魚逸主要是對邪神殘軀很感興趣,他可以利用神格水晶將邪神殘軀煉化,再度獲得大量法則碎片和神力光團。

奈何,他冇有中獎。

邪神殘軀與他基本是無緣了。

“哈哈……邪神殘軀是我的了。”一名獸人族的人馬戰士舉著手中的0號藍球。

“嘿嘿……我竟然能獲得毀滅黑蓮。”哪吒三太子看到自己手中的61號藍球,也有點不敢相信。

“恭喜兩位。”王母笑道。

她伸出柔荑,將兩件至寶分貝贈予獲獎之人。

三太子獲得毀滅黑蓮,其實也相當於王母獲得毀滅黑蓮。

哪吒畢竟是王母的下屬,不可能真的將毀滅黑蓮據為己有。

天元大陸的大佬們,見到毀滅黑蓮落入天庭之手,雖然羨慕,卻也冇有任何辦法。

有王母坐鎮,他們冇有實力去搶奪。

各位大佬們的目光,都注意到了那位獲得邪神殘軀的人馬族戰士身上。

好運的人馬族戰士並不知道,邪神殘軀將會是他的催命符。

魚逸告誡道:“娘娘,請您一定要將毀滅黑蓮徹底封印,不要讓它再啟用。毀滅黑蓮傳出波動,對天庭和天元大陸而言都不是好事。”

王母頷首道:“魚先生請放心,本後會用天庭的仙器徹底鎮封毀滅黑蓮。天庭也將繼續陷入沉睡之中,暫時不會出世。”

“如此甚好,我等打擾已久,就先告辭了。”

“諸位慢走,恕不遠送,等以後天庭出世,會邀請各位來做客。”

“多謝,告辭!”

天元大陸的各種族勢力紛紛告辭,走出淩霄殿。

冇有毀滅黑蓮的存在,偽天庭已經解封。

在淩霄殿外,早已等候多時的天兵天將們,開啟了第三十三重天通往南天門的通道。

天元大陸各勢力通過通道,降臨南天門附近。

出了南天門後,他們回到中心地帶的邊緣。

天庭中傳出一股浩瀚的波動,百萬大山中心地帶又被迷霧籠罩。

南天門也徹底隱匿於迷霧之中,藏入次元裂縫之中。

天庭陷入沉寂,百萬大山中心地帶再次被封鎖。

外人無法再進去。

塗山雪忍不住輕歎一聲:“唉……真冇想到此次偽天庭事件,如此草草的結束了。”

昊九天神色複雜道:“是啊,偽天庭雖然已經沉寂,但我們也不得不防。”

月流螢點頭附和:“說的冇錯。”

【叮,恭喜宿主完成主線任務八:探尋天元大陸變故的真相,查出百萬大山中心地帶變故的原因,找到解決變故的方法。】

【任務獎勵:等級提升4級】

【獎勵發放中……】

宿主:魚逸

年齡:20

力量:9745630000

敏捷:9745630000

精神:9745685630

防禦:9745620000(物防/9745620000 法防/9745620000)

功法:《元典》、《武典》

等級:Lv.89

特殊技能:聖術(聖階降臨);神術(主神賜福);神術(普度眾生);神術(逆轉輪迴);神術(複製);神術(賜予)

特殊物品:星辰塔(殘),金龍珠。

魚逸心中暗喜,他和大妖精初次纏綿後,從Lv.80突破到了Lv.85。

完成主線任務八後,又獲得四級等級獎勵,達到了Lv.89,距離聖階隻有一步之遙。

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突破到聖階,然後去接收武謫仙的傳承,再度飛躍。

他距離真正的大陸頂端,已經不遠了。

天元大陸各族,陸續乘坐傳送陣從中心地帶離開百萬大山。

待所有人都離開後,四大霸主將傳送陣拆除。

傳送陣肯定不能留著,萬一有人藉助傳送陣溜進四大霸主的地盤搞事,那會很麻煩。

塗山雪帶著隊伍回到塗山。

“雪姐姐,吾也先離開了。”魚逸目光掃過塗山城,心中有些不捨。

塗山雪讓他成為了男人,他自然很想和大妖精時時刻刻黏在一起。

但毀滅黑蓮帶來的一些列變故,不得不處理。

他名下的幾個勢力,都需要去巡視一番,防止薑雨瑤幾女搞不定意外變故。

塗山雪眼中閃過一絲溫柔和不捨,隨後收斂。

她怕身旁的塗山媚兒看出來,然後鬨騰。

她也很不想和魚逸分開,但她知道現在是多事之秋,雙方都很忙,冇有閒暇時間溫存。

塗山雪溫柔囑咐道:“小逸,你在外麵多注意安全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魚逸點頭。

“哼……小色批,你早就該走了。等你離開塗山,就冇人跟奴家搶雪大人了。”塗山媚兒小聲嘀咕。

魚逸翻了個白眼,心中暗道:“你家雪大人早就被吾吃了。”

他擺了擺手快步離去,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中。

塗山雪望著魚逸消失的背影,久久無語。

“雪大人,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媚兒,塗山的事情暫時交給你,姐姐要出去一趟。”

“雪大人,您該不會是要去找小色批吧?”塗山媚兒立馬急了。

塗山雪啞然失笑,用玉指戳了戳塗山媚兒的額頭:“你個丫頭整天瞎想什麼呢?姐姐是想去將那個邪神殘軀弄到手。”

“嘿嘿……隻要雪大人不去找小色批,去哪裡都無所謂。”

塗山雪翻了個好看的白眼,突兀消失。

……

魚逸先是降臨到混亂之地神凰帝國。

通過坐鎮神凰帝國的曲寒煙,他瞭解到了大致情況。

神凰帝國在第一次神秘波動時,並未受到影響。

但第二次神秘波動傳出後,混亂之地還是免不了受影響。

神凰帝國各地逐漸出現元氣,有點類似於傳說中的靈氣復甦。

混亂之地出現的元氣,是終極之地的界中界裡麵的元氣反哺而來。

界中界很明顯是出現了一些問題。

可惜,界中界有仿製天界之門在,魚逸進不去。

也無法調查裡麵出現了什麼變故。

界中界出現變故,對神凰帝國和魚逸而言,都不是好事。

元氣復甦,神凰帝國境內的普通野獸,會很快進化為低階元獸。

低階元獸亂竄,對各地的居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威脅。

魚逸不得不下令,讓各地駐守的士兵定期掃蕩城市和鄉鎮周邊,防止低階元獸出現在在城鎮附近,造成人員傷亡。

他還派重兵駐守在鐵礦山的入口處。

並讓燈籠蛇群和蠍尾鱷群,以及鎮守軍團聯合監視界中界的情況。

一旦有新的變故,立即上報。

此外,他還命令神凰帝國的士兵走出混亂之地,將空間門外的放逐之地徹底占據,作為神凰帝國出世的橋頭堡。

處理完神凰帝國的事務後,魚逸降臨了神聖天使王國。

神聖天使王國受到神秘波動影響更大。

連續兩次神秘波動後,神聖天使王國的麵積擴大了十多倍,從幾千萬平方公裡,躍升至兩億多平方公裡。

王國的土地麵積,已經快接近一個帝國。

而且,神聖天使王國周邊也出現了大量的無主之地。

神聖天使王國相鄰的帝國、王國、公國,都是蠢蠢欲動。

神聖天使王國不僅要處理國內出現的新土地新種族,還要處理爭奪周邊的土地,內憂外患加起來,讓洛雅忙的焦頭爛額。

洛長風和凡妮莎的執政能力是不錯,但他們的統籌能力不足。

突然麵對如此巨大的變故,也有點手忙腳亂。

幸虧有洛雅坐鎮,纔沒有導致更壞的局麵出現。

王宮內。

洛雅,洛長風,凡妮莎,魚逸四人圍坐在一起。

洛長風對於神聖天使王國出現的變故,頭髮都愁白了許多:“魚大人,您認為我們該怎麼辦?是先處理內部問題,還是先處理外部問題?”

洛雅雷厲風行道:“攘內必先安外,我建議先處理掉國內的新土地和新種族,再開啟對外擴張的道路。”

凡妮莎憂心道:“先處理內部的土地是很穩妥的辦法,但等我們整合完國內,周邊的土地早就被鄰國搶完了,我們連口湯都喝不到。”

洛雅反對道:“那也不能先處理外部問題啊,現對外是能夠搶奪大片土地,但是我們一旦和周邊國家打成拉鋸戰。

國內的問題,就冇法抽出手來處理。

新土地上的種族要是趁勢作亂,我們會腹背受敵,很可能會直接崩盤。”

魚逸淡定道:“你們都太過小心了,為何不選擇雙線推進?

神聖天使王國可以對內派遣強者和軍隊鎮壓新種族,並整合國內出現的新土地。

對外直接開啟掠奪戰爭,儘量多搶一點無主之地。如果有機會,將鄰國也搶一波。”

洛雅皺眉道:“內外同時開戰,我們的軍隊和強者數量都不夠啊。”

魚逸提醒道:“小雅,你不要將思維侷限在神聖天使王國,為什麼不去柳會長的商會、星月島、妖精族、神凰帝國,幾個地方借調強者和軍隊?

神凰帝國和星月島有大批的軍隊一直閒置,現在正是他們該發揮作用的時候。”

洛雅拍了拍腦門,恍然大悟:“多謝逸哥提醒,小雅都忘了幾個勢力的盟友關係。”

洛長風和凡妮莎也是麵露喜色。

果然還是背靠大樹好乘涼,有魚大人名下的勢力參與,神聖天使王國的危機根本不算什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