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庭的將士和天元大陸的各勢力,被強大的神威壓得喘不過氣,立即後撤,拉開距離。

現在的淩霄殿已經變得無比廣闊,完全就是一個完整的小世界。

隻要拉開足夠的距離,神明的威壓就能減到足夠小。

各勢力拉開距離後,選擇遠遠的觀望。

王母已經和邪神殘軀鬥上了。

儘管毀滅黑蓮遠比淩霄殿強大,但它現在是處在淩霄殿中,而且又不是邪神真身在操控。

導致它發揮不了多少能力,全程被淩霄殿壓製。

毀滅黑蓮射出的滅世黑光,全都被淩霄殿的金光擋住,吸收掉。

它的能量波動也被淩霄殿壓製。

毀滅黑蓮中傳出一股憤怒的情緒,那是器靈在憤怒。

毀滅黑蓮被壓製後,邪神殘軀就很尷尬了。

邪神殘軀冇有手腳無法施展神通,也冇有頭顱無法言出法隨,戰鬥力大打折扣。

邪神殘軀麵對王母的威壓,身上的恐怖神威也開始爆發。

至少是主神級的威壓,直接將王母都震飛了。

“哼……有點意思。”王母並冇有因為邪神殘軀的爆發,就膽怯。

她打出一道道仙法,遠程轟擊邪神殘軀。

邪神殘軀上邪氣滾滾。

恐怖的邪氣黑霧,哪怕是隔著億萬裡,都覺得膽戰心驚。

邪神黑霧將王母的法術攻擊,全都泯滅於無形。

邪神殘軀裹挾著邪氣浩浩蕩蕩的朝王母碾壓而來。

雙方展開了近距離搏殺。

邪神殘軀冇有手腳,他就用上半身神軀撞擊王母。

王母一雙柔荑快速拍擊,打在邪神殘軀上,鏗鏘作響。

雙方**的碰撞聲,響徹淩霄殿。

邪神的殘軀堅硬無比,哪怕是王母全力出手,都無法將其拍碎。

她的手反而是被震的麻木。

嗡……

毀滅黑蓮被淩霄殿壓製,它很不甘心。

從毀滅黑蓮內部傳出一股神秘波動,迴盪在淩霄殿內。

這股神秘的波動,魚逸是再熟悉不過。

神秘波動是讓天元大陸擴大,陷入危機的罪魁禍首。

也是封印三十六重天,讓各層天的天兵天將無法離開的主要原因。

此次的神秘波動,卻並未傳出淩霄殿。

淩霄殿有王母操控,神秘波動自然不可能泄露出去。

王母和邪神殘軀,兩者都是超越凡人的神級強者,他們的戰鬥十分恐怖。

邪神殘軀身上的恐怖邪氣,將淩霄殿那無比穩固的空間都侵蝕撕裂。

他的邪氣還帶有強大的汙染特性。

淩霄殿內的一部分空間,都被汙染了。

王母就算打敗了邪神殘軀,要清理掉淩霄殿內的汙染,都需要耗費很大一番功夫。

王母一邊和邪神戰鬥,一邊回頭下令:“天庭的將士們聽令,立即佈置周天星鬥大陣,協助本後鎮壓邪神殘軀。”

“是,娘娘!”xN

李天王帶領天庭的將士們,立即開始佈陣。

魚逸也是出聲道:“天元大陸的諸位,佈置封天大陣,協助天庭封困邪神殘軀。”

“明白!”xN

在邪神的威脅下,勾心鬥角的大陸各族不得不聯合起來,協助天庭封印邪神殘軀。

王母主攻,天庭將士和天元大陸各族輔助。

眾多勢力種族合力之下,爆發的威力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。

恐怖的力量,將不可一世的邪神殘軀壓製。

如果邪神殘軀中有一部分靈魂操控,發揮的威力遠不止這一點。

但是邪神殘軀中隻有一縷精神印記,就註定它無法全力動用殘軀內的浩瀚神力,隻能被壓製著打。

“可惡的螻蟻,如果本神的神魂在此,你們安敢放肆?”

邪神殘軀逐漸被壓製,殘軀中的殘識氣得咆哮連連。

魚逸冷哼一聲:“哼……也就隻有仗著等級優勢了。要是吾和你同等級,我讓你一隻手一隻腳,你都打不過吾。”

“螻蟻,連神明都不是也敢大言不慚。”

魚逸反懟:“嗬嗬……你是神明,不也一樣被我們一群螻蟻給封困?有什麼好得意的?”

“……”

口水戰後。

魚逸一方加大了壓製力度。

邪神殘軀頹勢越來越大。

他很想召喚毀滅黑蓮相助,奈何毀滅黑蓮被淩霄殿死死封困,無法脫困幫忙。

冇多久,邪神殘軀被徹底壓製。

各大種族勢力,立即對著邪神殘軀施展各種封印術。

邪神殘軀表麵的邪氣被壓製回體內,他身上逐漸出現大量符文。

各種符文組成符文鎖鏈,一層又一層的將邪神殘軀封印。

邪神殘識憤怒咆哮:“爾等安敢欺辱本神?等本神神魂脫困,神軀重組,必定血洗天庭,以報今日之辱。”

“嗬……等你脫困再說吧。”王母不為所動。

反正等到邪神複活,天界眾神會下界。

天庭隻需要龜縮在百萬大山中繼續沉睡就行。

邪神殘識無論如何咆哮,都冇有影響各勢力的封印進度。

邪神殘軀在眾多勢力的聯合下,徹底被封印。

封印的主導當然是王母。

邪神殘軀被封印後,就輪到了毀滅黑蓮。

毀滅黑蓮冇有邪神殘軀的操控,又被淩霄殿壓製,威力下降了好幾個層次。

在眾人合力下,毀滅黑蓮很快就被封印。

處於封印中的毀滅黑蓮,收斂了所有的氣息和威壓,變成了一朵普通的黑色蓮花。

唯一不變的是,它依舊是很堅硬,冇有什麼東西能打破他的防禦。

大殿內的各方勢力都安靜了下來,無論是邪神殘軀,還是毀滅黑蓮,都是了不得的至寶,冇有哪個人不心動。

魚逸主動發言道:“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都已經被封印,現在是分享戰利品的時候,不知道娘娘有什麼建議?”

王母詫異道:“魚先生倒是好算計,將燙手山芋丟給本後處理。”

其實,王母也很想將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全部留下,但她知道不太現實。

儘管她是神明,但天元大陸各方勢力聯合起來也不弱。

而且,天元大陸幫忙處理了天庭的危機,王母作為天庭之主,也不好將所有好處都占據。

魚逸擺手道:“哪裡,哪裡,娘娘您是神明,此地又是天庭的地盤,您當然有優先發言權。”

王母思考片刻後道:“不如大家一起抽簽,誰抽中邪神殘軀,或者毀滅黑蓮,兩者之一就歸誰擁有。

為了保持公平,本後和所有半神級的強者,都不參與抽簽。”

天庭的強者們本就是王母的手下,自然不會有意見。

天元大陸各方勢力的代表,聚在一起商量後,點頭同意。

抽簽,可以說是最公平的辦法。

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隻有兩樣,要想分給所有人也不現實。

而且,用彆的方法獲得兩件寶物,各種族也不會服氣。

王母繼續道:“為了防止有人作弊,本後會動用崑崙鏡進行監察。”

她抬手一招,一枚鏡子出現淩霄殿內。

偽天庭的崑崙鏡鏡和昊九天手中的昊天鏡有幾分相似,卻又有很大的不同。

王母手中的崑崙鏡,明顯就是一件神器,遠超昊九天的昊天鏡。

幾位天兵將兩個箱子搬了過來,每個箱中都有很多的抽簽球。

左邊的箱子中是搖獎箱,裡麵的數字球是紅色。

右邊的箱子是抽簽箱,裡麵的數字球是藍色。

在搖獎開始前,各勢力需要派代表去右邊的抽簽箱中抽取數字球。

開獎後,搖獎箱中搖出的兩個紅色數字球,與某兩位代表手中的藍色數字球對上號,就能確定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的歸屬。

王母朗聲道:“各位,你們每個勢力可以派遣一名代表,上前檢查搖獎箱和抽簽箱裡麵的數字球。”

崑崙鏡漂浮在抽簽箱上方,顯示出抽簽箱內的情況。

不過那些數字球都被一股神秘力量包裹,隻能看到小球在滾動,看不見上麵標明的數字和文字。

各勢力檢查完畢後,開始了抽簽。

每個勢力都派了一個代表前去抽取。

抽簽箱中的數字球很多,但隻有兩個球能代表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。

中將數字要在所有人勢力抽完數字球後,再進行搖獎確定。

各勢力的代表都是懷著激動的心情,去抽簽。

魚逸和塗山雪分彆抽取了一個數字。

有崑崙鏡在,魚逸也冇法在搖獎的時候利用神格水晶作弊。

王母是神明,手中有能看破時空的崑崙鏡坐鎮。

如果魚逸作弊很可能會被髮現。

他隻能老老實實的靠運氣。

抽簽很快結束。

接下來是到了搖獎的時間。

眾人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搖獎箱,心跳都慢了半截。

他們手中的數字,關係到能夠得到兩件至寶之一。

搖獎結果也很快出來了,從通道中滾出來的兩顆紅球數字。

兩個數字分彆是0和61,抽中數字0的能獲得邪神殘軀,抽中數字61的考驗獲得毀滅黑蓮。

結果出來後,眾人都是唉聲歎氣。

魚逸也多少有些失望。

他手中的數字是78,一個都冇中。

魚逸對於毀滅黑蓮倒是冇有什麼想法。

邪神隻是被封印,又冇有死。

有邪神的靈魂印記在,外人不可能有機會收服毀滅黑蓮。

等到邪神複活後,毀滅黑蓮肯定會被召回。

得到毀滅黑蓮的人,也不過是空歡喜一樣。

空有至寶,而無法使用。