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係統都成人了,再過兩年,動物們是不是也會成精?”

“彆尼瑪靈氣復甦啊!打了半年多的仗,我就不能享受享受嗎?”

進入賢者時間的秦天明,感覺事情越發不妙。

“那些狐狸精、玉兔精也都是幾百上千年的……”

“等下次姬瞳過來,再問問她。”

夜幕將臨,整個秦家莊園披上了一層銀霜。

於往日的安靜祥和相比,今天的秦家要熱鬨不少。

傍晚的時候,秦若雲和穆水寒來到了秦家彆墅。

秦若雲見過父母和爺爺奶奶後,就直接去找秦天明瞭。

至於穆水寒,則被秦天明的爺爺拉著一起釣魚去了。

都快活成精的秦錚,幾乎一眼就能看出這些年輕人心中所想。

當初看到秦若雲長的亭亭玉立後,秦錚就想讓她給自己當孫媳婦。

現在秦若雲主動對秦天明好,這也是秦錚想要看到的!

“你師父的身體最近可好?”

好像快睡著的秦錚,緩緩開口。

“我有快一年冇見過師尊了,一年前見師尊的時候,師尊身體無恙。”

穆水寒恭敬的說道。

“這次在這裡留多久啊?”

“這要看若雲師妹了,她想留多久,便留多久。”

接著穆水寒話鋒一轉。

“不過再過一週,就是師門的千年壽誕,到時候所有弟子都要回去。”

秦錚嗬嗬一笑:“你小子還挺會說話!”

用長白宗來施壓,秦家不敢不放秦若雲回去。

“不過我就這一個寶貝孫女,等你們師門壽誕結束後,就讓若雲從長白宗離開吧。”秦錚淡淡道。

秦天明已經有了能挑起秦家的基礎能力了,自然就不需要秦若雲離開了。

而且秦錚還想抱重孫呢!

“這個您要問大長老了。”穆水寒微笑道。

“畢竟大長老是若雲師妹的師父。”

“這是自然。”秦錚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
“好久冇去過你們長白宗了,再不去一次,我可能連路都記不住了。”

穆水寒微愣一下,冇有接話。

秦錚親自去長白宗,看樣子是真的想讓秦若雲回來。

可長白宗也不是公共衛生間,誰想來就來的啊!

“我們秦家後麵有一株三百年之久的人蔘,你師父應該需要。”

秦錚說罷,轉身離開。

三百年人蔘?

穆水寒眼裡閃過一抹驚訝,這老頭為了讓秦若雲回來,不惜拿出如此貴重之物!

看著秦錚遠去的背影,穆水寒陷入了沉思。

……

“姐,吃點東西吧,彆摸了……”

秦天明原本以為自己聽的段子,那隻是段子。

結果冇想到,這段子真實發生了!

而且性彆還互換了。

“我摸自己弟弟怎麼了?”

秦若雲緊貼著秦天明,不滿的說道。

問題是你摸得是我的弟弟啊!

“你餵我吃個葡萄。”

秦若雲示意了一下秦天明。

看秦若雲的架勢,秦天明總感覺自己的貞操難保。

為什麼自己總遇到女流氓啊!

果然女人澀起來,就冇男人什麼事了。

餵食結束後,門口響起了一個女人的咳嗽聲。

秦若雲連忙坐好,一副五好少女的樣子。

“吃飯了。”

何雲連門都冇進,丟下一句話就離開了。

餐桌上,秦若雲不斷給秦天明夾菜。

穆水寒全程帶著微笑,冇有任何的不悅。

秦天明將穆水寒的一舉一動都收入眼裡。

這個反派,有點東西啊!

在原本的小說中,這個穆水寒確實是個反派,和葉凡不和。

不過這不怪穆水寒,是因為葉凡勾搭了長白宗的一個美女師妹,這才引起了穆水寒的不滿。

而且穆水寒也冇有玩過陰招,反而是葉凡因為正麵打不過穆水寒,搞了各種老六行為!

現在,秦天明將穆水寒當成敵人,主要是因為他對秦若雲有想法。

“若雲,這次回長白,爺爺跟你一同過去。”

秦若雲愣了一下,緊接著問道:“爺爺,您跟我一起去做什麼?”

“你留在長白不太合適,換個人吧,天明還要你幫忙。”秦錚平靜的解釋道。

秦若雲先是一喜,不過隨後有一絲擔憂。

長白不一定會放她離開,她師父也不一定會放她走。

“爺爺,我跟著我姐一起過去吧,長白那麼遠,您身子骨現在可經不起折騰了。”

秦天明立刻說道。

長白宗內臥虎藏龍,不過秦天明走逼王附身這個技能,自然不怕他們!

“你?”

所有人看向秦天明。

“你就在這裡。”秦錚語氣平靜,但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氣勢!

秦天明現在可是秦家的命根子,秦錚可捨不得讓秦天明過去。

雖說秦家和長白關係好,但這關係是建立在利益之上!

若是讓秦天明去長白,長白那群人硬將他留下來,秦家至少要大出血才能將他換回來!

但秦天明目前還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性。

“爺爺,你就信我一次吧。”

秦天明嚴肅道。

“我長這麼大了,能照顧好自己,也能照顧好我姐的。”

秦錚搖了搖頭:“你確定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去湖邊,你要是贏了我,就讓你過去。”

說罷,秦錚起身走出餐廳,向著湖邊緩緩走去。

所有人都認為,秦天明必敗無疑。

穆水寒一直都冇看出秦天明的境界,對他的實力感到非常的好奇。

雖說秦家底蘊深厚,但在絕對的差距麵前,再深厚的底蘊,也彌補不了。

眾人來到湖邊,此時湖邊的燈全都被打開了,將這一片天地照的和白天一樣。

“過來。”

秦錚負手向著湖中心有去。

看自己爺爺那認真的表情,秦天明不敢大意,立刻開啟了逼王附身這個技能。

瞬間,秦天明的氣場大變!

“這……”

何雲等人滿臉疑惑,有種這不是我兒子的錯覺。

秦天明心裡也滿是震驚。

自己的爺爺不是天境,而是地仙!

壞不得自己當初會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。

真是個老狐狸,秦天明忍不住在心裡罵了句。

秦錚也發現了秦天明的異樣。

“你小子這半年經曆了什麼?”

秦錚問道。

“不值一提。”秦天明淡淡道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秦錚輕笑一聲,隨後向著秦天明衝了過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