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認真的時候,那就是認真的時候。

天境的逼王,也讓秦天明解鎖了更多的技能!

這就好比玩毒奶粉,從二十級升到了三十級一樣。

一老一少交手,炸死了不少湖泊下麵的魚。

秦天明看到這一幕,心想明天又是一頓豐盛的萬魚宴。

岸邊,秦若雲看著實力突飛猛進的秦天明,心中震驚不已!

和半年前,乃是之前的秦天明比,完全是兩個人啊!

震驚的不隻有秦若雲,秦家其他人,以及穆水寒,也都一臉呆滯。

穆水寒原以為自己已經足夠逆天了,冇想到今天遇到了一個更加逆天的人!

二十歲出頭,就已經是天境下品,甚至還和地仙境的秦錚打的有來有回……不對,是壓著地仙打!

這人開掛了吧?

秦錚也感覺此時的秦天明,和前幾天被他一頓胖揍的秦天明不一樣,實力提高了好幾十個檔次。

甚至秦錚有種錯覺,秦天明還冇有用出全力!

“我倒是小瞧這傢夥了。”秦錚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。

秦天明在儘力剋製自己,不讓自己釋放新的技能。

畢竟對手是自己親爺爺,他能打自己,但自己絕對不能打他!

秦少能讓人鬨堂大笑,但不能讓人鬨堂大孝。

“夠了。”

二人對了一掌,秦錚向後退了十步。

“去長白後,若是發現情況不對,就立刻離開那兒。”

秦錚囑咐過後,轉身向著湖邊走去。

等秦天明上岸後,順手抓了幾條魚。

“姐,我還冇吃飽,你給我做個夜宵唄。”

秦若雲有些無語。

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想著吃夜宵啊!

“不錯。”

秦長海看了眼秦天明,誇了他一句。

“還是老爹您教得好。”秦天明拍了個馬屁。

等眾人都散去後,秦天明帶著秦若雲回到了自己的彆墅。

秦天明先是補充了一些夜宵,之後在秦若雲的循循善誘下,又給秦若雲進行了一次大補!

如果不是白天被姬瞳那個女人給榨取過,秦天明感覺能讓秦若雲衝到地境巔峰!

“天明,我離開的這段時間,你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秦若雲趴在秦天明的胸膛上,好奇的問道。

心聲聽不到了,秦天明也變強了,各種意義上的變強!

“我在臨江市偶然獲得了一個名叫大日如來經的神奇功法。”

秦天明撒謊道。

反正冇人知道他的大日如來經是怎麼來的,隨便編都行。

“怎麼感覺你說的這個功法,有些不太靠譜啊。”

秦若雲皺了皺眉。

“豈止是不靠譜啊,它還費腰子!”秦天明歎氣道。

要不是有係統的各種補品,自己可能就回不到京城了。

單是邀月那對姐妹,秦天明就感覺自己能被她們變成人乾。

“彆胡鬨,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和你說這件事呢!”

“我也很認真啊!”秦天明歎氣道:“誰讓我英俊瀟灑,風流倜儻呢?”

經過上次測試,秦天明發現這些女主們並不能聽到自己的心聲。

所以秦少誤以為,真的是自己的人格魅力,將她們給征服了。

然而實際上,懂得懂得。

因為係統姬的罷工,導致係統的某些功能失去了作用。

這其中,就包括女主們能聽到的心聲這功能。

不過現在能不能聽到都無所謂了,反正都已經是自己人了!

“那麼英俊瀟灑的秦大少,你能告訴我你有多少女人了嗎?”

秦若雲眼神一凜。

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,到底又出現了多少狐狸精呢?

秦天明掰了掰指頭。

“一,二。”

“兩個?”

“不,二十多個吧……”

“混蛋,我要把缺少的奪回來!”

一晚上的不死不休,讓秦天明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。

“這麼多未接電話?難道黑倩怡那邊有行動了嗎?”

秦天明看了眼手機上的未接來電,給黑倩怡回了過去。

“今晚十點半,你上次來的地方。”

黑倩怡接通後,低聲說了一句。

“正事?”

“嗯。”

聽說是正事,秦天明鬆了口氣。

“一起來就打電話,是誰打來的?”秦若雲問道。

“狐狸精。”

“……”

連狡辯都不帶狡辯了。

“若雲,你聽說過魔教吧?”

秦天明摟著秦若雲那柔弱無骨的柳腰。

“嗯。”秦若雲調整了姿勢,讓二人接觸的麵積變得更多一些。

“今晚魔教的高層都會到一個地方開會,我要將他們一網打儘!”

秦天明說道。

“你一個人嗎?”秦若雲心頭一震。

“當然不是,他們裡麵有我的內鬼。”

“我要跟你一起過去。”

“不行,那些魔教高級領導實力都不弱。”秦天明拒絕了秦若雲的好意。

黑倩怡死了,秦天明不心疼,畢竟隻是進入了彼此的身體而已。

但秦若雲可不一樣,秦少可是動了真心的。

對於一些工具人,該用就得用。

“那你一個人能行嗎?就不怕那內鬼再叛變嗎?”秦若雲擔憂的說道。

“你聽說過這麼一句話嗎?”

“哪句話?”

“你們已經被我一個人包圍了!”

“……”

時間一晃,來到了晚上九點多。

因為晚上秦天明有正事要去做,秦若雲下午便冇有收取公糧,給秦天明放了半天假。

不過這半天假對秦天明來說,有些不痛不癢。

十點一刻,秦天明坐車來到了黑倩怡所開的私人會所。

進入會所,秦天明發現裡麵隻有黑倩怡一個人。

啥情況?難道這個女人真的又叛變回去了?

“他們人呢?”秦天明問道。

“還冇有來,我讓他們淩晨兩點再過來。”

黑倩怡走向秦天明,同時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“等等,你為什麼讓他們來這麼晚?”

“我怕他們打擾咱們辦正事。”

好傢夥,合著這纔是正事是吧?

黑倩怡來到秦天明麵前。

“你想讓馬兒跑,就得給我這個馬兒草!”

“你在開車,而且還是那種上高速公路的車。”秦天明嚴肅的說道。

“那就讓我體驗一下上高速路的感覺。”

艸,這半天假白放了!

二人忙到了深夜,會所外傳來了動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