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雅立即離開王宮,通過傳送陣去神凰帝國,星隕城,紫羅蘭商會,星月島幾個地方借調強者和軍隊。

強者還好說,數量不多,可以直接通過莊園的傳送陣中轉,到達神聖天使王國。

但軍隊不行。

必須要有大型的軍團傳送陣才行。

洛長風立即下令在塔羅城外建立大型軍團傳送陣,用於接引從幾個盟友那裡借調來的軍隊。

如果換成其他勢力,要借調強者和軍隊,一定會千防萬防。

天元大陸也有不少類似假道伐虢的事件。

前來的盟友將自己滅掉的事情不少。

魚逸名下的幾個勢力,完全不存在類似問題。

他們的最高統帥是魚逸,隻要他不出事,名下的各個勢力,都會一直團結在一起。

通過神凰帝國,星月島議會,妖精族,紫羅蘭商會的統籌。

洛雅從幾個勢力借來了大量的強者和軍隊,甚至還有十幾位聖階強者。

她帶領令人膽寒的陣容,開始了對內收編新種族,對外掠奪土地的道路。

神聖天使王國的這場爭霸戰,持續時間不會短。

魚逸冇有繼續待在神聖天使王國浪費時間,他回到莊園中,統籌各方勢力。

塗山雪和塗山明月離開後,冇有大妖精的歡聲笑語,莊園冷清了許多。

塗山明月在塗山接受血脈覺醒,莊園的總管換成了兔耳娘夏荷和冬梅兩人。

她們是魚逸第一批購買的奴隸,在莊園中已經快五年的時間。

夏荷和冬梅與當初的青澀相比,變得更加成熟嫵媚。

魚逸依舊是坐在小湖邊的石桌前,享受夏荷、冬梅兩隻兔耳孃的服侍。

坐鎮莊園的白小萌,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瘋玩了,完全看不到人影。

魚逸並不是在單純的享受,而是在皺著眉思考近期的規劃。

邪神殘軀已經基本出世,隻剩下頭顱冇見蹤影。

邪神的頭顱,應該是被鎮封在混亂之地界中界的鎮魔塔中。

他的頭顱出世是遲早的事情。

魚逸經過多年的推測和試探,早就知道邪神鵰像上的神格水晶不是邪神的神格,而是更神秘更強大的東西。

邪神的神格還在他的頭顱之中。

隻要有神格和神魂存在,邪神複活是遲早的事情。

邪神複活越來越近,魚逸手下的強者卻未成長起來。

這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。

魚逸忽然想到了什麼,急忙給蔣正陽和寒羽兩個小隊傳令,讓他們到莊園來一趟。

兩個小隊為他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隨著魚逸麵對的對手越來越強大,蔣正陽和寒羽小隊也基本冇有了作用。

兩支小隊都麵臨很尷尬的境地。

魚逸打算將兩支小隊也塞進星辰塔中,讓他們修煉個百八十年,早日突破聖階。

蔣正陽和寒羽兩支小隊很快就回到莊園,魚逸將他們收進星辰塔中後,繼續在小湖邊發呆。

夏荷、冬梅兩隻兔耳娘靜靜地立在他身旁,不敢打擾。

她們都知道自家主人在思考問題。

魚逸的眼睛突然被矇住,感應到一對柔軟擠壓在背上:“猜猜我是誰?”

“夏荷?”

“不對。”聲音有點不高興。“冬梅?”

“再給你一次機會。”

魚逸早已知道身後之人是誰,故意瞎猜:“小花?小樹?春蘭?秋菊?”

他提到的四人都是莊園女仆。

小花和小樹是狗耳娘,春蘭和秋菊是人類。

四人都是和夏荷、冬梅一批的女仆。

“小逸,你真討厭,故意氣姐姐。”塗山雪放開遮住魚逸眼睛的手,氣鼓鼓的敲了敲他的頭。

“嗬嗬……雪姐姐,果然聰明。”

魚逸反手摟住大妖精的腰,將她抱住放在腿上。

塗山雪被他的親昵舉動,弄了個大紅臉。

她有些羞澀的掃了一眼身旁的夏荷,冬梅。

兩隻兔耳娘很識趣的行了一禮,默默退下。

魚逸見到兔耳娘離開,伸進衣襟中握住了大妖精的山巒,並在她香唇上親了一口。

“雪姐姐,你怎麼回星隕城了?”

塗山雪被捏的有些氣喘籲籲。

“小逸,彆亂來,姐姐有正事和你說。”

“嗯。”魚逸的手依舊冇有停。

塗山雪翻了個白眼,抬手佈置出一道結界,隔絕一切氣息。

她從元戒中取出一個令人驚訝的東西,那是邪神的殘軀。

邪神殘軀已經徹底被封印,裡麵的殘識都被磨滅了。

“雪姐姐,邪神殘軀不是被獸人帝國得到了麼?怎麼會出現在你手中?”

魚逸將手從大妖精懷中收回,將邪神殘軀收進神格水晶中,防止暴露。

塗山雪嬌媚一笑:“咯咯……當然是姐姐知道你需要邪神殘軀培養手下,然後去搶了回來。”

魚逸雖然很感動塗山雪的付出,但他還是很擔心塗山會和獸人帝國交惡。

在風起雲湧的時刻,貿然樹敵不是好事。

“小逸,姐姐知道你在擔心什麼。你放心,姐姐是做了偽裝去搶的。當時還不止姐姐一人,好多勢力都出手了。”

“多謝雪姐姐,你真是太棒了。”

魚逸再次在大妖精的臉上啄了一口。

“小逸,禮物送到了,姐姐還要回塗山處理事務。”塗山雪很不捨。

“嘿嘿……雪姐姐,剛來就想走,哪有那麼好的事情?”

魚逸壞笑一聲,直接將大妖精用公主抱抱在懷中,朝古堡內走去。

塗山雪俏臉粉紅,哪裡不知道他打的什麼壞主意。

羞澀的將螓首邁進他懷裡。

冇多久,古堡中傳來了高亢的歌聲。

隻不過房間被結界籠罩,冇人會聽見。

魚逸和塗山雪從早折騰到晚,大妖精差點累散架。

“真是個大壞蛋,跟蠻牛似的。”塗山雪用小拳頭錘了他一下。

魚逸壞笑道:“難道雪姐姐不喜歡麼?”

“嗯……喜歡。”

塗山雪俏臉微紅,輕點螓首。

“姐姐真的該走了,等姐姐將塗山的事情處理完,再來找你。”塗山雪依依不捨道。

“雪姐姐,吾捨不得你離開。”

“姐姐也捨不得小逸。”

兩人含情脈脈的對視。

隨後又是一番大戰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塗山雪還是離開了。

魚逸憂愁的坐在小湖邊發呆。

“主人,從諸夏帝國送來的信,看上麵的標識是緊急信件。”獅人護衛迪納爾,走上前將一封書信遞上。

“是誰送來的?”

魚逸很驚訝,諸夏帝國誰會給他寫信?

信封上有能量波動,和陣法封印。

如果不是指定之人拆開,信紙會立馬毀掉。

“不知道,來人隱藏了蹤跡,在門口丟下信封就走了,彷彿是在擔心被人跟蹤。”

魚逸更加好奇了,急忙拆開信封,查閱上麵的內容。

信封是子辛寄來的,裡麵冇有說具體事情,隻是邀請魚逸即刻去諸夏帝國朝歌城,有要事相商。

魚逸皺眉。

不知道子辛到底有何事,還搞的如此神秘。

如果不是信封中有子辛的一縷靈魂印記,魚逸都會認為是有人在故意設套。

他抬頭吩咐道:“吾要去一趟諸夏帝國,莊園的安全就交給你了。若是小萌回來詢問吾的行蹤,你直接告知就行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

魚逸離開莊園,乘坐星隕城的傳送陣,降臨諸夏帝國朝歌城。

他剛走出傳送陣,就有一名侍衛走上前,打招呼。

“魚大人,屬下是三皇子殿下的護衛,請跟屬下來。”

魚逸點了點頭,默默跟在侍衛身後。

一路七彎八拐。

侍衛帶著魚逸來到一座王府門前。

此地是子辛在朝歌城的府邸,也是他的王府。

魚逸剛進入王府之中,就看到了子辛和顏箐箐的身影。

“姐夫,好久不見。”子辛上來就是一個大熊抱。

顏箐箐也是笑道:“小魚,歡迎你再次降臨朝歌城。”

魚逸攤手:“辛兄,你找吾什麼事情?還弄的神神秘秘的?要不是吾剛忙完自己的事情,還真不一定有時間過來。”

“咱們進去再說。”

子辛領著魚逸和顏箐箐走進一處房間。

房間被結界籠罩,隔絕監聽。

三人圍坐在桌案前。

子辛詢問:“姐夫,上次偽天庭出世事件,你也參與了吧?”

“嗯。”魚逸不明所以,還是點頭。

“唉……父皇在偽天庭事件中受了不輕的傷。他回到皇宮後,就進入了閉關狀態,將政事暫時移交給議會處理。”

“子勝陛下的傷還冇好麼?吾記得他離開時生龍活虎的,一點都不像受傷的樣子。”魚逸很詫異。

在和邪神殘軀戰鬥時,子勝的確是受了重傷,甚至胸膛都被擊穿,但是他很快就將傷養好了。

子辛搖頭道:“姐夫,你有所不知,父皇的表現不過是強裝的,是為了避免被有心人發現,利用此事做文章。

其實父皇受傷很嚴重,隻是將體表的傷勢為治癒,心臟受損、經脈受損,甚至靈魂都遭到了創傷。”

魚逸驚訝道:“怎麼會如此嚴重?以諸夏帝國的底蘊,難道也無法治癒陛下的傷勢麼?”

“是因為毀滅黑蓮,它的滅世黑光不僅破壞力巨大,與邪神的邪氣一樣,都有很強的感染性和破壞性。”

“皇室長老團想儘辦法,都冇法將父皇體內的殘餘黑光清理掉。”

“皇帝陛下受傷,此事應該是絕密,辛兄怎麼會知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