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小白來視察了一個工地,這也都是提前接到通知的,薑小白到的時候,一堆帶著白帽子的人已經在迎接了。

這工地上的事情就是這樣,有人乾活,有人監督乾活。

大家都是這樣,建築工隊承包下來的工程,人家有人家的安全監督製度,有自己的安全員,有自己的施工流程。

就是再多的人看著一個人乾活,也不是薑小白一個人能夠改變的現狀,畢竟安全生產是大事,貿然的插手最後隻能夠是壞事。

於是一堆人就看著幾個帶著黃帽子的乾了一會活,然後薑小白就轉身離開了。

“薑董,去項目部看看。”工程部的經理邀請到。

“不去項目部了,去看看今天運輸進來的材料之類的。”薑小白說道。

到了倉庫以後,薑小白大概拿著進庫單和現場的材料對比了一下,都是一致的,冇有不符合標號的材料出現。

“這方麵一定要重視起來,建立隨檢製度。”薑小白叮囑了一句,最後去了工地上的食堂。

農民工的夥食,真的是不能看,長興居地產公司的工地還算是好的,但是也好不到哪裡去,除非是長興居地產公司自己建築公司的工地。

承包給其他建築公司的,都是找來的農民工,這建築公司底下是一堆的工頭,工頭找來的農民工,這夥食有的就是大白菜之類的,反正一句話節約成本。

“這樣,送幾頭豬過來,給工人們改善一下夥食,這個能做到吧?”薑小白看著項目經理問道。

“當然冇有問題了,謝謝薑董掛念著工人,工人們要是知道,一定會……”項目經理開口就是一段吹捧的話。

幾頭豬而已,薑小白開口,項目經理哪裡敢不給這個麵子,是,全國的項目建築工地對待農民工的夥食待遇都差不多。

長興居地產公司的項目全國各地都有,但是建築公司隻有一家,肯定負責不了這麼多的項目,必然要用其他的建築公司。

但是卻不一定非要用哪一家的建築公司。

得罪了王猛,撐死就是以後接不了長興居地產公司的活了,但是得罪了薑小白,以薑小白的聲望,給其他的地產公司打個招呼,一句話就全行業封殺了。

這個不是開玩笑,所以不用說幾頭豬改善一下夥食,就是幾頭牛該殺也得殺。

當然了,這個錢其實對於一個工程來說一點也不多,這乾工程的,哪天晚上出去瀟灑不花個幾千上萬塊錢。

隻不過冇有上邊的人開口,不會把這個錢花在農民工身上就是了。

這個事情薑小白也理解,人家做工程有賠錢的風險,賺了錢本來就是花天酒地的,讓人家賺了錢不去瀟灑,補貼在農民工身上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行,那就這麼說定了,彆我走了,背後的工人們說我空手來,竟給他們添亂就不好了。”薑小白笑眯眯的開著玩笑。

項目經理卻不敢當成開玩笑,顯然薑小白是讓自己說話算數。

連忙點頭保證肯定做到。

薑小白這才起身離開,其實上級檢查之類的,薑小白也是清楚的,上邊來一趟,耽誤工作不做,還得費心費力的迎接,其實檢查真的對底層的工作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
也不儘然的,當然了,也不能夠說冇有,要是冇人檢查的話,那很多事情大家乾脆就不做了。

所以每次來檢查的時候,底下的人私底下不抱怨纔怪呢。

這邊薑小白還冇有走出工地,晚上要改善夥食的事情就傳遍了工地,工地上頓時爆發出了一陣慶賀的聲音。

對於在大城市打工的農民工來說,他們的要求並不高的,能夠改善一下夥食,吃上兩頓好一點的飯,就足夠他們高興了。

項目經理送薑小白到門口,按照慣例要邀請薑小白吃飯,不出預料的被薑小白拒絕了。

在回去的車上,薑小白看著王猛說道:“今天公司的年會會提前開,然後整個集團都早點放假。

項目上這邊也要停下來,到時候你們做一個統計,看看這些農民工在外邊春運期間返鄉,有冇有困難,要是有需要幫助的,我們也提供一下幫助,雖然說他們是建築公司的人,但是畢竟也是為我們的項目付出的。”

王猛點點頭:“薑董放心,我們會上心的。”

“另外就是看看工資有冇有按時發下來,工人們辛苦了一年了,年底之前,咱們長興居地產公司所有的項目,比如要按照進度把款子給撥下去,不能夠拖延建築公司的錢。

錢到位以後,也要看看,這筆錢建築公司有冇有發給農民工,對於我們長興居地產公司來說。

和咱們合作的建築公司就有個原則,首先是工程質量的原則,哪家建築公司出了問題,以後就一概不用,拉入咱們的黑名單。

另外一個就是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事情,這個也要從下到上的落實,哪個工地那個項目,發生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事情,以後也不再合作……”

薑小白提出了兩個要求,一個是之前就有的,這所有的建築公司都知道,另外一個是關於農民工的。

可能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,畢竟這農民工也不是長興居地產公司的雇員,他們是工頭找來的,工頭是建築公司找來的。

他們隻要把錢付給建築公司就行了,至於其他的就和長興居地產公司冇有關係了。

但是薑小白就是執拗的要做這件事,其他的地產公司自己管不了,但是長興居地產公司自己還是能夠管的了的。

能夠多給這些農民工一份保障就給他們一份保障。

王猛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下來,他跟著薑小白都是從底層打拚上來的,能夠理解底層人的辛苦和生活的不容易。

其他的高層就冇有什麼發言權了,薑小白親自安排的事情,也冇有人敢有意見,畢竟華青控股集團薑小白是絕對控股的。而長興居地產公司是子公司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