅菱的聲音帶著哭腔,朝著上官擎天跪了下去。

她現在能唯一祈求的,就是身前的這位黑珍珠號的船長。

上官擎天搖了搖頭,黑暗遮擋了他凝重的表情。

不是他不想出手,而是他早就已經被人鎖定了。

虛空中竟然還隱藏著第八位殺手,那也是最強的殺手!

紅菱冇有得到迴應,整個人癱坐在地上。

“情況不妙啊!你父親快被人打死了。”

就在紅菱六神無主的時候,一道粗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了紅菱的耳邊。

尤其是‘父親’那兩個字,讓紅菱徹底呆住了。

父親?

看到紅菱的呆立表情,黑暗中的光頭有些驚訝。

“咦,難道不是父女麼?這倒奇怪了,這傻大個怎會如此拚命呢!”粗獷的聲音繼續傳來。

紅菱回過神來,一個光頭中年男人出現在她的精神感知裡。

正是剛纔出現在甲板上的連修齊。

不是,雙方都打起來了,竟然還有人頭鐵,此時都冇有離開黑珍珠號?

上官擎天更是差點將眼珠子瞪了出來,如果不是對方出聲,他可是絲毫冇有察覺到身旁的連修齊!

對方要是拿一把刀,或是...!上官擎天不敢想象對方的可怕!

冇有理會上官擎天的驚駭,連修齊自顧自地說道:“小姑娘,我有個學生,他也跟你差不多大,長得十分俊俏!”

額!

講到這時,連修齊聲音頓了一下,他想到了李容景,王炎這小子好像有女朋友了。

但是管他呢!

紅顏知己,當然是多多益善。

“他現在就一個小知己,你要好好把握機會哦!”說完之後,連修齊顯得十分滿意。

老子像他這麼大,都有好幾個紅顏知己了。

然後他又繼續推銷起王炎了,冇辦法,他這個做老師的,幫自己學生物色對象。

不過分吧!

另一方,

經過一番試探之後,殺手有了決斷,展開了各自的領域,以對抗屠夫的血魔域。

霎時間,七道領域之光亮起,隨後徑直地撞向屠夫。

“轟轟轟!”

八道領域相撞,發出驚天的聲響,強大的衝擊波瞬間席捲了周圍十裡的海域範圍。

黑珍珠號劇烈震動,海水更是被巨大的衝擊波捲起數百米高。

剛剛逃離的乘客,精神力探測到八道領域相撞的場景,不由得心神俱震。

太強了!

這就是真氣境強者麼!!!

上官擎天的眉頭皺起,他的右腳輕輕踏起,原本劇烈晃動的黑珍珠號瞬間就平穩了下來。

“都給我滾下去!”上官擎天一聲冷哼。

雙掌揮動,天地間出現一股不可抗拒的偉力,將連同屠夫與七大殺手拍離開了黑珠號。

“噗!”屠夫吐出一大口鮮血,整個人跌落到海水裡。

他的領域血魔域最終承受不住,率先破碎了。

七大黃金級的殺手也不好過,紛紛倒飛而回。

“屠夫大人!”

黑暗中傳出紅菱的哭腔,想要上前,卻被上官擎天拉了回來。

“咳咳!”,屠夫掙紮的虛浮在水麵上。

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,體內的經脈不知斷裂了多少,領域的破碎,讓他再無還手之力。

隻能到這裡了麼!

屠夫慘淡一笑,他的腦海裡瞬間閃過很多畫麵。

先是從那個老殺手,緊接著是那個慘死在他麵前的女人。

那祈求的目光,屠夫現在還記得。

畫麵再次流轉,最後定格在了一個少女身上。

見到屠夫已經無力反抗,殺手們不再猶豫,向著屠夫殺去。

“不!我要活下去!”屠夫的聲音沙啞,透露出一絲瘋狂。

他的精神識海與丹田竟然同時破碎,無窮無儘的力量彙入到身體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