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工作人員已經在一旁等候,左側則是照相的幕布。

負責照相的工作人員笑道,兩位請先在這邊照相。

蕭千羽拉著秦九在幕布前麵坐下,秦九望著相機,忍不住皺眉,“我討厭拍照。能不能不要照相?”

蕭千羽,“……”

冇有相片,他算是跟誰結婚?

他好聲好氣哄道,“就照一張,乖。”

秦九狠狠瞪了蕭千羽一眼。

蕭千羽,“……”

“好,坐正了,看向鏡頭。對,就是這樣。你們兩個人頭靠近一些。對!笑一點,再多笑一點。這位男士的笑容完美。這位女士,麻煩你笑一下。”負責照相的工作人員耐心地誘導著。

誰讓這是他們的vip客戶呢?隻能耐心哄。

終於,秦九扯出一抹笑容。

拍照的任務算是勉強完成了。

蕭千羽鬆了一口。

想要讓秦九拍一張照片簡直太難了,所以他至今冇有跟秦九合過影,冇想到結婚照竟然是第一張,隻怕也是唯一的一張。

想也知道,秦九絕不可能同意拍婚紗照。更彆說擺拍各種姿勢。她絕對會因為不耐煩當場把攝影師撂倒,這樣的鏡頭想想都覺得很可怕。

另外,還有辦酒席的事情。蕭家就算了,道上的弟兄們總要聚一聚。也不知道秦九肯不肯參加。對了,還有朋友,左辰夜,喬然他們,還有嶽子乾等,總得慶祝一下。

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向全世界宣佈,秦九,從今以後屬於他!

蕭千羽猛地回神,他在想什麼?竟然走神,想得出神了,彆想以後,趕緊先把字簽了,纔是最要緊的。

接下來,填表的工作,都由蕭千羽一個人代勞,他填完了自己的,順勢幫秦九的表格一併填寫。

工作人員狐疑地望著蕭千羽。

蕭少還真是迫不及待,很少見到男人領證這麼積極,上趕著求著要結婚。好像生怕女方反悔一樣。反觀秦九,隨意地坐在一邊,雙腿交疊,一副清閒的模樣。裡裡外外都是蕭少再操心。

工作人員紛紛咋舌,今天算是見識了。

蕭千羽填好表格以後,自己的一欄他早就簽了字。

然後他拿著表格,走到秦九麵前,將筆也一併遞給她。

“你在這裡簽字。兩頁都要簽字。”

秦九接過表格,她並冇有急著簽字,反倒是翻了翻,仔細看了看。

看著她遲疑的動作,蕭千羽以為她猶豫了,緊張地屏住呼吸。

好在,最終秦九大筆一揮,終於落下自己的簽名。

蕭千羽隻用一秒的速度,便將表格收回來,下一秒,他已經遞交給工作人員。

心急的模樣,不禁讓秦九失笑出聲。

冰山美人的一笑,特彆罕見,蕭千羽幾乎看呆了,那笑容簡直太美了。

少刻,工作人員現場製作好兩本結婚證,並且蓋上鋼印。

當蕭千羽接過兩本結婚證時,這種真實的觸感,反而讓他感覺有些不真實。

他深深地望了秦九一眼。

領證了,他終於有了名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